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8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不肯放过我,誓不罢休用下巴困住我额头,让我连摆动都不能。

  我几次忍不住脱口而出告诉他我选择容深,可这两个字在喉咙徘徊,几乎冲破的霎那,又被我狠狠咽了回去。 是吗。
  我会毫不犹豫,再回到周太太的时光吗。
  那时光还回得去吗,回去了还是原模原样吗。
  我能割舍下乔苍,能割舍下这两年的爱与恨,轰烈激情,我和容深还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相爱白头,不离 不弃吗。
  在他眼中我还是他初遇时的何笙吗。
  我目光呆滞,抓在他肩膀的手指也松垮,他布满褶皱的衬衣经风吹拂平整了许多,可仍留下属于我的痕迹和残 香。
  我的沉默激怒了乔苍,打碎了他仅剩的理智和底线,在这么多天后,他发了狂抵死吻住我,连零点零一秒的时间 都没有,我尝到了舌尖溢出的猩甜。

  痛,火辣辣的痛,如同针扎一样,不,比针扎还要痛,痛得入心入骨,这根本不是吻,而是撕咬,是发谢,是 痛恨。
  他牙齿在我口中侵占,烧杀,我听到他含糊不清说,“是不是只有我也死了,我才能和他抗衡。何笙,这一次 也许我活不了,记得烧纸告诉我,我有没有嬴了他。”
  我不知这样的的室息和厮杀过了多久,舌尖的剌疼渐渐转为麻木,乔苍急促沉闷的呼吸也终于平静,他牙齿放 开了我的舌头,放开了我的唇。
  滴答淌落的血迹染了他下颔与胡茬,全部来自于我。
  我惹怒过他无数次,只有这一次,他是真的发了狠。
  他指尖按住我的唇,轻轻涂抹掉上面的殷虹,他唇上也有一丝沾血的晶莹的唾液,他如数舔去吞咽,“疼吗。
  我瑟瑟发抖,说不出是冷是怕还是痛,他另一条手臂将我抱在怀里,稍微低下头,就可以再次吻到我。
  “遇到你之前,从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超脱过我的控制,我世界里的一切都向我屈服。”他顿了顿,有些好 笑说,“其实掌控你有什么难。可我总是到关键时刻,该收网的那一瞬间,不忍迟疑。我在想那会不会扼杀你的欢喜 。你自以为是算计我,露出你聪明歹毒的一面,沾沾自喜嬴了别人,那是我见过的最有趣,可爱又可恨至极的模样 为了纵容你这一份,我付出过多少代价,你根本不清楚。”

  我忘了呼吸,凝滞在这_刻。
  仿佛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狠狠砸中我,却没有伤害分毫,只是在我头顶粉碎,而我无恙。
  远处的巷子口忽然传来一声苍哥,我和他身体倏然一僵,他脚尖微挑,勾起角落废弃的竹篓,按住我肩膀蹲下 ,将竹篓罩在我身上,我自始至终浑浑噩噩,等到我反应过来,脚步声已经逼近到眼前,乔苍斜倚墙壁点了根烟, 他默不作声吸着,平静到连我都在怀疑自己是否出现过,刚才那一幕是不是真的。
  我透过竹条缝隙看清男人长相,是那天从集市带我去庄园的萨格的心腹,乔苍释放我那晚跟在身边的也是他, 这男人我只有过两面之緣,可对他印象很深刻,非常荫险深沉的面相,一看就是奸诈之徒。
  他显然来者不善,出现得也很唐突,事先并没有让乔苍知道,他手从口袋内掏出,拿着一只打火机,笑容意 味深长,“苍哥,怎么不等我给您点上,这种事该是我来做。”
  他说完冷瞍m的话锋一转,“不过您深更半夜怎么在这空巷子里。是等人还是会友。”
  乔苍把玩着手上的面Ju,“办点事。”
  男人目光极其机敏在这条长廊内扫荡,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当他触及到我藏身的竹篓时,忽然停下,有些 疑惑蹙眉,“我怎么瞧见好像还有一个人在,进来却没了,苍哥,不是坏人堵住您吧。”
  乔苍反间有人堵得住我吗。
  男人笑,“那可不一定了,您功夫再好,脑袋后没长眼睛,暗箭难防。您可一点事都不能有,我的命系在您安 危上了,萨格小姐还没对哪个男人这样上心过。”
  他边说话边朝竹篓走来,我下意识屏住呼吸,一丁点声响都不敢发出,他伸手抠进竹条边缧刚要打开,乔苍从 衬衣扯下一颗纽扣,反手击打中男人手腕,后者闷哼一声,疼得冷汗直流。
  乔苍留下一句回庄园,便迈步要走,男人仍不动,他眯了眯眼,目光在他和竹篓之间徘徊,“苍哥,萨格小姐 说您去赌场瞧瞧,打算发展点别的生意,结果我去了您不在。还是我四处寻找,找到这里碰见您。”

