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4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嘟囔一句,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脑子乱作一团其实,我挺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的,不然我不会在李正误解之后就极力地去挽回,甚至要用尽手段去证明。

  今天张梓琪突然上演这样一出戏码,是我所料不及,更是我不想面对的,只有苍白无力的质问,多余的什么都做不了。
  真是糟糕的一天。
  整个上午,都没什么心思去干别的,以至于错过了两桩民事方面的咨询,好容易熬到午休时间,孟阳又带给我一个消息。
  那天打我的四个人被丨警丨察抓到了。
  “你听谁说的?”
  “大哥,我给你报的案,我是报案人,你说我听谁说的?”
  “操。”吐出一口气,对他说道:“这帮孙子可算被抓住了,我他妈非得好好问问,是谁让他们打的我。”

  闻言,孟阳笑了,他道:“着什么急,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吗?公了私了?”
  “公了最多半个月,私了吧,至少我这住院费能有个着落。”无奈开口,发现自己已经学会了妥协,不知是好还是坏。
  “成吧,咱先吃口饭,到时候我陪你去趟派出所。”
  “不用了,这点小事儿我自己就好。”
  “那我先走了。”
  自行来到派出所,用孟阳给我的电话联系到了刘警官,在他的指引下,在拘留区,见到了他。

  “刘警官您好,这事儿让您费心了。”客气的递给他一支香烟,感谢道。
  “嚯,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刘警官摆了摆手,没有接下那支烟,他笑道:“不过,你这事儿有疑点啊。”
  “什么疑点?”我正色道:“我可以确定,是有人指使他们这样做的!”
  “嗯,对,确实是有人指使。”刘警官赞同道。
  “谁?”

  刘警官笑眯眯的打量了我一眼,说道:“真不好说。”
  “那我可以见见他们吗?”
  “当然。”
  跟着刘警官来到审讯室,我见到了那四个壮汉,他们蹲座在地上,没有哪怕一丝悔改的痕迹,很明显对进派出所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

  “你们要私了还是照着正常程序走?”刘警官的话,让他们抬起了头。
  “警官,就是这孙子!他找的我们,让我们配合他演出戏,这怎么能报警呢?!”那次架着我的那人,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怒道。
  我直接愣在了原地,心道这怎么还会被反咬一口?
  “刘哥我保证我不认识他们。”见刘警官戏谑的盯着我看,赶忙解释道:“再者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傻到买凶打自己?”
  “我也没说是你,你看你紧张什么。”刘警官拍着我的肩膀,笑了。
  “丨警丨察同志,我确定就是他联系的我们,我都有他电话号。”猛的,男人将我的电话号说了出来,对我骂道:“是这个吧?你他妈玩我们是吧,办完事还报警?!”
  “你怎么看?”刘警官看着我,问道。
  是啊,我怎么看,他能说出我的电话,并且言辞凿凿的说,是我指使他们打的自己,合乎逻辑,合乎情理。
  可身为当事人的我,深知这是诬陷,我又怎么能白白承受?假设说我妥协了,那么我以后在律所该怎样做人,我又该怎样去面对李正?!

  这一切,究竟是他妈的谁要玩我?
  “丨警丨察同志,我不会傻到自己找人打了自己之后,再报警抓人吧?”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我知道这种无解的情况下,越是慌乱越容易让丨警丨察误解。
  毕竟,报假警可不是什么好事。
  “嗯,然后呢?”刘警官笑着问道。
  “所以我认为一定是他们冤枉我,以此转移视线,不管怎么说,法律没有给他们打人的权利!”
  “确实在理儿。”刘警官转过头,对那个冤枉我的壮汉说道:“听见了吧?你们还有话说?交完罚款就走吧,我没工夫给你们断案子。”
  “丨警丨察同志!”壮汉闻言有些激动的就要站起来,被刘警官瞪了一眼才罢休,讪讪一笑,道:“他这是赖账,真是他找的我们,还给了八千块呢,不然谁闲着没事儿打他?哥几个不也是看这钱好赚吗。”
  此时,他竟比我这个受害人还委屈。
  我甚至都要给林佳一打个电话,问问看他是不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了。
  无语,愤怒。
  很想冲上去给他几脚,狠狠痛揍一顿,让他们说出实情,到底是谁在玩我。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真是我自己找的,我就不会报警,毕竟事情败露对我没好处不是吗?”眼见刘警官又要问我,赶忙解释道。
  “可我看出警记录,报案的是你的同事。”他有条不紊的分析着:“他极有可能不知情,见你被打才报的警。”

  “对,肯定就是这样,丨警丨察同志明鉴!”壮汉示威似的看了我一眼,献媚道。
  “这他妈!”
  “你说什么?”刘警官质问道。
  “抱歉丨警丨察同志,我真的很气愤。”耐着心为自己辩解:“没谁会找人打了自己,然后住几天院遭罪吧?我想我的伤势鉴定您也见过,就算要演戏,我也不至于那么认真不是?”
  “警官,他”
  “好了,都闭嘴吧!”

  刘警官打断了壮汉要说的话,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眼壮汉,说道:“我们这儿的治安一直都不错,因为丨警丨察有责任跟义务维护这个社会的安全和稳定。”
  “就像你们几个。”说着他看向四个壮汉说道:“我看过你们的案底,有多次因为伤害他人而被拘留的情况,你们就是不稳定因子,懂吗?”
  四人没说话,沉默着点点头,算是认同刘警官的话。
  接着,他叹了口气,又看向我:“律师,在某种程度上跟我一样,用法律维护委托人的权益,我跟不少律师打过交道,你们的套路我也都懂,有些时候为了钱,可以说你们真的会无所不用其极。”
  “呵,确实。”
  不置可否的笑笑,我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笑道:“刘哥,您的意思我懂了,他们说的对这一切都是我,是我报的假警,我认罚。”
  事已至此,这是最好的结果,挨打这事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只要没出现伤残,至多就是民事纠纷,芝麻蒜皮的小事儿,双方协调没什么问题,就可以握手言欢我没想到的是,临了被人反咬一口,面前的刘警官明显对律师没什么好印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跟这几个男人属于狗咬狗。
  从事这个工作,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从来不管委托人是否真的违法以至于现在社会上对我们的风评很差劲。既然无法辩解明白,再加上这事也不至于拿上法庭,所以,我只好认了。
  免去很多麻烦,也会面对很多麻烦。

  “确定了?”他问。
  “不确定有办法?”我反问道:“罚款多少,我交一下。”
  刘警官沉吟了片刻,拍拍我肩膀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走吧。”
  “谢谢了,哥。”
  “看什么看?你们也赶紧走吧,下次犯到我手里,有你们好果子吃!”横眉冷竖,他对那四个男人喝道。
  “嘿嘿,不会了。”
  有些事情必须要学会妥协,比方说今天这事儿,如果我追究到底,又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真的说不清楚也说不明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