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001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浩然虽然一分为十,但三魂七魄各自的战斗力毕竟比本尊差得远,在三人一通猛攻之下,九个分身全被斩杀残魂朝着李浩然本尊飞去,却被星月奴下了禁制,挡在本尊的外面,不能合体。
  白泽和毕方也不客气,白泽化形虚无,困住李浩然本尊,毕方飞过去,用长长的鸟嘴,挨个将这些残魂尽数啄死,只剩下魂力,绕着李浩然飞转不去。
  “祖师!”云春生回过神来,躬身对李浩然行了一礼。身边那些宗师大能,也都跟着行礼。
  青云子这些晚辈,甚至跪下,匍匐在地。
  三魂七魄被灭杀了九道,只剩下一道人魂,自然是没用了。现在就算他们想去搭救,也是来不及了。只能用最高规格的礼节,为他送别。
  李浩然曾经是老子的坐骑,也是他的弟子,老子为太上老君,道门魁首,也是人教之主,身为他的弟子,青牛有资格当任何道门的祖先,至于佛门,老子西出关外,化胡成禅,是为准提道人,也为佛门三大教主之一,因此青牛也算是佛门的祖师。

  道佛二门,资历最老、辈分最高的人,没有之一,当得起所有人的参拜。
  毕方在啄了李浩然的九道魂魄之后,站定在李浩然的面前,又恢复了人的形态,望着李浩然,默默说道:“天命不可违,天数不可逃,纵然是青牛你,面对我三人围攻,也是必死无疑。若是单打独斗,我的确不是你对手,但又能如何?”
  李浩然端坐在地上,抬头望着他,但是那眼神,却带着一种居高临下:“一只独腿鸟儿,也谈什么天数、天命?”
  毕方也不生气,说道:“众生平等,青牛你这么说,却是有失偏颇了。”

  李浩然大笑,“众生平等,本无高下之分,我不轻视于你,而你一只鸟儿,却仗着生儿为灵,看轻人间大道,却不是可笑吗?”转头看着白泽,“至于你,四不像的家伙,连面目都没有,也敢在我面前造次?”
  毕方道:“这么说起来,你也不过是一只青牛,与我同根,却自诩为人,不是更可笑?”
  “很快,我就不是了。”
  说完这句令人费解的话,李浩然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只漆黑闪亮的金属环,套在了自己的脖颈上,金属环的灵力瞬间堪破了星月奴布置的禁制,将围绕自己的九道残魂,尽数收了起来。
  “乾坤圈!”星月奴似乎猛然想起了这件法器。
  乾坤圈,是当年老子牵牛的时候,在青牛的鼻子上穿的一个环,用来挂绳子,后来青牛修chéng rén形,就把乾坤圈祭炼成了自己本命法器,也是世上罕见的几件至宝之一。

  “李浩然,你为什么一直没用乾坤圈?”星月奴诧异地问道,如果李浩然把乾坤圈用上,不说能打得过他们三个,至少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或者全身而退,绝对没问题。
  李浩然望着她,冷冷一笑,也没有回答,转身望着云春生等一干众人,朗朗说道:“我当年追随我师,闻听大道,虽然深信,却不得法门而悟,是以投身轮回之中,历经千载,终于在这一世明了道心本初,悟出鸿蒙真理,却需一个机缘……
  所谓天算不如人算,我本欲应承天劫,却不想机缘造化,应在此处,我走之后,诸位当恪守本心,所谓神明,因人间烟火祭拜而生之念力,所谓邪魔,因人性阴险诡诈而生,人间法术,便是一切根本,万不可妄自菲薄,千年传承,不能毁于你等之手,应劫之事,无须急迫,百年之后自见分晓。尔等谨记……”
  “谨遵祖师教诲!”
  这一次,连同云春生等人也都一起跪了下去,为青牛祖师送别。
  说完这些,李浩然望着毕方和白泽,说道:“二位与我同根,还望成全于我。”
  毕方和白泽怔怔地看着他,道:“一死能证道心?”

  李浩然道:“道心永恒,虽死犹生。”
  毕方和白泽对着李浩然一拜倒地,然后一起上前,对李浩然的本尊展开了最后的攻击。他们不明白李浩然坚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意义,但是必须成全他最后一点尊严:他的三魂七魄已经被毁掉了九道,只剩下最后一道命魂,维系着本尊的存在。
  就算留着他,也只是个半魂鬼了。
  三人本是同根,只是现在阵营不同,不得不生死相向,但他们内心对于李浩然,并无恶感,相反,并不想看到他成为一个半魂鬼,死……是他最后的尊严。

  星月奴站在一边看着,没有任何表示。表情冷峻而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白泽和毕方的夹攻之下,李浩然的命魂,被隔着肉身击得粉碎。
  “不要!”乾坤圈里,发出了碧清的一声哭喊,她是之前被李浩然强行塞进去的,被困在其中,不能出来,不然拼死也要保护李浩然的周全。
  李浩然肉身仍然端坐,却是没有了活力,最后一丝碎裂的残魂,飞入金刚琢中,金刚琢上的光泽,仿佛他的生命一样,逐渐暗淡了下去。
  他的肉身,迅速枯萎,然后腐烂,像一具普通的人类的尸体一样,在极端的时间内经历了腐烂的过程,然后化成一抔白骨,但很快白骨也腐蚀了,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一枚乾坤圈。
  除了云春生等一干大宗派的人,那些原本归服在法术公会门下的法师们,也陆续都跪在了地上,静静地看着李浩然尸骨消失的位置,一个个神情肃穆,内心十分复杂。

  “他真的死了?”星月奴呆呆地看着地上的金刚琢,喃喃说道。纵然她是一教之主,什么样的大事都见过,仍然有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李浩然……青牛祖师,竟然真的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魂飞魄散,不过他魂魄中残存的神念,却是进入了金刚琢中,还有芙窕仙子的魂魄,也在这上面。”毕方走上前,从地上捡起了金刚琢,交给星月奴。
  “贼人,若是放我出去,我定然要将你碎尸万段!”碧清的声音,从金刚琢里传来。

  星月奴没有在意,握紧乾坤圈,感知了一下,这才发现乾坤圈上一道极强的禁制,是以乾坤圈的灵力而布置的,就算是自己,也没有办法打开。
  也只有带回去慢慢研究了。金刚琢是青牛祖师的本命法器,只要运用得当,论起灵气,甚至不输给她手中的轩辕剑。
  杀了青牛祖师,得了这件宝贝,按说也是一件好事,但星月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回想着李浩然最后时刻说的那番话,问毕方和白泽:“二位,你们还记得青牛说的话吗,应劫之事,百年之后自见分晓,不知是何意?”
  既然是李浩然的临终遗言,不可能是乱说的。
  白泽和毕方沉吟片刻,道:“或许真正的天劫还没到,在百年之后。”

  星月奴道:“可帝君二十年前算出有应劫之人出生,我们这才找到了张晓寒。”
  “可是张晓寒死了。”
  星月奴一下子才想起了这件事,张晓寒刚死不久,她满脑子又都是青牛,一时间竟然忘了这个,想起来之后,沉吟道:“那应劫之人,多半就是叶少阳。”
  日期:2017-10-31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