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4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没有人命,也幸好没有人命。”

  老王叹了口气,说道:“被发现的及时,姑娘自杀未遂。”
  “很诧异吧?”老王幽幽道:“事情远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一个办贷款的业务员,如果没人授意敢私下拍人果照?一个姑娘,如果不是东窗事发忍受不了了,会用这影响清誉的事情打官司?”
  我说不出一句话来,是我当时看的太过简单,也可以说,当时的我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只想着怎么能赚上一笔钱。
  “丨警丨察抓住那人的时候,没二十分钟人就把你撂了,说是你给的主意他那么做的。”
  “我-操。”情不自禁的骂了一句,给自己辩解:“丨警丨察也能信?他不知道律师给咨询人出主意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依仗着丨警丨察上我们律所调查了你。”老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怨我不争道:“长个记性,有的钱真不是你能赚的。”
  无奈叹气,想为自己辩解,因为在我看来自己没什么错,那姑娘敢牺牲自己去换取金钱,就要做好一切准备,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因为钱迷失了自己?
  都是成年人了,犯了错就要认,挨打也要站好。

  有太多人习惯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去质问,也有太多的人渣习惯了在幕后利用大众日益泛滥的同情心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从我的角度来看,你没有错。”老王指了下椅子,示意我坐下,语重心长的说道:“记得你最初来律所的时候,跟你们一批有八个实习生,知道我为什么单单收你做徒弟吗?就因为你跟我很像,确切来说,是我在你身上能看到年轻时候的影子。”
  他顿了顿,嘴角轻扬:“一样的年轻,一样的天真,一样在北京这座城市漂泊这个社会上对八零后九零后诟病太多,但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不易,你们面对的是日益飞涨的房价物价,压力大的足够让你们喘不过气。说真的,单独就这件事来看,我未必会做出比你更好的选择。”
  “师傅,您甭安慰了,我都懂。”
  收起不该出现的委屈,我知道老王作为这家律所的直接负责人,犯不上跟我一员工说这么多,之所以能说,是他真的把我当成后辈对待。
  “这可不是安慰。”

  老王迟疑片刻,终究开口说道:“丨警丨察那边的事,我给你压下了,不管怎么说你只是尽到一个律师应当尽的职责,但有些时候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是平复不下来的。”
  “什么意思?”
  “网络这么发达,什么意思你不懂吗?”
  老王将他的笔记本电脑转了过来,一个醒目的标题挂在页面上:“无良律师联合lu贷公司坑骗女大学生!”
  怕什么来什么,刚感慨过网络暴力,这种事情就落在了自己身上,我说当时来办公室的时候,那些同事的目光怎么意味深长呢,原来他们已经知道了。
  “无良律师?我?”
  还是不愿意相信,很细微的一种可能出现在了自己身上,有这个运气,我他妈买彩票去好了!

  “可不就是你?”
  老王合上电脑,笑了笑,“你真给老子争气,咱们律所都跟着小火了一次。”
  “师傅对不起。”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陈默你记着,从咱们的职业角度来看,你没错。”
  “可是在人性的角度,我错了。”
  真的错了吗?我在心里问着自己。如果那个素未谋面的姑娘,不是一个需要钱,甚至不惜出卖自己来换金钱的主儿,这种事儿还有可能发生吗?
  话说回来,我选择去赚杨继权的钱,又真的是正确的么?

  有很多时候一件的事情的对与错,真的经不起推敲。
  “陈默啊,为了律所,我可能”
  老王思索着开口,纠结极了。这让我明白,随着自媒体的曝光,我很可能无法在乐平工作了,老王是这家律所的负责人,为了律所的形象,他必须要做出取舍。
  “师傅,我知道您的意思了。”打断了他,我没心没肺的笑了笑,说道:“一会儿我自己写离职申请,让我走的体面点。”
  “要不你转到幕后?不接案子,也可以赚钱的。”
  “能有律师赚的多吗?尤其是,在咱这圈子里,我也算是有点名气。”
  “哎!”
  老王拍了下大腿:“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行了啊,可别太煽情,我受不了。”眼睛有些发酸,注视着老王那张已经被岁月刻画出沟壑的脸庞,小声安慰着:“律所就是你的命,你得用它供我弟上学,得用它来养家,打拼二十多年才在这儿攒下的基业,小爷我可不想给你败没了。”

  “你个小犊子!”
  “得嘞,没事儿了吧?没事了我哭会儿去,这他妈闹得。”
  老王重重叹了口气,大手一挥。
  顺手拿起那半盒香烟,对他笑道:“这就留个纪念吧。”
  “有时间上家里去一趟,家里还有一条呢。”
  “一定。”
  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道:“离职申请明天放你桌子上,没问题吧?”
  办公桌上的一切都是那样熟悉,来北京四年,我在乐平工作了四年,在这张桌子前面坐了四年一切仿佛都是在昨天,时间这个狗娘养的东西,没经过我允许就改变了太多东西的模样。
  没想过会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律师这个职业,也没想过会一直在乐平工作,但,用这样的方式离开这里,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
  说不出什么滋味,只觉着心里堵得慌,一口气想出还没出来,在我离开之后,又有很多事情没法去做了,比方说还李正一个公道,清楚的告诉他那天真的是被人坑了,而不是我故意为之比方说,接一桩有赚头的案子来赚一笔钱用来支撑自己继续在北京生存下去。毕竟,还欠着李姐一万二。
  人家都是还房贷,而我要还房租,偏偏房租都要没有办法偿还了,上午被那四个打我的壮汉反咬了一口,下午回来,我又面对这样说不出对错的事情,屋漏偏逢连夜雨,大概就是形容这个时候的我吧?

  揉了揉头,突然觉着自己活的是如此压抑。
  “孟阳。”我对着孟阳的位置喊了一声。
  起身,走向吸烟室。
  “咋了?”孟阳跟着我进来,疑惑道。

  “没咋,从老王那顺了半盒冬虫夏草,找你尝尝鲜。”
  “仗义。”孟阳竖起拇指,“你是不是姓王啊,要不他咋对你这么好?”
  “滚,不给你了。”
  “哥,亲哥,我错了不成吗。”
  递给孟阳一支烟,自行点上一颗,片刻,吸烟室里就充斥着我们俩的二手烟的味道,这让人沉醉,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这儿了吧
  吧嗒吸了一口,刻意吐出一个烟圈,对孟阳说道:“这是哥们在这抽的最后一支烟了。”
  “要戒烟?那正好,把这半盒都给我吧,别浪费。”

  “不是。”我摇头否认。
  “那是怎么回事?”
  “我要走了。”害怕孟阳没有听清楚,补充道:“要离开乐平,甚至会离开北京。”
  孟阳愕然的张大了嘴,以至于烟都掉到了地上。
  “开什么国际玩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