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4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呢,你怎么样?”
  “不好不坏,勉强维持着。”故作轻松说道:“师傅对我不错,给了俩案子,朋友也不错”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佟雪打断了我,“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嚯,真新鲜了,我才多大啊。”
  “好姑娘不多,我看她就不错。”佟雪看向开始走下台子的林佳一,若有所指道:“珍惜眼前吧。”
  ‘咯噔’
  心中一酸,我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有多想告诉她我最珍惜的人就是我旁边坐着的她,可佟雪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因为现在她属于别的男人
  “算了吧。”耸了耸肩:“大家在一起就是玩玩,谁能当真呢?更何况,我现在自己都是勉强活在这座城市,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这儿买间房子,安个家”

  “我看她不像。”
  “你又不了解,怎么知道?更何况曾经的”
  生生止住要说出的话,赶忙端起酒杯,掩饰着不该出现的流露,人,总会变。
  曾经坐在我旁边的这个女人愿意给我机会,跟我在一起吃苦艰辛的活在北京这座城市,结果呢?结果我们之间的情感,依然没能对抗过三环的一间房子。
  有些事就是如此,在北京这座城市,爱情只能掌握在少部分拥有面包的男人手里,像我这种三无男人,还能在这儿漂泊,本身就是种奢望了。
  佟雪笑笑,努了努嘴,“她来了。”
  回头,林佳一脸上挂着别有深意的笑容走了过来。
  见状,赶忙站起,奔向林佳一,搂住她的肩膀,手指微微用力的掐了她一下,对着佟雪介绍道:“介绍下,林佳一,我女朋友。”
  林佳一有些愣神,不过她刚刚感受到了我的用意,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伸出手:“你好。”

  佟雪站了起来,伸出左手跟林佳一握在一起,“佟雪,陈默大学同学。”
  原来分手之后,在佟雪那里我只剩下了这个身份。
  “嚯,那挺巧啊,在这儿都能碰见。”
  “是啊,北京还真就挺小的。”佟雪眨了眨眼,问道:“是吧,陈默?”
  松开了搂着林佳一肩膀的手,对她道:“唱完了吗?”

  “不然怎么会来找你?”
  “这样啊,那我们回家吧!”
  “你同学在这,你们不多喝几杯么?”
  “不了。”我摇摇头。
  “陈默这是怕你吃醋呢,快回去吧,以后联系啊。”佟雪摆摆手,自顾自的坐回卡座,端起酒杯,若无其事。
  “走吧。”
  轻轻开口,对林佳一说道:“挎着我,求你。”
  林佳一闻言,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默不作声的挽起我的手臂,对佟雪告别:“姐姐,那我们先走了,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啊。”
  “放心吧。”佟雪回道。
  门外,林佳一松开了我的手臂,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我险些摔了一跤。
  “那个人”
  “她不是跟你说了吗,大学同学。”
  “不止这么简单吧?”林佳一双臂抱肩:“你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样,这其中有故事啊大叔。”
  “有个屁的故事。”
  嘟囔了一句,“我走了啊,一会儿该赶不上地铁了。”
  “她是你前任?”
  林佳一的话,止住了我的脚步,颤抖着肩膀没有回头,“怎么可能,人家可是一天鹅,我他妈最多就是一癞蛤蟆。”
  “别瞒着了。”
  “如果仅仅是朋友,同学,你为什么会让我给你挡枪?”
  “哈,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有什么意义?”扬了扬手,离开了这里。

  从未想过还能遇见佟雪,更没有想过我们再见之时,都有名有姓,甚至还需要找个姑娘来告诉她,我过的很好,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开就没有姑娘来爱
  很幼稚,也很无奈。
  她真的会像她说的那样过的很好么?有哪个深爱对方的男人会让自己的女人独自来酒吧买醉?又有哪个过的很好的姑娘,会独自饮酒消磨时间?
  没有。
  心痛,可我没资格再去过问她的生活。
  就像佟雪在介绍我们之间关系时说的那样,大学同学,这就是我们分手之后,唯一可以将彼此联系起来的关系。
  北京很大,但我们共同生活的北京,很小。
  我以为我已经足够麻木,甚至打算开始新的生活,我错了,彻底的错了,她,还是我心中的那根刺,那根我不忍拔除,更不敢面对的刺
  我告诉过佟雪,酒精除了可以侵蚀胃液,让人头痛异常之外什么作用都没有其实它有,它可以麻痹阵痛的神经,可以让人短暂的忘却痛苦,大醉后说过的话不会记得,但醉过之后的感受,会记得。
  昨夜回到家中,像个疯子一样喝了不少酒,也只有醉眼迷离之后,我才能见到她的影子,才能鼓足勇气去问她曾经给我勾勒出来的美好是否还作数我们,是否真的已经成为个体。
  这是我的懦弱,不敢面对的懦弱。这何尝又不是一种无奈?
  今早没用闹钟,就被宿醉后的头痛叫醒,跑去厕所解决一夜长尿,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皮肤白的吓人,眼眶还有点青紫,我快不认识自己了,口口声声说她已经不属于我,但每个强迫自己入眠的夜晚,总会梦见她,梦见我们未来的生活
  深刻的知道这种爱不该存在,它太过卑微,卑微到失去了自己,可我控制不住心绪的闸门,任由洪水将它摧毁。
  昨夜在同一个位置我给了佟雪一巴掌,那是我第一次打她,用大学同学的身份叫醒了她真他妈疼,她又是怎么忍耐下来的?
  恼怒,怨恨,质疑自己为什么那么多事儿,去管一个跟自己毫无关联的女人。
  直到点燃今天的第一支烟,我依旧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我不想承认佟雪对我很重要,但我不得不承认,曾经的她是全部。
  就这样纠结着,矛盾着,突然很想在家睡一天什么都不去想,但想到已经太久没有接到有可观收入的案子,还是强迫着自己去了律所。

  “最近有什么离婚案子吗?”我敲了敲桌子,对张梓琪问道。
  “这倒是没听说。”张梓琪没抬头,翻了翻记录文案,说道:“倒是有两桩刑案,王主任还没有分配,你要不要试试?”
  “打住,我告诉你啊,这样的案子我可不想接手,多半都没法翻案,侥幸翻案弄不好还会背上骂名。”
  张梓琪翻了个白眼,看着我说道:“帮着人渣离婚就不怕背上骂名?”
  “呵,谁能跟钱过不去?”
  “你骂谁呢?”不明觉厉的看着她,“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好吗?”
  “帮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去欺负女人,就是你所谓的专业?”
  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是听到了什么消息,难免会想到一年前的那场案子,可时过境迁,她为什么要提起?再者,那桩案子除了老王知道,也就只有孟阳清楚细节,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什么意思,说明白点好么。”
  “我没什么意思,开工了陈律,请您不要打扰我。”
  “莫名其妙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