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4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四人的口供大过我一个人,更何况,当时我被人架走的时候,也看不出我有什么实质性的反抗,一切与我而言都是不利的。

  解不开的谜题就不去解,只有认下这个不属于我的错,才能解决。
  “几位大哥,你们丫真会玩儿。”我看着跟我一起出来的四个壮汉,无奈笑道。
  平头闻言笑了笑,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递给我一支,自己也抽上一支,说道:“兄弟,你也别怪我们,谁都不容易,打你是我们的工作,同样的,今天咬你也是我们的工作。”
  吧嗒吸了一口,我笑了笑,“你们倒算敬业。”
  “不然有什么办法?我们没啥文化,只能靠这个吃饭,不像你,律师,高端人群,有面子。”
  “其实我最想问的就是你们怎么知道的我电话?又怎么把这事儿编造的天衣无缝?”
  “找我们的人告诉的。”他将燃了一半的香烟扔在地上,笑道:“他说,只要我们这么说了,准保没事儿,罚款都不用交。”
  “谁?!”
  我直直的盯着他们,就连烟头烫到了手指都没反应过来。
  此刻,我就想知道,究竟是谁把我当傻-逼一样耍的团团转!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
  “能不能告诉我!”愤怒异常的我直接拽住了他衣领。
  “客气一点儿。”他打掉我的手,淡淡道:“这是派出所门口,你敢打人试试?”
  “兄弟,哥几个理解你心情。”平头叹了口气,说道:“小心身边人吧,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走了,最好不要再见。”
  说着,四人特潇洒的离开这里,就像打了胜仗的将军。
  他们也确实赢了,成功把我这个被害人变成了幕后主使,要不是我最后在无奈之下承认,民警也确实看出这里面的疑点,只怕要在拘留所里待着的人就会是我了
  “真他妈搞笑。”轻笑一下,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抬头,仰望着说不出蔚蓝还是浑浊的天空,感觉自己活的如此可悲,到头来竟是身边人害的我,那么,ta究竟会是谁?!
  在北京,我身边的人总共就那么几个人,我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友情,毕竟这座冰冷的城市里也只有他们才能给我带来温暖。
  我不敢想象会是谁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甚至,我开始有了放弃追究到底的念头,李正埋怨误解也好,良心难安也罢终究要做出取舍,相对于那些,我宁愿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
  走在回律所的路上,我想了很多,也很痛苦,尼古丁不能麻痹已经伤痕累累的神经,寻找不到慰藉的我,只好像一条流浪狗一样,暗地里舔舐伤口。
  直至走到律所门口,我才收起那些心思,工作的时候容不得我去想其它的东西,摆上一张笑脸,走了进去。
  孟阳是第一个迎上来的人,他手里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关切问道:“怎么样?什么结果?”
  眯着眼,笑了笑:“还能什么结果,那几个孙子赔钱了事呗。”
  “也好,至少医药费出来了。”他用左手拍了拍我,宽慰道:“看开点,谁都有走背字儿的时候。”
  “嗨,又不是没挨过打,没事的。”顿了顿,看着他问道:“李正又联系你了吗?他决定好了?”
  “没”
  “不过我估计快了,既然有那个趋势,时间长了自然就会决定了吧。”孟阳抿了一口咖啡,分析着。

  “你就别想那事儿了,听说最近接了不少刑案,你要不要试试?”
  “有几件刑案的委托人不是人渣?”
  “德行吧。”
  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怔怔地看着电脑出神,就在刚刚一个不该出现的想法跃然出现在脑海,并且迅速放大点开网页,浏览新闻,奢求能够将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忘却,我不该那样的。
  “陈默,王主任叫你。”

  张梓琪的声音传来,与我而言就像天籁,是她将我从那个怪圈拯救了出来。
  难得的没有追究她的称呼问题,在几道若有所思的眼光中,起身向老王的办公室走去
  “咚咚。”
  “进。”
  推开门,小心翼翼地关上,笑道:“师傅,您找我?”
  “哦,是你啊。”老王瞥了我一眼,“你先坐,我手头有点事儿。”
  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随手拿起他放在桌子上的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根,安静的等着他,思索他找我会有什么事情,当一支烟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老王抬头,笑了笑,问道:“好抽吗?”
  “冬虫夏草,能不好抽?”
  嬉皮笑脸的说道:“师傅,还剩半盒呢,要不”
  “拿去。”老王大手一挥,很是大方。
  “还是我师傅疼我。”

  “陈默”老王叫了一声。
  除了教我东西的时候,老王很少会这样正式,从他的语气中,我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笑笑,将手里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问道:“师傅,是不是有事要交代啊?”
  “记得我教过你什么吗?”
  “记得,但是您教了那么多,您是指?”
  “如果有打擦边球的案件找到你,你该怎么做?”老王提醒着我。
  沉吟片刻,我开口说道:“第一点肯定要让那件事情合法化,如果真的不够合法,就尽可能的打人情牌其次,在陈词的时候,一定要严谨,莫能两可也好,不能把自己装进去,第三”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看了老王一眼,说道:“能赚那种人渣的钱千万甭客气,违背良心了,就得从别的方面得到补偿。”
  “哦,你还记得啊。”
  老王点了点头,猛然拍了下桌子,喝道:“那他妈你还明知故犯!”
  我被老王吓了一跳,下意识给自己辩解:“我怎么了,也没犯什么错误啊!”
  “你仔细想想。”
  他把声音压得很低,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怒火。
  揉了揉头,我道:“最近就接了一件案子,还是法律援助的,您也知道我后来把它交给了阳子,其他的,我也没接案子啊。”
  “你!”老王指着我,骂道:“你丫再仔细想想!”

  “我想什么啊?真没有。”
  “啊。”不明觉厉的点点头,应道。
  “好,那我问你,前段时间你是不是接过一件法律咨询?”
  经他一提,我想了起来,前段时间有个叫杨继权的人,自称是齐宇介绍过来的,他问了我一点关于小额贷款的问题,后来帮他找出合同的漏洞,出的主意。

  “那是关于经济案件的咨询,并且还是老客户介绍过来的,听过之后也没什么大事儿,我就给他出了主意,怎么了?”
  “怎么了?”老王气的站了起来,颤抖的手不住的指着我:“前因后果你清楚吗?”
  “一姑娘需要钱,办了贷款,没有抵押的东西,业务员给她拍了果照不是什么大事儿吧?”
  “确实不是大事。”老王点了点头,问道:“你给人出的什么主意?”

  “把业务员开除,变成个人之间的纠纷,然后跟那姑娘谈判余下款项不去追究,不了了之,不是挺好的一办法吗?”我反问。
  “呵呵,如果要涉及了人命呢?”老王怒极反笑。
  “不可能!他跟我说的时候,姑娘只是想起诉而已,并没有发生人命啊,如果有我也不会为了一万块钱傻到给他出主意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