《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8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沉默半响侧过脸看他,“有时候,想要阻止的事,无力阻止。有时候,不想发生的事,又无可抗拒。我们都 只是人,活在红尘里的人,再大的胸怀,再强的手腕,也有算计不到的事。五哥,如果真有那一天,你带我走, 去哪里都好,我安安分分跟着你,只求你不要和乔苍你死我活。”
  我霎气弥漫的哏睛轻轻一眨,便淌下一行水痕,黑狼望了许久,他伸出手指抹掉,“你怕他死,还是怕我死
  我说不出话,也不敢想结果,他五指C`ha 入我长发,在柔顺的青丝间穿梭,月光与灯火痴缠,融化在我挂着泪水 清秀明艳的眉哏,最终又统统落入他深邃的瞳孔。
  我们无声相视许久,他问我 , “你要动萨格的仓库。”
  我点头,“我权衡过 , 怎样都是利大于弊。她在金三角声望这么高 , 是半个世纪来唯一的女毒枭 , 扫了她的颜面比切了她的货还让她痛恨,她一定会算在老k头上 , 到时是帮老k度过危机 , 还是任由萨格屠杀,为省缉毒大队铲除掉缅甸的组织,就在于我们自己了。”
  他一声不吭,掂量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会否让我在这条路上脏了手。
  “五个月前我就不是干干净净了 , 我现在足够枪毙 , 我手上至少三条人命,两条都是无辜的 , 仅仅碍了我的路。”
  黑狼忽然按住我的唇 , “那不是你做的。”
  他语气深沉冷冽 , “记住,你没有做过任何不好的事。都是你的手下揣测你的心意 , 想要讨好你 , 替你做的。”
  我薄薄的唇在他掌心内阖动,暖气汇聚到一处,我们都有些热 , 我笑得眉眼弯弯,含糊不清说,“你是丨警丨察,我是罪恶昭著的坏女人,我们是不是越走越远了。”
  他眉头不着痕迹皱了皱,我这句话似乎锥痛了他心肠,他那样的面容,那样的复杂和凝重,我撅起嘴巴偷吻他 , “你说的我记住了,可你会不会哪天正义感爆发,把我抓了或者枪毙我?”

  他冗长闷沉的呼吸在寂静如水的房间里散开 , “不会。”
  “真的不会?”
  他嗯了声,手从我唇上移开,他垂眸看着掌心残留的红痕 , “不要再继续 , 就不会有那一天。”
  我搂住他脖子说好,试探问他,“那今晚…”
  他上扬的眼尾极其好看,在影影绰绰的灯火下韵味悠长,他修长凹凸的骨节从我脸颊怜惜掠过,“我实在不忍心让你失望而归。”

