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0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满归不满,但是没有人真正跑到奇州来捣乱,只有左定国,一来因为左家与顾家的恩怨,二来因为左安邦在南阳是灰溜溜的走的。
  当年左安邦在南阳的时候,求功心切,意欲打造一个典型,可没想到的是,他亲手打造的典型,成了一个笑话。

  不过现在他已经离婚了,又娶了万小华。
  虽然远在天山省,但是他心里的那股仇恨,只怕这辈子也无法消除。
  左定国就是过来替哥哥出气的,他是军人出身,有一股子蛮气。
  有人说他是个有勇无谋的家伙,所以才在昨天晚上,很强势地跟王兢业他们说话,这事你们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碰上他这种不讲理的人,王兢业和庄伟才有了刚才的对策。

  说白了,他们可能不怕顾秋,却怕宁雪虹。因为奇州这个廉政建设第一市,是在宁雪虹指示下打造的。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现在左定国如此施加压力,两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阳奉阴违!
  左定国在奇州呆了一个星期,奇州班子没有动静,那些人根本不听他的使劲,左定国就有些恼火了。
  打电话把潘立峰骂了一顿,“你MB的潘立峰,究竟还是不是左系的人?老子是看得起你,才给你面子。叫你做点事情,你跟我推三阻四的,你MB的什么意思?我告诉你潘立峰,别以为我叔叔不在南阳,你就左右摇摆,这样的人肯定没有好下场。你以为你投靠他顾秋,他MD顾秋算什么东西嘛?搞毛了老子把你一起给灭了。”
  潘立峰被他骂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左定国骂上隐了,接着骂。
  他就是这样的人,脾气大,喜欢骂人。
  潘立峰自然不敢顶嘴,被左定国骂了,他只能默默承受。他也知道,真脱离了左系,顾书记就会把他收于编下?这可是个未知数。
  幸好左定国打电话骂他的时候,是在晚上,他老婆见他这模样,也替他急。这件事情在他心里憋了几天了,一直没处发泄。

  等左定国骂完,潘立峰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然后坐在那里抽烟。
  他老婆走过来,“潘立峰,又怎么啦?”
  潘立峰摆摆手,示意她走开。
  没想到她老婆比较聪明,给他倒了杯水,“是不是那个左定国又来必你做违心的事了?如果是这样,我劝你千万要多一个心眼,男儿当世,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潘立峰看到老婆叨唠,心里更烦。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能不能少说几句?”

  他老婆道:“我不是要烦你,只是想告诉你,不能做的事,千万不要做。现在是顾书记的市委一把手,按理说,他可以不提你上来当秘书长,可为什么呢?你就真以为顾书记什么也不知道吗?”
  “我看他啊,是有意在暗示你一些什么。我可是听说顾书记和以前的省委左书记走得近,说不定他们有一天能化解,而你又夹在中间做了罪人。”
  潘立峰听了老婆的话,本来想回两句,叫她不必哆嗦,可听到老婆说,顾书记还是信任自己的,潘立峰就在心里想开了。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于是他拿了包烟,独自出门了。
  现在上面的政绩,他是非常清楚的。唐书记也是那种强硬派的人物,他在南阳的态度很鲜明。宁雪虹大刀阔斧推进廉政建设,唐书记完全是站在他那一边。
  现在左定国这人,完全就是想搞破坏了。
  潘立峰正走在路上,手机又响了,还是左定国。
  他看了眼,只得接了电话。
  左定国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在电话里骂道:“潘立峰,你给老子过来。”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潘立峰无比的愤怒。恨不得立刻扔了电话,再扑上去补两脚。

  左定国那酒店里等,要潘立峰过来。
  旁边的唐少道,“定国,你这样不妥吧,人家毕竟也是副厅级干部,多少得给人家留点面子。你这样骂他,就不怕他跑到顾秋那里去反咬你一口?”
  左定国把手一挥,“他敢!一个小小的副厅长,算个屁啊。老子哪年不玩死几个?”
  他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在京城,一些小小的厅官,经常被这些太子爷们玩弄。唐少也是其中之一,更是深知这个道理。

  左定国牛B轰轰的,“你信不信,我说一,他绝对不敢跟我说半个二字。他这种人,我太了解了。就算他用屁股想想,也知道我们左家比顾秋牛必。”
  潘立峰来到酒店,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来,掏出手机看了眼,又塞回到口袋里。这才敲门进去。
  进了门,左定国就训他。
  骂完了,这才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就是要给我搞一些反面证据。我要把奇州这块招牌给砸了。什么廉政建设第一市?只要你搞定这件事情,你以后的出去,我会帮你在老爷子面前说几句好话。”
  唐少没有吭声,李倩也不在房间里。

  潘立峰象是被吓坏了,老实巴交的样子,毕恭毕敬得就象一个小学生。
  左定国给他下了指示,“二天之内,你交不出东西,以后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也要自称是左系的人了。”
  潘立峰退出来的时候,脸上,鼻子上,背心上,全是汗水。
  唐少对左定国道,“你看你把人家吓的都成什么样了?”
  左定国哈哈大笑,“你这是没有见过更厉害的,我这算什么?要是碰到我三叔,立刻马就拍死他了。我骂他,只是为他好。”
  唐少道:“你真不怕他把你供出去?”
  左定国切了一声,“我们左系从来都没有出过叛徒,他敢~老子分分钟捏死他。”
  潘立峰从酒店出来,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犹豫了一阵,这才直奔顾书记家里去了。
  顾秋正和从彤在说话,外面有人敲门。

  从彤跑过来一看,见是潘立峰,“秘书长!”
  潘立峰不知为什么,脸忽地红了。“顾书记在家吗?”
  从彤还没说话,顾秋在喊,“立峰同志,有事吗?”
  潘立峰走进来,对顾秋说,“顾书记,有件重大事情我要跟你反映一下。”顾秋看他脸色凝重,似乎明白了什么,马上站起来,“那去书房。”
  书房里,潘立峰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那段录音。
  顾秋和潘立峰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静静听着这段录音。听完之后,顾秋的目光就落在潘立峰身上,潘立峰道:“我是过来赎罪的,希望书记给我一次机会。”
  顾秋久久没有吭声,眉头紧凝。
  这个左定国,果然没干好事。

  他要破坏奇州廉政建设第一市的名声,潘立峰见顾秋不吭声,心里也有些紧张。他可是孤注一掷了,这么做,就是彻底背叛左系,投到顾家的怀里。
  日期:2018-03-10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