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48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拒绝,我真怕了,怕遇见某个对我很重要或者足够撩拨我心弦的人,唯有逃避,才能让我好过一些,相对这点,我倒宁愿孤独寂寞
  “你能有什么事儿啊?”
  阿杜哈哈笑道:“你丫是不是没钱啊,来吧,不用你掏钱。”
  “不是就是我”

  “就是什么啊,我不了解你可得了,过来吧,哥们等你。”
  跟着杜城就挂断了电话,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给我。
  摆渡酒吧,我还是妥协的来到了这里。
  一切都那么陌生又都那么熟悉。变了的,是跟我之前遇到的人都不一样,不变的,依旧热闹,依旧充斥着痴男怨女的荷尔蒙的气息。
  在靠近台子的地方我找到了杜城,他正抱着吉他喝着酒,见我来了,将吉他放在一边,指了指正对着座位示意我坐下,“你丫怎么磨磨唧唧娘们一样?”

  没有为自己辩解,特无奈的骂了回去,总不能让我告诉他我已经在这里见过佟雪了吧?
  之所以选择来这儿,更多的也是因为佟雪,我怕,怕阿杜见到她,怕我隐藏了一年多的事实暴露,至少我来,还可以想好应变的办法。
  想想也很可笑,失恋这件小事却被我藏着掖着一年多,真不知道自己所持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变了味道,还会是爱吗?
  随手启开一罐啤酒,对他道:“这儿的酒贵,我这种贫民可来不起。”
  “呵呵,陈大状能说这话可不容易。”

  “注意措辞啊,我现在就是一社会闲散人员,可不是什么律师。”
  “管你是谁呢,在我眼里都一个逼样。”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抽着烟,欣赏着年轻躁动的身体,我感到了满足,大概骨子里的我就是喜欢堕落的。
  四下寻觅中,我注意到了吧台,那里一个许久未见的人,让我提起心思。我对杜城说道:“我去那边见一个朋友,你先喝着。”

  “哦?”杜城顺着我的目光望去,发现是个男的之后就没什么兴趣了,他道:“去吧,正好哥们也要登台了。”
  那道影子是小白,那个我一年前就在这里认识的调酒师。
  上次跟林佳一过来我就没见到他,如今遇见自然要说几句话的。
  走过去,拍了他一下,说道:“能不能敬业一点啊,你丫再脱离岗位小心我举报!”

  小白闻声回头,笑了笑,特客气的招呼道:“陈哥。”
  见他笑的有些牵强,问道:“怎么了,一副别人欠你钱的表情。”
  小白转头对着调酒师说道:“来两杯格兰菲迪,别加冰。工作这么久,我他妈还没在这儿喝过一杯,亏大发了。”
  我看向那个调酒的小伙,对小白问道:“你徒弟?”
  “不是,新来接班的。”
  “这样啊”
  很容易就能听出来,他应该是跟我一样失业了,宽慰道:“嗨,在这干了这么久也该换一家了,还做调酒的话,我有一朋友,四九城大半的酒吧都能说上话。”

  “我要走了陈哥。”
  小白特淡然的说道:“明天就离开北京了,今天来是跟他们告别的,您说,我他妈在这干了三年从来没喝过一杯酒,是不是亏大了?来,今天哥们请你,敞开了喝!”
  盯着小白,久久没有言语,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更不知道自己又会在这里坚持多久。
  这不是我第一次听说他要离开北京的消息,在大兴的那场火之后,他就说过自己没法在这儿待的更久了冰冷到没有人情味的城市,不知将要离开多少人,也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奔向这里。

  “换个房子,实在不行去我那里。”
  我在北京的朋友不多,小白绝对能算一个,哪怕至今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在一年多的时光里,每天跟他聊上几句,一起探讨着哪个姑娘适合一夜兴欢,渐渐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所以我才会开口挽留,至少现在的我比他强上一些,不用担心某天会有人闯进家里,然后拆除违规的建筑隔断。
  小白笑了笑,从新来的调酒师那里接过酒杯,递给我一杯之后,他示意我碰下杯子,砸吧一口,啧啧称奇道:“原来是这个味道,陈哥,你说我在这干了三年,这才第一次喝上一杯酒,是不是够土鳖的了?”
  没等我回答,小白自问自答道:“确实够土鳖的了,可我没办法啊,穷怕了,从没那样的需要过钱。我老家在河北那边的农村,全村能有一半青壮年来了北京跟他们比,我算好的了,至少风吹不到雨也淋不到,赚的钱虽不算多,但跟他们比,已经算高薪了。”
  “那你为什么不换个房子?”

  单就我知道的,在这次离京潮中,有很多人是不愿意换房子才走的。这种事儿,我没有资格去评价好与坏,但,能留下来才会遇到更多的机会,不是吗?来北京漂泊的人,一半是怀揣着金钱梦,另一半是在老家苦苦寻觅不到机会,才会选择来这儿试试。
  小白大概是介于二者之间。
  “哥哎,我也不想走。”小白目光迷茫的在酒吧扫了一周,说道:“很少有人会不喜欢这种氛围,空气中充斥着年轻的荷尔蒙味道,酒精,音乐,故事还有独属于新人类的腐-败,如果有机会我真想留下来,然后奋斗个十几二十年最后盘下这家店面自己经营,可这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
  “既然你想到了,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呢?”带着点不解,问道。
  “现实它根本就没给我选择。”小白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打个响指又要了一杯,对我解释道:“正常来讲,我现在赚的钱完全可以让我租住到一间很好的房子,甚至都能让我找个愿意一起依托的姑娘,那一切多他妈美好啊,可我不能,是真的不能。”

  “我家在农村,父母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我底下还有个弟弟,我打小就淘气,读书的时候成绩一直不好,早早就辍学打工,年前我爸走了,现在就剩下我妈拉扯着我弟,我弟今年考上了大学,又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所以,我工作赚的钱,大部分都要寄到家里,现实生活他妈的不允许我找个姑娘,不允许我租住在好的房子里。”
  说到这儿,小白视线有点模糊,见状,我递给他一支烟,帮他点燃。
  小白轻轻吸了一口,许是有些着急,咳了一声,道:“我从没想过抱怨,不管怎么抱怨,现实状况都摆在面前,所以我一直在改变,可现在改变的机会都不给我了,从来没觉着能无助到这个地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以为我生活的足够糟糕悲催,可小白比我更加不如小白的生活也已经足够差劲,但在这世界上也一定会有人比他还要糟糕。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一样的人,都是对生活感到了绝望,却不得不给自己寻找希望坚持下去的人。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只能陪着他抽着烟,喝着酒我在北京混的不怎么样,而且刚刚丢了工作,也正面临着人生给我的十字路口,我还不清楚未来的选择,又该如何去安慰他?
  “离开这儿也好,北京什么都好,就是变化太快,从来都不是一座念旧的城市。”

  “是啊,从不念旧。”小白跟着感慨道:“我打算去南面试试,没准就成了呢。”
  “想好去哪座城市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