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正面色为难道:“我要知道这事儿不存在,当初怎么也不会收这钱的。”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一些。或许她是我同事,或许,是我某个朋友,所以,这钱啊,你别存在什么心理负担。”
  “知道的,等我妈这边稳定之后,我会抓紧赚钱,把这笔钱还上的。”
  点点头,问出了那个我关心的问题:“所以,你就不着急要孙林海的那份钱了,是吗?”
  李正摇摇头,又点点头,道:“我相信法律。”
  “我也信。”
  或许李正的后顾之忧不是钱,但我的是,既然现在有个神秘富婆已经把这事解决了,为什么不让孙林海接受法律的审判?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当我确定李母手术费用有着落之后,便不再劝说,不是我多善变,毕竟没了后顾之忧之后,得到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才是主要的。
  孟阳分析的对,法律可以让孙海林认罪,也可以强制执行,对他进行审判,但,道德上的审判却容易缺失。不过,这一切都不在我们考虑的范围内。
  法律可以给个很好的答案。
  一个符合所有三观正常之人的答案。

  孟阳见李正态度坚决,我也没有帮衬他劝说的意思,他叹了口气,便开始跟李正交代一些开庭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我明天虽会出庭,但不是以律师的身份,关于他们二人的探讨,我帮不上什么忙,于是自行出了咖啡厅,想用烟草来打发时间。
  今年是个暖冬,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点上一支烟,注视着马路两边来往的人群,他们真的很忙,忙到无暇停下脚步欣赏脚下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忙到没有时间看上陌生人一眼,没有热情给他人一个微笑。

  麻木着,冷漠了。
  也许,这就是我们,不论北京人还是北漂,给这座城市带来的东西。
  淡淡吐出一个不规则的烟圈,喃喃道:“那个姑娘会是谁?真的会是同事吗?”
  这个问题久久萦绕在我心中无法散去,五十万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我想不通哪位朋友会热心到拿出这么多钱去帮助一个陌生人。
  更想不通,她又为什么会用我的名义。

  她认识我,同时也了解一部分李正的情况,所以她才会编造出那个无懈可击的理由,那她会是我同事?
  律所十六名律师中,只有三位女性,并且我跟她们只属于泛泛之交,更何况彼此都有彼此的案子,谁又会去关心这场没有丝毫油水可得的法律援助?
  猛地,我想起了一个人,最开始接触李正的就是她!
  张梓琪。
  可她一个实习生又怎么会拿出这么多钱?更何况,就算她有这些钱,帮助李正的时候她完全也可以用自己的名义,因为她也是律所中的一员。
  再者她根本就不用以我女朋友的身份,不是吗?
  一个个问号划在我脑海,我决定一会儿回到律所的时候找张梓琪去问问,这个线索不能放弃,找不出是谁,总会感到不踏实
  将所剩不多的烟蒂丢在地上踩灭,然后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看了眼时间,也已经五点,估计孟阳跟李正也快要结束了,刚准备回咖啡厅的时候,李正走了出来。
  面色不悲不喜,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说完了?”
  孟阳点点头,“走吧。”
  我们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坐在后排的孟阳就一直皱着眉头眯着眼,心事重重的。
  “跟我说句实话,你就这么不看好这场官司吗?”
  扭过头,问道。

  “不是看好不看好的问题,说句难听点儿的,只要法官不是李正都能赢得官司,可是,孙林海那种人你也见过,你认为他会老老实实地遵守法律?”
  “他的确不会,不然在当初宣判之后,他也不能一直坚持这么久不理赔,道歉。”
  “所以啊,这他妈肯定是一场持久战。”
  “不会了。”我淡淡说道。
  “怎么?你有后手?陈默,我可告诉你啊,那种老赖不好惹,做好自己本职的工作就可以了,没必要陷进去太深。”孟阳一脸关切的叮嘱道。
  他变了,四年前,他的血也是热的,棱角也是分明的。
  笑了笑,没有接茬,看着窗外的车流,拥挤在由汽车尾气构造出的海洋里。
  “我为你好。”
  “我当然知道。”
  “陈默,我就特不明白一件事儿。”
  “你这人吧,善良,仗义,也他妈的圆滑,一年前那件案子,就是离婚的那个,那时候你拿起钱来毫不手软,而且在法庭辩论的时候,你丫又将那个女人往死里逼,可现在呢?”
  被孟阳说的一怔,没来由的想到了张瑶,那个被丈夫污蔑背叛了婚姻的女人。

  牵强的扯了扯嘴角:“有些事儿能做,有些事儿不能做,这是底线。”
  “呵呵你这话糊弄糊弄李正还成,你可瞒不了我,总觉着在那之后你变了,最初的时候还不知道因为什么,现在,我大概懂了。”
  他永远不会知道是因为佟雪,至少,现在不知道。
  “你丫怕良心的谴责啊,鬼知道你那被狗叼走的良心什么时候回来的!”

  “傻-逼”
  竖起中指,不再理会他的揶揄。
  当我们赶回律所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整栋大楼都被点亮,这种光亮丝毫不逊色于白天太阳照在玻璃上的亮度,它们可以让我们忘记白天和黑夜,可以让我们安心地像只陀螺一样转。
  我们刚走进大厅,就发现几个壮汉无所事事的在这里游荡。
  瞥了一眼,扭头对孟阳说道:“不知道哪家公司的人又欠高利贷了。”
  “是啊,都被人追上门了。”孟阳附和道。
  “你说,他们这些人怎么就不进去呢?”
  “不夸张的讲,他们比我们律师更了解法律,知道怎么下手不犯法,知道怎么打是轻伤害,更知道潜藏在人骨子里的懦弱怎么被逼出来。”
  “他妈的,混混都是个技术活儿。”

  “存在即是合理。”
  摇摇头,跟着孟阳走到电梯前,准备上楼打卡下班。
  “朋友,请问你是陈默陈律师吗?”
  就在我刚准备进电梯的时候,我被人拍了下肩膀,拦了下来。
  转头,发现是那四个壮汉中的一员,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平头,满脸横肉,看起来就很凶。
  我绝对不认识他,更没有借过高利贷!

  “我是啊,请问,您是有什么需要咨询的么?我们律所就在楼上,不如跟我上去,坐下来聊。”
  壮汉笑了笑,说道:“我还真有点事儿咨询,不过,我就不上去了。”
  笑里藏刀,我想到了这个词汇。
  孟阳也发现异常,从电梯里走出来,问道:“默儿,怎么了?”
  “没事,这哥们找我咨询问题。”
  “哦,那我就上去了?”
  孟阳用眼神示意了我下,他的意思我懂,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说道:“你上去吧,下班的时候等我一会儿啊。”
  当电梯门合上的时候,跟在我旁边的壮汉推了我下,说道:“陈律师,走吧,哥几个都在那儿等着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