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城见我没在搭茬,依旧盯着挂钟再看,无奈的摇摇头,拿出电话给孟阳打了过去,片刻,就跟我说道:“依旧是关机。”
  “不能出什么事儿吧?”我问。
  “咋,你也怕他跟你一样,让人揍了?”
  “不是。”我摇摇头,解释道:“是一桩案子。”
  “什么案子啊?”杜城疑惑的盯着我,道:“难道说,你这事儿跟案子有关?”
  “现在还说不准,但,除了那家伙我也想不出是谁。”
  “云里雾里的到底怎么会事儿。”

  当下,我简单的跟杜城把李正的那桩案子说了一遍。
  “嘿,这孙子。”
  杜城听过之后,愤慨道:“这种人渣出门就该被撞死。”
  “诅咒永远是最无力且无能的方式。”我道:“更何况,法律在今天会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他必定会得到应得的制裁。”
  “你们啊。”
  “真他妈青涩。”

  杜城骂了一句,便开始跟着我等孟阳的回信。
  等待,总会让人难熬,此时此刻,心中早就乱成一团麻,而我除了躺在病床上盯着钟表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焦急着,祈祷着甚至,从来没有信仰的我,开始在心中祷告上帝。
  “叮”
  终于,在快要两点的时候,杜城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看了一眼,道:“阳子。”
  赶忙从他手里把电话接了过来,滑动接听,说道:“阳子,结果怎么样?”
  “不乐观。”孟阳有些沉重地说道。
  “怎么回事儿?”
  “法官宣判了,但孙林海表示会继续上诉,并且他还要起诉李正。”
  “你说什么?!”我愤然开口,“他他妈的能起诉李正什么?”
  “起诉他侵犯。”孟阳叹了口气,说道:“他说,是李正让你过去违规录音的。”
  “我-操,这他妈跟放屁有区别吗?法官能信?!”
  “可你不在。”孟阳淡淡说道。
  “你不是在吗?”有些焦急开口:“当时你也在场的,我们一起去的不是吗?”
  “可我是原告代理律师,并不能充当人证。”
  “我知道了。”过了半晌,我沙哑开口:“李正呢,他怎么样了。”
  “不太好”

  “替我安慰安慰他吧。”想了想,我问道:“他在你身边吗?我跟他说几句话。”
  “在呢。”
  紧跟着,我就听到孟阳喊了李正一声。
  “喂?”
  “没事,看开点,这官司就是一场持久战。”我想了想,做出最无用的安慰。
  从他的语气中,我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他一定是失望透了,心灰意冷之下才会这样吧?
  “李正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儿。”

  “呵呵,陈哥,谁还没点意外啊,不是吗?”
  “多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我道。
  “会好吗?”
  李正哼了一声,道:“真不如昨天妥协了,这样还能好受一些。”

  “李正”我喊了他一声,说道:“为了你要得到的东西,这些都必须要经历,如果他能老老实实认罪,你也不用经历这些了,不是吗?”
  “确实,卑鄙的人,总归是卑鄙的。”李正答道:“陈哥,我要回医院了,明天我妈手术,在联系。”
  跟着,李正将电话还给了孟阳。
  “默儿,我一会过去看你,咱在细说。”
  挂断电话,我揉了揉脸,触碰到伤口,有些刺痛,就像无声的讽刺,让人瞬间清醒,对着杜城问道:“你说,这个世界怎么了?还有公平的事儿吗?”
  “有。”
  杜城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我,说道:“我们每个人只能在这世界上活一次,这就是公平。”
  除此之外呢?
  为什么明明很好打的案子,明明很容易就能赢得官司,偏偏就出了意外,真的会是我那次录音所造成的?还是说,在这一切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肮脏?
  我看不透了。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为什么?
  明明正义,占据道理的一方,却要遭受人渣的控诉,沾染上这种肮脏的东西
  很气愤,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等着孟阳赶来医院,跟我详细说说,我痛恨现在的自己,更觉着莫名其妙挨的那顿打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的。
  将所有心思收起,迷上了眼睛。
  累了,身体,心灵,从内而外都累了。
  这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能够一睡不起该有多好?这样我就不用参与进这种不断拉低三观底线的事情之中,不必发现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不公,更不用埋怨自己
  “睡了?”
  “嗯,有一会儿了。”

  “他情况还好吧?”
  “没事儿。”
  “那就好,真是辛苦你了,今天我陪他吧。”
  一阵声音将我从梦境中拉了出来,孟阳跟杜城正聊着天。
  “啥时候来的?”见到孟阳,想立即从床上坐起来,用力过猛,牵扯着每一条神经的痛感。
  只好倒下,摆着手,问道:“赶紧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咋感觉李正的状态不对呢?”

  “这事儿放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过两天就会好的。”
  “可是”
  “哪有那么多可是啊,你就踏踏实实养病就得了,等你这边好了,有你忙的。”孟阳打断我,宽慰道。
  “有什么忙的?笔录昨天就做完了,能提供的信息我也跟丨警丨察叔叔说了,具体画像,监控不是没有,还有我什么事儿?”摇摇头,接着道:“我现在就等着丨警丨察把那四个人揪出来,然后顺藤摸瓜,看看究竟是哪个缺了大德的货,找人阴的我!”
  “嚯,你看的倒是简单。”杜城说道:“没准那几位大哥早就颠了,不定跑哪逍遥了呢。”
  “不服不行,陈默这孙子只会担心别人的事,自己的事情从不过问。”孟阳跟着揶揄道。
  “你们俩行了啊。”眉头皱了皱,感觉能轻松了一些,我道:“跟我讲讲,法官怎么判的?”
  “跟我们预料的差不多。”孟阳坐在床边,“证据都很明显,并且孙林海确实没有赔偿意向,所以法官维持原判,督促他尽快还钱,道歉。”
  “那他为什么起诉?”

  “不服呗!”
  孟阳笑了笑,道:“你想啊,他丫的本想着用五十万摆事儿,法院判他赔八十万,他怎么能干?”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这次挨打是丫找的人,费用应该也不低,警方早晚有破案的时候,到时候他身上的事儿不是更多了吗?他图什么呢?”
  听了我的疑问,他笑了笑,说道:“那种人的脑回路,正常人又怎么可以理解?”
  无言,叹气。

  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只好见招拆招,跟着又打听了一些细节,跟孟阳就这件案子聊了聊,期间杜城被孟阳劝回了家。
  “说真的,你也不用陪着了,下地走路没问题了。”
  “你能不能不这个表情说话?”
  “鼻青脸肿跟熊猫一样。”
  “你果然在这里!”

  闻声,我跟孟阳看了过去,来人竟是一个我怎么都不会想到的姑娘,张梓琪!
  “你怎么来了?”开口问了句,转头看向孟阳,问道:“是不是你丫瞎传话了?”
  “天地良心,我就跟老王说了,还是为了给你请假。”孟阳信誓旦旦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