  我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娇娇弱弱伏在他肩头,“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我。”
  “分什么事。如果你让我对他收手,我肯定不会纵容。”他凝视我的目光意味深长 , “你也不会开这个口,对吗。”
  他将我逼入一条退无可退的死路 , 让我不得不从他们的交锋里退出,我可以做旁观者 , 却再不能央求哪一方撤手。我表情不由自主僵住 , 他好笑捏了捏我的脸 , “好了,今晚再任由你一回。”
  黑狼带着我走出别墅 , 他吩咐门口驻守的马仔去河口清点五十名手下和三十支狙击枪 , 到达景洪三庄子国道废弃的厂楼汇合。
  一小时后浩浩荡荡十四辆黑车从后山驶入,都没有闪灯,仅仅是副驾驶的保镖用手电探出车窗照亮,光束极其微弱,车开得又稳 , 帐篷和平房内熟睡的泰国佬谁都没有察觉。
  2号仓库对面是无人收拾的荆棘杂草 , 芦苇荡足有半人高,破败的池塘偶尔传出蛙叫和蝉鸣 , 正好遮掩了夜色下浅浅的声息 , 让一切顺利进行。
  我和黑狼坐在最前面一辆防弹吉普内 , 所有车队人马集齐后,他缓慢摇下车窗 , 透过望远镜观察周边地势和阵营 , 我之前踩过点,对这里更熟悉,将大概记住的方位告诉他 , 听到丨炸丨弹的一刻,他皱了下眉头,“五十里地开外有稀疏的山民居住,只能拆线,不能引燃。”
  我从他手里夺过望远镜,朝身后等待这边指令的马仔做了手势,轻微的响动开始蔓延,几车同时打开车门,大批人影涌出 , 分东西南北四路包抄仓库。
  “阿石是退伍特警,拆弹技术一流 , 两个小时前已经剪断了引爆线,萨格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底牌,那颗埋在树下的丨炸丨弹 , 已经成了哑弹 , 一点用处没有。即使如此稳妥,我也留了一手,阿石带着三十来个人现在埋伏后山,防止她嗅到危险提前出货。”
  黑狼浅笑摸出雪茄,没有点燃吸,只是放在鼻下嗅,他不抬眼眸,嗓音低沉说,“销魂藏毒地点 , 是立了一件大功。我可以任由你做,但是贩卖走私 , 最好不要碰。”
  我娇滴滴偎在他胸口,“我为什么听你的呀 , 你是我什么人 , 我在菩萨面前发过誓 , 只听我男人的话。别人哪怕是好意规劝,在我耳朵里也是放屁。”
  黑狼夹着那支烟 , 横在我和他的眉眼之间 , “你不是不信佛吗。”

  我脸色一变,笑容有些颤抖,“你怎么知道,我记得我没有和你说过。”
  他默然片刻,他借着黑暗敛去了眼底的波动 , 低声闷笑出来 , “你是不是每一句话,都在给我下套。”
  我食指勾住他衣领 , 脸几乎贴上他 , “你还没回答我。”
  他平静掸了掸袖绾坠落的烟丝 , “我在常府几日,听下人提起的。六姨太不讲究这个。”
  黑狼的解释毫无破绽 , 令我有些失望 , 常府上上下下的确都知道,我对佛理丝毫不信,甚至还骂菩萨不过是一堆捏出来的废物泥人。
  一束通红纤细的火光在不远处闪烁 , 仅仅三两秒钟,便迅猛裂开成一团,波及到四面八方的角落,黑狼带来的马仔手持火种与干草,点燃后肆意抛向高空,墙壁与屋檐,每一处都没放过,亮如白昼之时,我捧住黑狼的脸 , 将舌头伸入他微微开阖的唇里。
  他来不及拒绝,便被我狠狠纠缠住。
  “操他妈着火了!今晚谁值夜 , 老子砍了他!明天就要出货今天给老子捅娄子,抽烟打牌的一个都甭想活,萨格小姐非崩了你们!”
  一声怒吼仿佛晴天霹雳般乍起,惊了车内的我和黑狼 , 他正要偏头去看 , 我勾住他脖子和他颠倒姿势,再次吻住他,这一次我更加用力,更加深入,舌根被抻得痛麻,完全抵进他喉咙,堵住了他的呼吸。
  我们置身大火茫茫内忘情激吻,交缠的水渍声在车厢内蔓延,他用力按住我的头 , 将我融于他,这如同逃亡的世界末日一般 , 似乎一直吻下去,就可以吻到温暖的南城下一场罕见的雪。
  火光冲天之间 , 浓烟翻滚 , 黑雾比苍穹还要深重 , 浓烈,数秒的功夫铺天盖地笼罩住这片空旷荒野 , 远处的山脉与雨林被颤抖的烟雾遮盖住 , 大批马仔从帐篷和平房内跑出,捂着口鼻惊慌逃窜,左右相撞。
  为首的男人最先镇静下来,他一边指挥救火,一边让少部分手下去抢救储货的平房 , 这些马仔一阵没头苍蝇似的骚乱后 , 逐渐步上正轨,可是火越烧越猛 , 芦苇荡的风声也越来越烈 , 根本无济于事 , 只能眼睁睁看着大火吞噬了这里每一寸砖瓦与砂石。
  日期:2017-11-05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