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到现在都是空落落的,不知道李正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扪心自问,在他的事情上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甚至赌上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而现在,他竟然会将我拉黑,于公于私,我都无法忍受。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到底,更何况,我极有可能因为他的事挨了一顿打,不管怎么说,我都要找他问个明白。
  一路上,我跟那些为了城市gdp而无暇四顾的蚂蚁没有区别,不,不能这么说,至少人家还知道自己因为什么而忙碌,我他妈连为什么都不清楚,乱糟糟的心绪,让我无法适从。
  地铁上,我靠在角落眯着眼,在找到李正之前,我必须要想想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究竟为了什么才走到今天这步田地,毕竟,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对,就是恨。

  我对李正称不上掏心掏肺,但我绝对算得上竭尽所能帮助他的那几个人之一,违规操作,给他找律师,甚至给他送去五十万援助的女人还可能跟我有什么联系,我不会自诩是他的恩人,更不可能说自己有多圣母,可,不论怎么说,做过的事情以及结果就摆在那里,要说心里没有不甘,绝对是唬人的屁话!
  跟李正接触这么久,多少会有些了解,至少,我不信他会这样莫名其妙地就妥协,更不信他会跟我断了联系一个个疑点在我脑海里无限放大,我想不通,为什么所有的矛盾,偏要在我发生意外的这段时间统统爆发,猛然,我想到了老王让张梓琪告诉我的话,难道事情真的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在这背后还隐藏着其他的什么东西?
  医院,李母病房。
  他正陪在自己母亲的身边,握着她的手,应该是在说些什么,李母跟我上次见的时候没什么变化,身上依旧插满了管子,孟阳说的不错,上一次手术效果不怎么理想。
  我站在门外,就这样看着,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进去,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被生活强了的青年,安慰、鼓励、陪伴这些东西都是最无用也最为虚伪的事情。
  李正需要的是母亲的康复,需要的是孙林海那种老赖的道歉赔偿,需要的是法律授予他得到公道的权利,这些,我都给不了,又有什么资格找他问个明白?
  一瞬间,我明白了老王当时的叹息,世界上真的不存在感同身受。
  比方说此刻,我很同情李正,很想帮他做点什么,但我无法帮他分担痛苦,还有生活给他增加的负担

  在门口站了大概十分多钟,还是敲门走了进去,该来的总会来,想要弄明白的事情,也必须要去问。这根刺,不应该留在心里的。
  李正抬头,见到我的刹那有些不自然,问道:“你怎么来了?”
  装作没发现他的异常,说道:“过来看看阿姨,听阳子说她刚做完第四次手术,怎么样?”
  “他应该也告诉了你,我妈的情况很不乐观。”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想再说这种沉重的话题,无力的说道:“阿姨会好的至于我为什么会来,你应该知道的吧?”

  李正愣了愣,“我知道。”
  “走吧,出去聊聊?”跟着我走出了病房。
  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弥漫着的消毒水味让我心里厌憎,掏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才好了一些,扭头,看着李正,突然发现他有点陌生
  “选择妥协,或许是最好的答案,你,是累了吗?”
  “如果我怕累的话,可能一年前我就倒下了。”李正回身看了眼病房,说道:“可是我妈怎么办?她醒了一定会疯了似的找我,所以我不能倒,更不能怕累。”
  “那为什么放弃?”
  “为什么?”李正反问了一句:“或许我更应该问你的吧,陈哥!”

  “我承认,那天没有出庭,以至于孙林海拿我的事情做了文章,这也是我没想到的,可”
  “我都懂,谁能想到前一天晚上你遭遇到那种事情呢?”
  “我不信那是孙林海做的,其实。”
  “要是我,我也不信,谁都不会在开庭之前傻到做出这种事儿。”李正跟着分析道。
  “我会查清楚的。”
  “还有意义吗?”
  “为什么没有,至少查清楚之后,就会有新的证据了。”
  “然后又开始漫长的无休止的打官司?”李正冷笑了一声:“他依然可以在宣判之后不服诉讼的。”
  “那我大概明白了。”
  吸尽最后一口烟,猛地转头盯着李正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是在怀疑我?”
  “没有为什么主动跟我切断所有的联系方式?”
  “如果你在开庭之前,给自己最信任的人打了无数个电话,依然没有打通,最后自己代理律师告诉你,他被人打了之后,你会怎么想?”
  “那真是意外。”我指着还有些淤青的眼眶:“这就是证明。”
  “是啊,最好的证明。”李正赞同道:“挨一顿打,能获得几万的报酬,我也喜欢。”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孙林海甚至都没有带律师,但他在法庭上所有的陈诉,辩驳,比一个专业律师都专业,他的每句话,几乎都钻了律师陈诉之后的空子,看过稿件的人,除了孟哥,也就只有你了吧,陈律?”李正很讽刺的笑了笑:“这场戏还真够精彩的,您说,这么玩我有意思吗?让我像个傻-逼似的抱有期望,最后绝望,这个感觉很爽吧?”
  “你疯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听谁说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最开始不接手,或者,不这样用心帮我的话,是不是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我没有!”
  我拽住了李正的衣领大喊道:“我真的没有,别忘了是谁一直在帮衬着你跑前跑后。”
  “当然是你。”
  李正不置可否道:“什么是人,满身,陈哥,你想赚钱我理解,可你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恶心,真的,很恶心!”
  李正的话,让我愣在原地,以至于他挣脱了我拽着他衣领的手都没注意到,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他,陌生,很陌生。

  同样的,我也感到不值,为自己之前的所做作为感到不值得。
  其实也不能怪李正,这种糟心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本来就是老天的不公,而在他满怀期待,好容易见到曙光的时候,又陷入进黑暗他没倒下,已经很强大了。
  即便如此,我依然会为自己不平。
  “我他妈给你跑前跑后你忘了?”此时,我也不管是在哪,是在面对谁了,直接大喊道:“为了能维护你的利益,我去违规操作,拿下了证据,这些你都忘了?!我他妈要跟他丫的坑你,有很多方式,又为什么会挨打?在我刚好的第一天,又为什么急着来找你?!”

  红着脸,也红着眼。
  好人,真他妈难做。
  李正歪着头,反驳道:“越是不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之后,就会越让人觉得异常,不是吗?”
  “我真想问问你长没长脑子?”
  “呵,至始至终,我都在按照你给的方案去做事,哪怕是你违规之后给我找的律师都是你的人,你说,出了这档子事儿,我不怀疑你怀疑谁?”李正顿了顿:“我知道,你为了我的事儿很不容易,我打从心里把您当哥,结果呢?结果开庭之前你就出了意外,所有当事人,就你没在场!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