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13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乐是实至名归了,但是郑大胆和何志章都不愿意了。哥们可都是才高八斗,能力超人的忠诚干部,咋就得不到提拔呢?今后让干实事的人怎么看呢?
  吕栋梁就说,既然你们上进心强,勇于任事,那就不能让你们闲着。何志章呢,你就接过关晓乐的大旗,来城关好好历练一下。城关镇不但是县城的核心,而且书记还兼着常委,何志章自然是乐意的。
  那面也不能亏待了老郑,让他先兼着一个副县长,等选好了草庙丨党丨委书记再说。
  老郑当了副县长,却并不满意,喝醉了酒,就骂起了于向荣。老郑说,***于大乱,坐着老子的车,却不为老子办事。
  这话很快就传到了老于的耳朵里,老于那个恨呀。***郑大胆,真是睁眼乱放屁。老子在大河县干的多好啊,不说大棚建设,单说老城区改造,没有老子的雷霆手段能开展的起来?
  老子正是人人夸赞的时候,你龟儿子居然说老子是于大乱。好好好,老子就让你知道马王爷发起威来,杨二郎都要颤抖。
  第二天老于就将郑大胆叫到了办公室,对他说,老郑啊,你可还兼着草庙的丨党丨委书记呢,副县长这块只怕忙不过来了。这样吧,先分管一些轻松的事,比如宗教啊,旅游呀,安全什么的。等啥时候那面工作安排好了,再给你调整。
  郑大胆一想,可不是吗。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副县长可还没有草庙乡丨党丨委书记油水大呢。还是赶紧回去安排一下,可不要前脚刚走,后面就不稳了。
  郑大胆还没到乡里,于向荣就去找了吕栋梁,对他说,县里可缺着人呢,还是让郑大胆早点进城,好分担一下。
  吕栋梁也正有此意,就遂了他的愿。这下,郑大胆就到了县里,当起了什么都管,什么也都管不了的副县长。
  郑大胆知道遭了于向荣的黑手,心里更加愤恨。他想,老子郑大胆,出来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不能怕了你姓于的。咱们俩就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吧。

  郑大胆有吕栋梁的支持,在县政府里公然的跟于向荣叫起了板,打起了擂台。老于一时也拿他没有办法。
  县里的三大书记一转业,立刻就显出陈九江来。崭新平坦的水泥路,焕然一新的镇区,还有那投资千万的旅游景点。让陈九江一跃成了县里的明星书记,
  到了三月里,桃花开满山,被卓越忽悠来的游客就爬满了山坡。他们采着桃花,品着罐头,然后到长寿山上去看日出。
  那伟岸的长寿泉,只看那挺拔而出的山嘴,不停额喷薄而出的山泉。立刻就迷倒了无数的银男*。再到山顶看观音送子石,那腰包鼓鼓独缺膝下之人,立刻不打自叫的掏出了钞票投进了老道的箱中。
  老道挣了个盆满钵满,谎话不知说了几火车,灵丹妙药也卖出了无数。真还有来了一趟就怀上孩子的,不但送来锦旗还愿。还到处宣传这长寿山送子石的神奇。

  那不用说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大的,一传十,十传百,这云天第一江山的美名也就传了出去。没到节假日,那游客真是不少。而登山求子也成了长寿山的一大主题。
  卓越自然不愿放弃这个机会,立刻请人做了宣传片,满世界的宣传。不但如此,还拿着合同去了天云集团。他对领导说,哥们的项目可是要升值了。之前拨的那点小钱可不够使的了。
  集团也很高兴呀,谁想到只是一百万的投资,现在就升值了呢。照着现在的规模,不说别的,光是这五十年的合同,粗略的估价也的上亿呀。就更别说其他的收益了。那就赶紧追加投资吧。
  卓越吃完了集团,又去了银行,他说,咱们的抵押合同还是要重新商量一下,你可,咱的合同现在可值上亿呢,你给我贷的这两百万可不够瞧的。
  银行一想也是呀,钱放给谁用不是用呢。更何况你这长寿山也跑不了呀,那就接着给钱吧。
  有了钱的卓越做起事情来,也大气了起来。他撺掇吕栋梁将城南的国道拐个弯,连到长寿山去。
  吕栋梁说,可以是可以但是钱要你卓越出。卓越就说,出钱可以,但是你大河必须得还。你们修路我投资一千万,但是路修好之后,五年之内你们县要连本加息都还给我。
  吕栋梁是谁呀,正愁着没有钱呢。只要你敢投资,多少的利息哥们都敢用。

  如此一来,卓越摇身一变,就成了大河县的修路人。持有的资产也不减反增,只不过多是账目罢了。
  无论是钱,还是账目,卓越不担心,天云集团也不担心。银行更是不担心。
  当吕栋梁的新区建设取得巨大成功,老城区也焕然一新的时候,一纸调令就落到了吕栋梁的案头。
  吕栋梁居然被调出了天云省,去了邻省的南都市做起了常务副市长。邻省是个沿海城市,交通便利,经济发达。就连南都市也是全国数得上号的大城市。吕栋梁这一步迈的不可谓不大。
  即便如此,这也不是吕栋梁想要的结果。人家可是想在天云好好的混下去,毕竟地头熟悉,到处都是熟人。要不了几年,正厅副省还不是虚席以待。
  但是有人却不这么想,他们直接将吕栋梁捅到了中央。好吗你吕老大,让自己儿子在下面当着县委书记,愣是不用三年,就将大河一个偏远的县城建成了一个欣欣向荣,脱贫致富的典型。这是什么?是以权谋私。你老小子是不想这禹传子家天下呀。
  这话说的,可是直对着老吕去的。老吕同志可还有个三五年干头呢,可不想就这么黯然下野。所以就一使劲将儿子送了出去。
  吕栋梁走了,吕潇潇也走了。即便是卓越这三年来脱胎换骨,但是还入不了吕潇潇的法眼。人家去了北京嫁给了一位优秀的年轻军官。
  于向荣当了书记,第一件事就是送郑大胆去了人大。于向荣对郑大胆说:“老郑啊,你这几年干的不错,所以我可有心要重用你呢。你也知道,人大的主任都是我兼着呢。可是我实在太忙,所以你却帮我照顾一下,等时机成熟了,我就向上级申请,让你老哥来当人大主任。”
  对于于向荣的调侃,郑大胆能说什么呢?毕竟他失了依靠,只能沦为鱼肉,任人宰割。
  郑大胆乖乖的让出了位子,去人大举手去了。他那副县长的位子就空了出来,成了大家追逐的目标。

  追逐的人中,跑的最快,跳的最高的,自然是于向荣眼中的大红人,陈九江。陈九江还未动,富美丽和路爱国就找上门来。
  路爱国的处分早就撤销了,又继续当起了他的乡长。这两年干出了成绩,也想要进步一下。他撺掇陈九江道:“陈书记,郑大胆的位子空了出来,现在机会多好呀。你还是应该去县里跑一跑。”
  富美丽也说:“我们都知道你和于书记的关系好呢。可是再好也要跑一跑的,俗话说的好,不跑不动,原地不动。你要是原地不动了,我和老路可怎么办呀?咱们还等着你更上一层楼,拉巴着咱们共同进步呢。”
  既然大家都说的那么真诚露骨,陈九江也不能藏着掖着了,就开着崭新的桑塔纳去城里拜见于向荣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