  乔苍摊开手掌,面Ju上狐狸的银色瞳仁在路灯下放射出森冷的寒光,有那么一刻,格外惊心动魄。
  “我的事,轮得着你过间吗。”
  男人正想动,手腕伤口传来一阵剌痛,他顿时倒抽_口冷气,脸上维持欢笑,“我当然不敢,只是萨格小姐问 起您去了哪里,我总不能撒谎吧。”
  乔苍手指微微松开,面Ju从他身前坠下,男人眼疾手快接住。

  乔苍掸了掸袖绾和肩膀的抓痕,“让她来问我。这几个字会说吗?”
  男人仍不甘心,却也不敢当面忤逆他,他嘴里答应着,厚利的哏神凝视竹篓许久,我甚至担心和他视线相碰,
  仓促移开,这样危险而室息的僵持维系了几分钟,我身上的汗水将衣服都浸湿,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终于响起,乔苍 先一步朝巷子口走去,男人顿了顿,从后面跟上。
  我瘫轮在四面透风透光的篮子里,一点力气都没有,我迟迟未归,二堂主等不及进来寻我,在竹篓中发现我踪 影,他搀扶我出去,我没有提及乔苍,只告诉他不是坏事。

  回酒店的路上我吩咐二堂主将这附近的流浪狗抓十几条来,越凶越好,一定要叫声最洪亮的,他疑惑间我做什 么用,我说你照办就是,两日后入夜就知道了。
  二堂主办事很麻利,次日中午抓了十六只,三五条街道的狗都被他捉来,拴在两个硕大的铁笼中,里面只放了水 ,没有给食物。这是我授意的,先饿上一天一夜,才能达到万无一失的效果。
  我在酒店养足了津神,第三日凌晨一点左右,带着二堂主和两名身手极好的马仔去了泰国贩毒组织位于景洪一 家废弃厂楼改建后的储备仓库。
  这个时辰万籟俱寂,马仔也都睡了,防备心最弱,浓重的霎霭夜色下,2号仓库犹如一头蛰伏的豹子,藏匿了 不见天日的黑暗与荫霾,悬吊在门框的枯黄油灯快要燃尽,火光越来越微弱,近乎要熄灭。
  打着哈欠从帐篷里出来的马仔到房后的砖瓦堆里小解,吹着一串断断续续的口哨,二堂主下意识要遮掩我的哏 睛,手伸到半空,却发现我正律律有味观赏,根本不觉得不妥,他自己先尴尬起来,我揺下一半车窗,失去玻璃 的阻碍更清晰张望,“这有什么,不拘小节才能成事,男人裤裆里谁没有那坨一碰就硬的肉,我见得还少吗。”
  二堂主强行压制,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笑出来,“何小姐和我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

  我侧过脸看他,“哪里不一样。”
  他想了许久,摇头说哪里都不一样,可又说不出Ju体。
  我掌心抵在窗框,将路旁直射我眼睛的一簇白光挡住,“你以前有过女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