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45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非是送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摩藏达格很清楚中原人的套路,“这些我们项羌也有,我现在最想要的是土地,澜河以北的大片土地。”
  “我知道哥哥你志在中原,可是项羌这边还不安定,不如缓几年再……”
  “几百年了,项羌安定过吗?”摩藏大汗王打断妹妹的话,不屑的说道,“你真是妇人之见,现在我们掌握着青云,叶勒家族和卫慕家族,也暂时不会挑衅。这正是我们出兵中原的大好时机。议和,想都不要想。”
  “好吧,那我让中原的人回去。”摩藏可敦退让了一步。然而事后她并没有直接赶使臣走,只是下令禁止使团进入丹阳城内。使团肩负圣上交代的重任,哪敢真就这么离开了。只好在丹阳城外搭了个帐篷,驻扎在草原上了。

  与此同时,拓跋冽和伴当们也在暗中抵抗着黑岩部。阿勒木等了几天,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瞅准机会,避开监视的人,一个人出城,来到了石山。按照可汗说的路线,找到了秦络待的那个破旧偏僻的跑马场。
  阿勒木悄悄潜入,在跑马场巡视了一圈,好不容易才在马厩里找到了秦络。他急忙上前摇醒秦络,“醒醒,秦络。”
  “谁?”秦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黑暗中,看不清来人的脸。
  “是我,阿勒木。”
  “阿勒木,你怎么来了?”秦络想起来了,那是拓跋冽身边的伴当,赛马场上骑术还不错的那个。
  “可汗让我来的,他以后不方便出来见你了。”

  “你要替可汗传话?”秦络皱眉道,“可我有些事,得当面和可汗说。”
  “摩藏可敦虽然现在放可汗出金宫了,但她还是派人暗中监视。”阿勒木为难道,“为了安全起见,可汗他说,以后减少见面,由我来传话即可。”
  “可汗不方便来,但我可以混进金宫啊。”秦络提议道,“你对可汗说,只要能进金宫,我不在乎用什么身份,什么方式进去。”
  阿勒木愣了愣,不明白为何秦络非要见到可汗。可秦络清楚,现在大楚面临着生死存亡之际,此次议和成败,关系到今后数年。他必须亲自面见拓跋冽,劝他同意议和才行。

  “我知道了,我会原话向可汗转达的。”阿勒木点点头,“你等我消息。”
  “多谢了。”秦络拱了拱手,看着阿勒木施展轻功,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他说要亲自见我?”拓跋冽听完了阿勒木的转述后,也愣了一下,“可是……我现在还自身难保。要是我想召个幕僚之类的人,母亲肯定不同意吧。”
  “他说无论什么身份,什么方式,只要能进金宫就行了。”阿勒木提议道,“不如就以奴隶身份进去,金宫中,奴隶多多益善。”
  拓跋冽一直想让秦络体面的站在自己身边,他想起秦络曾经问过他,以什么身份来他身边,是幕僚还是奴隶?拓跋冽当时答应的是幕僚,可惜现在事情有变,幕僚肯定是不行的了。

  “行,我要个奴隶的权力还是有的。只是……”拓跋冽迟疑道,“秦络当时金宫一辩,引起好多人瞩目。后来父汗虽然没说秦络犯了什么罪,但也有人知道他被打入大牢了。现在这样冒然出现在金宫,真的好吗?”
  “一个奴隶,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吧。”阿勒木挠挠头,想了想道,“让他平时低调点,没事少出门,走路低着头,谁会闲着没事,去注意一个奴隶的长相啊。”
  “希望如此吧。”拓跋冽说道,“明天你让人领一群奴隶进金宫伺候,让秦络混他们中间就行了。”
  “是。”阿勒木领命道。
  被拒之门外的大楚使团,此刻也是怨声载道。他们不敢明着公然骂项羌,只好转移矛头,对自己人撒火。
  “噗——”使团的主使赵大人喝了一口马奶茶,直接吐了出来,“这都是什么玩意,难喝死了。”

  “在项羌,他们只有这个。”负责泡茶的一名姓陆的官员说道。
  赵主使重重的放下碗,“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我宁可喝凉水。让你带龙井你不带,还有伙食,他们的馕饼硬邦邦的,难以下咽。”
  姓陆的官员被训斥的满脸通红,可惜他敢怒不敢言,这位赵主使是皇族的人,傲慢自大,无人敢惹。
  赵主使最后一口饭都没有吃,让陆大人原封不动的端了下去。同行的官员见状,拍了拍小陆的肩膀,安慰道:“子瑜啊,赵主使就是这个脾气,忍忍就过去了。”
  陆子瑜笑着摇摇头:“我没事。”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张老大人出使青云的时候,张大人都六十多了,还不是照样啃着馕饼,喝着马奶茶,克服了种种困难。
  只可惜国破时,张老大人也跟着殉国了。以前和他一起在使团里充当翻译的秦络,有人说他被俘虏,去了草原;也有人说他逃出皇宫外,躲过了一劫。陆子瑜曾多方寻找过秦络,然而却是音讯全无,不知所踪。
  使团的旧人,走的走,散的散,如今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果真是时移世易,物是人非……
  第二天,阿勒木光明正大的来到了跑马场,向桑丹老头要秦络。桑丹老头吓得连连摆手,“不是故意不给您这个奴隶,只是他是可汗亲自吩咐,重点看管的罪奴。你现在带走他,将来我咋向可汗交代?”
  “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阿勒木是谁。”阿勒木傲然道,“就是可汗,让我来带走秦络的。”
  桑丹老头到底在青云生活一辈子了,自然知道阿勒木是可汗的伴当。他半信半疑的看着阿勒木,终于点头道:“这……那好吧,您带走他吧。”

  阿勒木对桑丹老头催促道:“快去把秦络带来,我在这里等着。”
  阿勒木和桑丹老头的争执,秦络早已在马厩内听到了。此刻桑丹老头过来,对秦络道:“可汗要人了,你……小心点啊。”
  “谢谢大叔您这段时间的照顾。”秦络被罚期间,没有被折腾死,全仗着桑丹老头明里暗里的庇护呢。
  “谢啥呢,我们都是可怜人,能帮则帮。以后啊,你要自己保重了。”桑丹老头和秦络相处得久了,早已生出了一点感情,他恋恋不舍的送秦络出门,眼见秦络被阿勒木带上马背,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望着……
  秦络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石山的跑马场,而后策马飞驰,毅然决然的奔赴属于自己的战场……

  之后的事情,就更加简单了。拓跋冽甚至不用和母亲通报,直接将十几个奴隶带入金宫。草原上,奴隶没有人权,可买卖、可肆意鞭打杀害,没有人会在意金宫,多了还是少了几个奴隶的。
  秦络低着头,排在一群奴隶中间,跟着大家一起进入可汗的寝殿。奴隶们见到拓跋冽后,连忙跪伏在地,瑟瑟发抖。他们生怕可汗向那些残暴的贵族们一样,以虐待奴隶,甚至杀人为乐。
  拓跋冽的视线一一扫过跪在床前的一排奴隶,而后他很快就认出了秦络的背影。和其他奴隶不通,秦络虽然跪着,却有着从容不迫的气质,他将头靠在地面上,没有发抖,也没有左顾右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