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9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对于一个未曾到手的女人的想象是无止境的。
  这就是女人们常说的,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值钱的。
  一旦你给了他全部,你在他的面前,将再也没有优势,没有吸引力和诱惑力。毕竟能从一个女人外表发掘出来的东西,只有那么多。
  所以,更有人追求那种内在的奢华。
  一个女人的魅力能保持多久,这就得看这个女人有多少内涵。
  在吃饭的时候,梁真夫妇真的很热情,又是敬酒,又是夹菜,弄得从彤都不好意思了。顾秋叫他们不要太客气,随意就好。
  可两人哪敢随意?
  四个人,喝了两瓶红酒。
  顾秋就果断阻止梁真老公再开第三瓶酒。
  梁真马上给顾秋和从彤盛饭,从彤一个劲地夸,说梁真老公的手艺不错。的确,一个男人能做出这么多菜,搞出这么多花样,很不容易。
  梁真说,她公公以前是个厨师,估计自己老公是尽得公公的真传,所以手艺还能拿得出手。

  这么一大桌子菜,从天上飞的,到地上爬的,还有水里游的,应有尽有。顾秋知道他们为了这顿饭,估计费了不少苦心。于是他就在心里感叹,以后还是少去别人家里吃饭的好。
  你去一次,人家要准备一个星期。
  这样的心情,顾秋当然能够理解,他毕竟也是这个圈子里混出来的。
  能够如此跟你套近乎的,无非是几个目的。

  有的为了讨领导的欢心,希望将来有个机会提升。
  有的只是为了接近领导,借领导的声望,来达到自己某种目的。当然,还有人纯粹是不想让领导对自己有看法。
  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思。
  吃了饭之后,大家坐在客厅里喝茶,梁真作陪,她老公在收拾残局。
  也不知道为什么,梁真的老公,不敢跟顾书记过于靠近。他总是在忙碌,让老婆作陪。顾秋本来准备走的,梁真说了一句话,“书记,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顾秋一听,目光自然就落在梁真身上。
  梁真道:“这段时间秘书长老是催我,希望在办公室里增加二个人手,这事我怎么琢磨着有点不太对劲。”

  现在不管哪个单位要人,都必须经过上面批准同意。
  人事局那边,抓得很严。有时组织部会审核,哪个单位,哪个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每新进一批人,上面得一一过目。
  秘书长潘立峰怎么会叫梁真去安排这事?
  当然,制度是建立起来了,至于能不能这样执行下去,还得看这些执行人员的力度。
  尽管有人事局,组织部把关,如果有上面的领导打招呼,这些人还是有空子可钻的。
  顾秋问梁真,“究竟是怎么回事?”
  梁真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秘书长第一次跟我提起,办公室这边是不是缺人手?如果人手不够,工作就不好开展,叫我不要太把自己必紧了。当时我没在意,只是觉得,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对工作影响并不大。”
  “办公室缺人吗?”
  “按以前的人数来算,的确缺一个名额,只是我把工作调整,三个人的工作,由两个人廉了,所以也还凑合。”

  梁真道:“可第二次秘书长又提起这事,我就留了个心眼。我证实过了,他的确是想塞两个人进来。可这种事情,他只要打个电话的事,为什么让我来做?而且今天他又催我了,我觉得可疑,这才跟您反映的。本来嘛,他是领导,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也是他主动让出来的,我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只是想到制度,我觉得应该跟您反应一下情况。”
  “还有这样的事?”顾秋也觉得有些怪异,他潘立峰应该知道的,制度不能破坏,这是朱紫君出事之后,新定下来的规矩,不管哪个部门进人,都要经过严格的考核,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由他们乱来。
  顾秋在琢磨着这事的时候,梁真道。“本来他今天晚上准备在餐厅里待客,可不知为什么又突然取消了。我估计是他怕餐厅的档次不够。”
  顾秋点点头,“这事我知道了,你的做法是对的,任何人都不能超轨,制度靠的就是我们这些人去维护,时间也不早了,谢谢你们两夫妻的款待。从彤,我们走吧!”
  从彤早就站起来,跟梁真夫妇告辞。
  顾秋和从彤一走,梁真男人就拉着她问,“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要是让秘书长知道,岂不是得罪了人家?你明知道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是他让出来的,你还落井下石?人家会怎么说你,怎么看你?说你是个白眼狼,不懂得回报也就罢了,还打小报告。梁真啊,叫我怎么说你好?就算是顾书记,估计也在心里说你没人情味的。”

  梁真摇摇头,“你错了,如果我不说,以后出了事,我就麻烦了。而且秘书长是什么人啊?以他的能力,一句话的事,干嘛非得我经手这事?这事肯定有内幕。”
  男人叹了口气,“但愿你不要适得其反就好。”
  潘立峰那边,组织部庄伟和宣传部王兢业都在,吃了饭,唐少和左定国坐在那里,大大咧咧的,“我跟你们说个事啊,上次我叫秘书找了你们,这样吧,一个人三十万,你们帮我搞定。”
  说完,秘书进来了,提着箱子。
  把箱子推到三人面前,“我不会让你们白干,这些钱你们三个分了。”
  潘立峰本来就是左系提拨上来的人,看到左定国这么说,他马上站起来,“我看这钱,就由两位部长大人分了吧,我就不用了。”
  王兢业和庄伟,在心里打了个盹,这还得了?现在是什么时候?风声紧得很,到处抓贪污犯,你这样光明正大给我们现金,这不是坑我们么?

  两人正不敢要这笔钱,可唐少道:“别这么婆婆妈妈,表个态吧,行还是不行!”
  左定国道:“这事,你们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否则别怪我不给面子。”
  钱推出去,他就叨着一支雪茄烟,“立峰,你安排一下。”
  潘立峰马上朝两人使眼色,“好的,好的。这样吧,我们去唱歌,锻炼一下肺活量。”
  大家都站起来,鱼贯而行。到了楼上的一个大厅,里面已经有好几位女孩子在等着了。这些女孩子穿着短裙,露出一双双雪白的美腿。
  也有两位穿着吊带,双肩露在外面。
  每个人都画了眼影,抹着口红,指甲鲜红鲜红的。

  音乐响起来,这些女孩子纷纷过来,拉着他们去跳舞/左定国走出来,看到唐少站在那里,他就骂了一句,“他娘的,顾秋这小子究竟搞了什么鬼?连王兢业这样的人也不见钱眼开了。”
  唐少道,“可能是朱紫君的事情,把他们搞怕了。据我了解,朱紫君和陈舟山被揪出来之后,他们之前弄进去的人,一个个都被踢出来,打回原形,这一招也够狠的。他们估计是担心,如果事情暴露之后,他们自己也朝不保夕。”
  左定国道:“妈D,老子来奇州,就是要他好看。什么狗屁廉政建设第一市?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唐少看着他笑了,“看来你是不服气。可我就不明白了,当初人家在你叔叔手里混得这么风生水起,究竟是什么原因?以前人家还没有起来的时候,你不灭了他,现在人家都正厅了,想灭他可就不这么容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