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不是没事儿了吗?”刚要转下身,疼的龇牙咧嘴,抱怨道:“那帮孙子,下手真他妈黑,这还叫有轻重?”

  “没死,没残,可不就是有轻重吗?”孟阳砸吧砸吧嘴,道:“你这伤,就算逮到他们了,最多也就判个轻伤害。”
  “你说的对,丫比我们还了解法律。”
  “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去。”
  “我真不用你陪着,这么大人了我。”

  “那你动下试试?”
  “你大爷”无奈叹气,劝道:“你明天要没案子,你陪着我也就算了,你丫明天还得打官司,跟着凑什么热闹呢?”
  “可你”
  “你帮我叫阿杜过来,成了吧?”
  孟阳瞪大着眼睛:“就他?能行吗!”
  “没事儿,最多让他扶着尿个尿,还哪能用到?”
  他见我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也就不再坚持,给杜城打了个电话,告知我的情况之后,便要离开,临走前,我又叮嘱了一遍:“别忘了帮我跟李正说声。”
  “放心吧,没你地球照样转!”孟阳摆了摆手,离开了病房。
  左边的病床上是一个老者,七十多岁,喘息的声音很大,生怕他下一秒就跟这个世界挥手告别,再那边病床上的人,蒙着被子,应该已经在梦中跟周公约会。
  望着洁白的天花板,我心里很乱,鼻腔中的消毒水味儿,时刻都在提醒我,自己有多凄惨

  如果,此时佟雪还在我身边的话,她一定很心疼,并且会小心翼翼地护理着我,同样的,她也会埋怨我做事失了分寸。
  幸好,她不在。
  没有哪个男人希望自己心爱的姑娘看到自己落魄时的样子。
  深吸一口气,整个胸腔都跟着疼痛,这感觉真不好受。
  “究竟是谁呢?”
  真的会是孙林海吗?

  他是老赖,厮混了这么多年的他不应该这么傻,更何况是在开庭的前一夜,要真是他做的话,跟引火上身有什么区别?
  杨继权?
  更不可能是他了,他有灰色势力不错,但我帮了他那么大一忙,感谢我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是他?
  猛地,我想到了张瑶。

  那次在酒吧见过之后,隐约记得她说过会报复我,可这种报复又不太像一个女人能想出的方式,更何况她又是一个女强人,这种下作手段,她肯定不屑去做。
  “快他妈成无头案子了。”摇摇头,喃喃自语道着。
  “什么无头案子啊?”
  闻声抬头,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杜城过来了。
  “哟,这不是我阿杜哥吗?什么风给您老吹来了?”

  “你丫怎么让人打成这逼样?”杜城抽了抽鼻子,皱着眉看我。
  “可能有人嫉妒我太帅了吧。”
  “知道是谁吗?”
  “要知道的话,丨警丨察早就破案了。”不忍回忆刚刚的惨状:“那四个孙子下手真黑,跟他们职业打手似的。”
  “要不要我帮你查查?”
  “你怎么查?”疑惑的看着杜城,说道:“用你在酒吧的资源?”
  “不然呢,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我在北京漂了这么些年,大人物倒没认识几个,不过看场的兄弟倒是认识不少,吃顿饭,递支烟的事儿。”
  “查到又能怎样?”
  “让丫赔钱啊!不然你住院的费用怎么办?陈默,再土鳖也不能土鳖到这地步吧?”
  “哈。”笑着摇摇头:“他们明显不是主谋,更何况,在我们单位门口有监控,实在不际,还有保安呢,他们都是目击证人,丨警丨察早晚能把他们几个挖出来的。”
  “呵呵,成吧,找不到的时候,你再找我。”杜城问道:“吃点什么?我给你买去。”
  “牛肉面吧。”

  阳光透进窗子,晃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我,睁开眼,八点十分,想到十点就是开庭的时间,我赶忙把杜城摇了起来,“给阳子打个电话,我手机昨天摔坏了。”
  杜城睁开惺忪睡眼,没听清他嘟囔了什么,从他手里接过电话,给孟阳打了过去。
  “喂,阿杜?”
  “是我,陈默。”
  “醒的够早的了,感觉怎么样了?”孟阳关切问道。
  “死不了。”没好气的说了句,我叮嘱道:“一会儿开庭了,你可一定不能出差错啊!”
  “能出什么差错,就算没有律师,李正也输不了。”
  “好好好,我一定认真对待,行了吧,陈大状?”
  “你大爷的。”笑骂了一句,正色道:“替我跟李正道下歉啊,总觉着亏欠那孩子的。”
  “安啦,安啦。”孟阳道:“我这要往法院赶了,先不跟你说了啊,结束之后我去医院看你。”
  “得嘞,好运啊兄弟。”
  “放心吧!”

  挂断电话,长出一口气,暗道还是自己多虑了,这种满是优势的案子,任意一个律师都能打赢,更何况是孟阳?再加上在我的影响下,他也开始相信我被人打是孙林海在幕后指使的,目的就是让我无法出庭,本着替我报仇的心思,他也会好好拿下这场官司。
  这般想着,心里舒畅了不少,看着窗外淡金色的阳光,很暖,很暖
  阳光,清澈的天空,不论怎么看,这都应该美好的一天,如果在官司结束之后,李正得到了应得的公允,这将好上加好。
  杜城扶着我,站在走廊的窗边,怔怔地看着远方出神一个人足够安静的时候,才会觉得什么是舒坦。身上很疼,但心绪却不错。
  并没有因为挨打而困顿,我相信丨警丨察早晚会破案,那几个打手也会伏法。
  “杜哥,能给根烟抽吗?”
  “这是医院,你抽什么烟。”

  我看着吞云吐雾的他,埋怨道:“你丫也知道这是医院?”
  “啊”吧嗒吸了口烟,阿杜说道:“你是病号,我不是。”
  无语的看着他,深知他不想做的事,任我说破大天也没用,只好抱怨道:“在公共场合吸烟,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吸二手烟的感受?要不要我叫个护士来?”
  “叫呗。”
  “护士!”我随意回头喊了一声。
  “你丫真叫啊?”
  杜城扭头看了看,发现一个护士正走过来,赶忙把烟扔在脚下踩灭,嘟囔道:“你丫牛逼。”
  “还他妈可以。”
  得意忘形之下,笑了笑,嘴角却异常疼痛。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儿吗?”
  护士走了过来,带着职业微笑,问道。
  “疼。”指了指嘴角,“这里特疼。”
  “好吧,你先回病房等着,我一会儿过去给你消毒。”
  “谢谢啊。”

  当护士转身离开之后,杜城给了我一板栗,道:“你大爷的。”
  “让你丫不给我烟?”
  杜城笑骂一声,“走吧,等着护士姐姐给你消毒。”
  下午一点。
  躺在病床上的我,不住地盯着挂在墙壁上的挂钟,心道孟阳怎么还没有消息?正常情况下来讲,这种案子应该审结很快的,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应该能结束了。

  “哎”
  “想什么呢你?”杜城削了一个苹果,咬了口,问道。
  “我在想,究竟你是病号还我是病号。”
  “滚你丫的。”
  “你给孟阳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通。”
  “喂”杜城喊了一声,歪着头看我,问道:“你丫是不是跟阳子有什么猫腻啊?这会儿已经让我打三个电话了。”
  “放心,我取向绝对没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