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1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志玲是和于向荣提过,想要嫁给他的事情。于向荣也同意了她的要求,回家就和黄脸婆提出了离婚。
  黄脸婆说:“老于呀,咱俩夫妻那么多年,你那花花事,我心里跟明镜似得。你说离,我同意,不过有俩条件得答应我。”
  于向荣听了这话,立刻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果然不愧是县长夫人,这觉悟就是高。”
  黄脸婆说:“你先别夸我,还是先听听我的条件。”
  于向荣的老婆提了两个条件。第一条,县长夫人保证离婚后不再找男人。所以老于离婚后还要尽到男人的义务,一是要养家糊口,二是要抽空安慰她这寂寞的心灵。当然没有时间也成,多打点钱回来也行。
  于向荣一听,吆喝,这是要名离实不离啊。这可是考验我老于的战斗力了。不过人家县长夫人也说了呀,没有身体,金钱也可。面对如此合情合理的要求,于向荣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县长夫人见于向荣同意了,立刻就提出了第二个要求。老于呀,现在你答应的好好的,但是离了之后就难说了。所以现在所有财产必须都归我,不但如此,你还得给我五十万。作为我青春损失费和孩子的抚养费。
  于向荣一听,这个更有道理了,该给。答应完了,晚上就转了五十万到老婆的户头上。县长夫人一看,这钱来的太容易了,立刻就变卦了,这面收了钱,那面就提了价码,再来五十万,少一个子咱都不离。
  要说这也怪于向荣,都是驰骋官场的老江湖了,居然因为心急栽在了夫人之手。老于说,老婆呀,你可不能贪得无厌啊。再者说了,我也答应你了呀,今后还会照顾你呢。
  县长夫人说,你说这话我信呀。但是谁也保证不了你能干多久呢,万一你落马了,那钱还不如放在我这里安稳。
  于向荣可最不爱听这话,抬手就给了老婆一巴掌,打的老婆到处找牙。县长夫人被打急了,就跑去找卧病在床的公公。
  老老于一听,什么,你要离婚,老子不打死你个兔崽子。骂完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抡起拐杖就打起了儿子来。
  老老于支走了儿媳妇就问儿子:“混小子,知道老子为什么打你吗?”
  于向荣说:“知道,您老的意思是糟糠之妻不下堂。”
  老老于摇了摇头说:“不对。”
  于向荣想了想说:“和谐的家庭是成功的基石。”

  老老于骂道:“基你马勒戈壁的石,你个龟儿子整天就知道在大河拆拆建建,也不知道抬头看天。”
  于向荣茫然的问:“怎么了爹,变天了。”
  老老于点了点头道:“是呀。最近天云的气候有点异常。”
  这事情于向荣是知道的。云天一哥吕中天,因为年龄的关心,再有两三年就到点了,眼看换届在即,省长孟天伟坐不住了,动作有点大,据说还惊动了中央。
  于向荣道:“爹呀,您说的那个有点太远。再者咱可是两头不沾,他们怎么斗,都和咱没关系呀。”
  老老于顿了一下拐杖,说道:“糊涂呀,怎么和你没有关系呢?我可听说了,人家告老吕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假公济私,想要禹传子家天下。这么一来,老吕和小吕之间,必然要有一个人要离开天云。你说说,若是你是老吕的话,会让谁走,谁留?”
  这个问题可太简单了,比那小学生做一加一的数学题还要简单。全国可有成千上万个县呢,吕栋梁的县委书记,调到哪里,都能安的下去。但是省委书记,可不好挪腾。
  看透了这个问题,于向荣就知道机会来了,再也不提离婚的事情了。须知,党的干部是非常忌讳离婚的。人家会质疑你,一个连家庭关系都处理不好的人,怎么团结并带领人民踏上幸福的小康之路呢?
  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一旦离婚,很可能就会与县委书记的宝座失之交臂。
  于向荣辞别了受伤的老婆,就回到了县里,抚慰起黎志玲来。黎志玲是懂道理的,听了老于的分析,就没有再提离婚的事,但是闹腾是少不了的。

  于向荣为了安抚她,特意给她在新区新开发的楼盘里搞了一套别墅,才让黎志玲转泣为笑。
  现在黎志玲旧话重提可就难倒了于向荣。当官就像登山,爬不动的时候就会向下看,心想就在这安营扎寨安度余生吧。但是当你攀上了一处绝岭,目光却会转向更高处。
  于向荣登上了书记的宝座,视线就盯到了市里。这时才发现家里那黄脸婆的重要性,她可就像那聋子的耳朵,可丢不得呢。
  于向荣心里的气,就像那被针扎了的气球一样,瘪了下来。他强自道:“志玲,这事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的吗?等过段时间再谈。”

  黎志玲伤心的抹着眼泪:“于向荣,之前你说当了书记就离婚,可是现在呢?是不是要告诉我,当了省长再离婚呢?我能等的起,可是我的身体等不了,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我早已七老八十,再也别想生出孩子来。老于呀,算了吧,咱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女人的基本功能是什么?自然是生孩子呀。女人的最大愿望是什么呢?也是生孩子,当妈妈。所以黎志玲的想法没毛病,有毛病的是于向荣不敢让人家生。
  黎志玲一提分手,立刻就捅到了于向荣的软肋。他是死活不会同意的,自然是连哄加骗带欺诈,换着法的哄起了黎志玲。
  不说于向荣怎么哄黎志玲的开心,单说逃出生天的陈九江,那可是两眼发直,神魂出窍。他茫然的坐在车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今天可不是做梦。自己不但当着于向荣的面搞了黎志玲,还一把将于向荣推倒在地。这哪一件不是重大的政治事件呢?
  自于向荣在大河站稳脚跟之后,自己就有意的避开了黎志玲。可谁知道,避着避着,就***避到了于向荣的眼皮底下去了。
  于向荣是谁呀,那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呀。郑大胆那么大的能耐,就因为骂了他一句于大乱,就被他送去了人大。那现在自己怎么办呢?副县长是别想了,他若能看在当初大河波涛,自己力挽狂澜,救命之恩的份上,让自己继续安稳的当他河西乡的丨党丨委书记,就谢天谢地了。
  陈九江脑子中此刻可是一团浆糊,正如那诗中说的,可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不行了不行了,还是赶紧找关系疏通一下吧。

  陈九江首先想到了吕栋梁,可是吕栋梁调出了天云,只怕再也左右不了于向荣。孙有才级别太低,而且已经不在秦忠诚的身边,在于向荣面前说不上话的。
  最后陈九江想到了秋天,依着和她的深厚友谊,自然能出面为自己说话的。那还等什么,赶紧拨电话吧。
  陈九江按了号码,手指却停在了拨打键上,最后也没有按下去。陈九江收起电话,暗骂自己,真是被吓傻了,脑壳死机了。这种事情明明就是个死结,若是不说,还则罢了,若是真的传出了风声,只怕立刻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日期:2018-03-1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