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4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什么啊。”
  林佳一不由分说的拉住我,“跟姐去摆渡吧,酒我请了。”
  “这好吗?”
  “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
  看她鄙夷的眼神,我没再说什么,任由她拉着,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摆渡。
  昏暗的空间,被迷离的灯光装点着,现在还没有到高峰期,人还不是特别多,林佳一在前台点了两罐百威,递给我,说道:“尝尝这个吧,比格兰菲迪好多了。”
  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你不懂喝威士忌的感觉。”
  不仅仅是味蕾上的刺激,更像是追求快感,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
  “有酒就不错了。”李佳一喝了一小口,说道:“请你喝酒事儿还这么多。”
  “你是金主,你有理。”翻了个白眼,开始四下寻觅着,就像是本能。
  “嗯,怎么了?”
  “你不觉着这样不礼貌吗。”
  “你不让我睡,还不行我找可以睡的人么?”
  她耸了耸肩,“我有点后悔了。”
  “后悔什么?”

  “如果我点的是玻璃的就好了”
  “姐,亲姐,我错了。”
  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的种种,生怕她会开了我脑袋。指着还有些青肿的眼眶,我道:“这还没好呢,你可别给我添新伤正愁没出讹人呢。”
  “我不看了,行吧?你什么时候唱歌啊。”
  “再等等。”
  林佳一不知道从哪掏出一盒香烟,扔给我一支,“抽吧。”
  接过来扫了一眼,细杆万宝路,点上吸了口,一股呛鼻的薄荷味迅速侵占鼻腔“女孩抽这种烟,不好吧?”
  “我又不是真的吸进肺里。”
  “得,当我没说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在我们又喝了两罐啤酒之后,林佳一走上了台子为唱歌做准备。

  莫名松了口气,没人看管的我,开始肆无忌惮的在酒吧里寻觅,心里期盼着遇见一寂寞买醉的姑娘,彼此解决荷尔蒙的萌动。
  我也确实见到了。
  她在左侧台子的角落,形单影只的喝着酒,没有理会身边试图搭讪的男人。
  心跳加速,血液也开始沸腾,不是心动。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住的问着自己,我没想到,再次相见会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她从来都是厌恶这样热闹的环境的。不知道什么感觉,只觉着呼吸都开始困难。
  开始后悔跟林佳一来这儿,我应该坚定的回家或者回律所也庆幸跟她来到这,至少我可以见到每次深夜都会梦到的身影。
  她低着头,手中紧紧握着酒杯。
  什么时候她喜欢上了热闹,又是什么时候,她学会了喝酒?
  强忍着不去看她,也强忍着开始要泛滥的眼眶,有的人之于我就是如此,只需在人群中看到一眼,就足够让思绪泛滥,思念翻涌
  视而不见,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不自然的灌了一口酒,点燃林佳一留下的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的烟气,更像是积郁在胸中的浊气,揉了揉眼睛,天知道刚刚是不是幻觉,只是再度看去,她依然在那里。
  ‘咣’
  我将啤酒扔在地上,不顾一起的走了过去。
  “佟雪,你怎么在这儿?”没有顾忌四周的眼光,拽住她的手就往外走,怒道:“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许是多喝了几杯酒,她略微有些朦胧的看了我一眼,“陈默哈,好好巧啊,一起喝一杯,喝”
  深吸一口气,将不该出现的温柔隐藏在眼底,细声道:“你不该来这的,这里不适合你,你家在哪,回去吧。”
  “家?”
  佟雪痴痴的笑了笑:“我们的家不是在六里桥吗?”
  “你喝多了。”
  在她说过我们的家之后,心脏就像被刀子狠狠地刺了一下,撕裂了渐渐开始愈合的伤口,思念,回忆,就像海盐一般肆无忌惮的洒在上面
  “我没喝多。”

  佟雪甩开我的手,大笑道:“你他妈再说我喝多了我跟你急!”
  怔怔的盯着自己的手掌,我竟然给了她一巴掌!
  懊恼将我包围,可我除了这种方式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让她清醒?
  佟雪也愣住了,过了半晌,捂着脸,神色复杂的看我。
  她应该是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
  赶忙走到她近前,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的手,“对不起,我”

  “别碰我。”
  佟雪甩开了我的手,直直的盯着我看。
  痛苦,复杂,甚至还有点愧疚这是她的眼睛反馈给我的东西,她道:“真巧。”四下看了看,她笑道:“这就是你的生活吗?”
  “对不起。”她轻轻开口。

  佟雪应该看出了一些东西,只是没有点破。
  “跟你有什么关系?”
  扭过头,看着台子的方向,此时林佳一正在唱着歌:
  “说不上爱别说慌,就一点喜欢,说不上恨别纠缠,别装作感叹,就当作我太麻烦,不停让自己受伤”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跟任何人无关的。”淡淡开口,不敢去看她那张我爱了七年的脸庞。
  “好吧,是我自己想多了。”佟雪拿起酒杯,晃了晃问道:“台上唱歌的是”

  “这姑娘不错。”
  “确实不错,学生,单纯。”
  摆上说不出有多不自然的笑脸,我对她说道:“你家在哪,这里真不适合你。”
  “你怎么就知道不适合?”佟雪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感叹道:“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你那么爱喝酒,它真是个好东西。”
  我不知道在佟雪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她做出这样一番感触想要问个清楚,可我又少了个资格,一个关心她的资格。
  现在我们之间的气氛很怪,有点尴尬,有点不甘。
  “你说它好,可它真的不好,酒精除了可以侵蚀你的胃液,让人宿醉之后头痛异常之外,真的没有什么效果。”过了半晌,我尝试打破这样的氛围,开口道着。
  “是吗?”佟雪走回卡座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端起酒杯:“要不要来一杯?”
  “佟雪!”

  我叫了一声。
  想说的话,尽数卡在喉咙里,说不出也咽不下,只能带着点无奈的看着她。
  “你不喝吗?我想,在这里应该能找到很多人陪我喝。”佟雪淡淡说着,四下看去。
  “你没完了?”我走到她身边,低声道:“如果你要气我,可以换个方式,为什么非要作践自己?”
  “你是我什么人。”佟雪笑了,如同三月暖阳,她道:“我为什么要气你呢陈默我真的只想找个人跟我喝一杯,恰好我们又认识,仅此而已。”

  是啊,仅此而已。
  无声的笑了笑,很想扭头就走,但在可悲的留恋作祟下,我坐到了她旁边的椅子上,“请人喝酒,不给个杯子吗?”
  “自给自足。”
  “你还是没变。”
  “你不也是?”
  只有最了解彼此的人,才会通过只言片语明白彼此近况,我们曾经是这样,现在也是。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佟雪轻轻呷了一口酒,“我很好,无论生活还是工作,他对我也很好,所以,你什么都不用问。”
  “嗯。”点点头,喝了一大口酒,真他妈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