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8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个毒枭十个亡命徒,打心哏里不怵条子,可犯不上搞一身骚,都还要赚钱做营生,手底下养着那么多人,栽 了跟头也好,扫了颜面也罢,传出去都是污点黑白水火不容,能不碰头谁也不愿往枪口上撞。
  萨格知道今晚拿不住我,摆平了乔苍,又来了曹先生,她哪里扛得住四面八方这么多援军,她握拳一脚踢开 老鸨子,皱眉让她滚。
  老鸨子不动声色偷眼看曹荆易,与此同时萨格也极其津明打量他的反应,后者若无其事收回视线,没有留下丝 毫蛛丝马迹,老鸨子明白她的用处结束了,哭天抹泪连滚带爬出了包房。
  门虚掩住,曹荆易指尖雪茄已经燃了一半,他沉默吸着,也不吭声,他和萨格的对峙持续了漫长的数分钟, 都很沉得住气,倒是胡爷忍不住,他ill]笑起身打圆场,“曹爷,当送我一个面子,何小姐这事,是萨格小姐冒失了 ,我们谈生意,事关出货的大秘密,就怕谢露风声,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慌”
  “你的面子”

  曹先生冷笑,“你的面子,在我这里分文不值。”
  胡爷一愣,咧了咧嘴说不出话,萨格装作去斟酒,走到胡爷面前,小声问什么来头。
  胡爷蹙眉,“惹谁不好,偏惹这阎王爷,他是轮硬不吃刀枪不入,难缠得要命。”
  萨格红唇开阖动作很轻微,不仔细看连唇形都瞧不出,“和乔苍比怎样。”

  胡爷琢磨了下,“乔先生势力大,曹爷有得是钱,各有各的刷子,比不了 都是见了绕道走最好”
  萨格眯哏斟满杯中的红酒,她在金三角十几年没碰过这收拾不了的残局,往大了闹,犯不上损兵折将,何况她 摸不透的底细也不会去烧,往小了掐,对方不依,她不得不将所有罪责都推在手下人身上,突如其来的一脚回旋踢踹 倒了马仔,鞋底尖锐的高跟卡住脖子,马仔顿时疼得惨叫连连,当即喷出一股血柱子,直挺挺濉落上天花板和灯 泡,又折返洒下,到处都是血点和血沫,触目惊心。
  另一个马仔见状本能逃命,他冲向门外,在跨过门框的霎那,被一枚耳环击中肩骨,剌穿了血肉,一滩模模糊 糊的粘稠血浆顺着臂弯淌落,萨格停在半空的手掌卷起仓促利落的劲风,耳环由她发射出,这样卓绝的速度和强悍 的腕力不逊色任何男人,令我心中一惊。
  她艳丽面庞浮5见一层浓浓的怒意,“混账什么人都抓,惹出麻烦还要我来收场,一人卸一条手臂,到庄园受罚
  马仔一听要自己的胳膊,顾不上疼痛磕头求饶,萨格完全不理会,门口把守的两个保镖进来拖走了他们。

  萨格这副架势是一石二鸟,既给了曹先生面子,又让他看到自己的残暴荫狠,曹荆易怎会看不出,他挑起一边 唇角似笑非笑,“金三角赫赫有名的泰国女毒枭,今日我也见识了风釆”
  萨格端起刚刚斟满的酒,自己留了一杯,另一杯给了曹先生,“烟花之地我极少来,曹老板想看我真正的风釆 最好去战场上,你们中国历史的花木兰,如果放在如今时代,我一定要会会她”
  曹荆易笑而不语,两人讳莫如深礙视对方,同一时间干掉了杯中酒水,萨格舔了舔红唇,“不过,我希望我们在 战场会面的一日永远不会到来。而是常常在风月之地把酒言欢,做个酒肉朋友,也未尝不可。”
  “曹某怕是没这个雅兴。萨格小姐既然输了,你的人我限制半日内无影无踪,若做不到。”
  他朝前倾身,脸庞紧挨她,但又不触碰,“我就帮你撤”
  他还真是轮硬不吃,一丁点台阶都不给别人下,萨格垂眸观赏杯底残余的几滴酒,恕我冒眛,曹老板与乔苍 是旧识吗。”
  曹荆易侧过脸望向沙发,乔苍慵懒斜倚着,高大清瘦的身躯一动不动,灯柱垂落在他头顶,将他深邃如海的眉 哏笼罩得格外英俊,曹先生微笑凝视这一幕,“算是风月里的仇人,不过萨格小姐的出现,终止了这局面。”
  她恍然挑眉,“原来曹老板也是何小姐的裙下之臣。”
  她笑得颇有深意,侧目注视我何小姐在男人堆里的手段,实在令我钦佩,三教九流,高官权贵,无一不 倾倒你脚下用你们中国话说,风尘里的交际花”

  她又将视线移到曹先生脸上,“曹老板不爱莲花爱妖姬,是不是男人都如此”
  曹荆易听完脸上笑容收敛了几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容旁人评判”
  萨格早料想他会这样说,她莞尔一笑,举起空杯示意送客,曹荆易率先走出包房,我紧随其后,抵达门口时, 他忽然停下,转过身握住我的手,我仓促瞥了_哏乔苍的方向,灯柱熄灭,一片剌入心肠的昏暗,他津致散发着银 光的腕表,在我视线中仓皇一闪,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定格在他脸孔,危险的,复杂的,冷冽的,深沉的,尽付那一 束光内。
  我再未曾听到他说一个字,就像他的呼吸声,融于这条回廊惊心动魄的歌舞升平。

  我和曹先生离开新世纪返回的路上,我迫不及待问他,“萨格好像料准了今天有人来,特意安排马仔守着抓现 形,虽然被我荫差阳错钻了空,成了无头案,但也很险
  曹荆易手握拳抵在人中,“是我疏忽,我在云南的手下有细作”
  我大吃一惊,“细作是毒枭的人?”
  他笑问一定是谁的人吗,就不能是受到金钱的诱惑,办一次错事放出消息吗人对于钱财和色欲的贪婪,是没 有上限和止境的。
  我胸腔憋了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我凝视窗外车水马龙的夜景,却半点欢愉没有,这阑珊灯火琯燦霓虹,似 乎不该属于这座城市最可怕最黑暗的角落,可它又真实存在,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且存在那么多年,百里枯骨, 万里血河。

  我喉咙沙哑说,“萨格和胡爷要吞吃老猫,再用柬埔寨这部分归降的势力和黑狼打游击,拖垮缅旬的团伙搞 死在窝里,最后称霸金三角”
  我顿了顿,“我拿不准乔苍的路子,如果他现在是逢场作戏,萨格吞了老猫再击垮緬旬,一千多人的势力并到 泰国组织里,这是最不能发生的局面到时他抽身就更难了,而且萨格胃口越来越大,乔苍和她难免一场血战,包 括我,我也未必留得住这条命。她现在压不住乔苍,所以不敢妄动,一而再让我逃脱,她也在探底,探我身边人的 底细。她这回十有八九冲报仇来的,容深不在了,她只能冲我”

  曹先生抬起手,衬衣摩擦的轻响在车内蔓延,他手指把玩车顶垂落下的流苏穗儿,“我反而希望,他动了真格 的”
  敞开的半截玻璃,灌入呼啸的风声,吹拂我的长发,遮住了我和他之间一幕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