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44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仆兰诺是我母亲手下的间者。”拓跋冽缓缓解释道,“她先嫁给大哥,迷惑他后,再去跑马场吸引父汗的注意。父汗娶了仆兰诺后,大哥被激怒,导致了父子相残的惨事。”
  拓跋凌从震惊中慢慢回过神来,他皱着眉头仔细分析道:“你说的虽然能讲得通,但也不能说明是摩藏可敦捣的鬼吧。”
  “你想想,母亲最讨厌父亲纳妾,现在居然容忍了仆兰诺,而且还把她嫁给了我。这不反常吗?”拓跋冽说道,“而且,政变那日,黑岩的军队居然那么及时的赶过来了,这不可疑吗?”
  “黑岩军队为何会出现,这一点我的确没想通。”拓跋凌现在有点相信他三弟的分析了,可是……拓拔冽这么大大咧咧的人,什么时候学会这些勾心斗角了?
  故而拓跋凌问道:“三弟,你不可能推论出这些的,刚刚那些话,是谁告诉你的?”
  “秦络。”拓跋冽知道自己瞒不过他二哥,只好实话实话了。
  “居然是他?”拓跋凌怒道,“秦络是叛徒,你怎么还能相信他?”
  “可是现在我身边没有人了。”拓跋冽说道,“母亲不仅软禁了我,还监视了我的伴当。我只有去找秦络,问他良策。”
  拓跋凌惊讶道:“你不是被软禁了吗?你是怎么出去见他的,难道你是从……”
  “是,父亲的口诀,想必二哥也知道吧。”拓跋冽问道。
  “父亲给我说过,不过那是逃命用的,你现在就打开了密道?”
  “是啊。”拓跋冽点头,“要不是有密道,我恐怕早就要和母亲大闹一场了。”

  “现在敌强我弱,还不是闹翻的时候。”拓跋凌想了想,突然明白了,“怪不得你会乖乖娶了仆兰诺,我当时就觉得,这不符合你的性子。看来,是秦络给你出的主意吧。”
  “秦络说,现在得示弱,让摩藏达格放松警惕,尽快离开。否则我们没有半点机会。”
  拓跋凌点点头,秦络的建议也是他心中所想的。看来秦络这回也学乖了,不再给三弟使绊子了。
  “秦络还说,要我去联络忽图鲁将军,至少得掌握青云铁卫。”拓跋冽请求道,“只是我被母亲和仆兰诺监视着,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让伴当去,他们又说不清。我想让二哥替我走一趟。”

  “忽图鲁将军为人忠厚,可以信赖。”拓跋凌点头道,“好,我替你去说。”
  “多谢二哥。只是二哥你也要小心。现在母亲不软禁你们了,但肯定还会派人监视。”
  “放心,只要他们监视的不严,我瞅准机会就能溜出去。”拓跋凌看看弟弟,叮嘱道,“现在你才是最危险的,仆兰诺和你成亲,必会形影不离。你想摆脱监视太难了。”
  “是啊,我也只能以出来打猎的名义见见伴当们。这次见二哥,还是母亲好不容易才同意的。恐怕以后见二哥的机会就更很少了。”
  “以后有什么事,让伴当们传话吧。”拓跋凌说道,“至于秦络那边……他是唯一一个不被摩藏可敦监控的人,我们得保护好这条线。”
  拓跋冽点头,“以后我让伴当去联系秦络,二哥放心,我会尽量减少与他见面的。”
  “还有密道。”拓跋凌叮嘱道,“那是我们拓跋家族的秘密,以后得少用。别让摩藏可敦发现了。”

  “明白,我现在能自由出入金宫,以后不会用了。”拓跋冽保证道。
  从拓跋凌营帐中出来后,拓跋冽直接回金宫,没有再去找伴当们玩。他知道最近自己频频出去,已经引起母亲和仆兰诺的注意了。
  这不,拓跋冽刚回寝殿,仆兰诺就凑了过来,嘘寒问暖道:“可汗是去见二哥了?”
  “嗯。”拓跋冽语气冷淡的应了一声。

  “二哥还好吗?”仆兰诺伸手为拓跋冽脱下披风,“还有卫慕侧妃,自从她搬出金宫,我就再也没见过了,她的身体可好?”
  “不太好。”拓跋冽知道仆兰诺是想探听消息,故意说道,“母亲监禁了二哥和卫慕侧妃,二哥都生我气了。”
  “这事我并不知晓。”仆兰诺笑着安抚道,“可汗也不要生母亲的气,她那么做,恐怕是有苦衷的。”
  “我知道。”拓跋冽随意应了一声,又问道,“还有一事,叶勒大汗王的独子,怎么留在金宫了?”
  仆兰诺解释道:“那是母亲的主意,叶勒大汗王野心勃勃,恐怕会对青云不利。母亲让他留下质子,以示效忠。”
  叶勒大汗王哪里有黑岩部的野心大?拓跋冽心里嘀咕着,可是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我看那个孩子,小小年纪就离开家乡,十分可怜。以后就让他跟着我吧。”

  “好的。”仆兰诺心里清楚,摩藏可敦是不可能动叶勒康尔的,那毕竟是叶勒家的独子,要是那孩子有个什么意外闪失,那叶勒大汗王可能真的会造反了。
  而叶勒家此时,也为了叶勒康尔当质子的事情,操碎了心。
  卫兀氏本来带着叶勒倾去迎接叶勒大汗王,结果在队伍中,只看见了二女儿,没看见小儿子。她一问之下才得知,叶勒康尔被留着青云做人质了。
  卫兀氏一听到儿子的事,顿时泪流不止,“他还那么小,你怎么能忍心将他留在豺狼环伺的地方?”
  “我也没办法,摩藏可敦咄咄逼人,用可汗的名义来压我。要是我不同意,恐怕整个赤水都会陷入战争中,我也只能牺牲儿子了。”

  “那为什么要留下儿子,要是留下叶勒依……”
  “胡说什么!”叶勒大汗王打断妻子的话,幸好房间里只有他们夫妻二人,否则要是被叶勒依听到,肯定会多想的。
  “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不想厚此薄彼。”卫兀氏含泪道,“可是你只有一个儿子,巫医早说过,我的身体不好,再也无法受孕了。将来要是康尔有个什么闪失,谁来继承大汗王的王位?”
  叶勒大汗王安抚妻子,“放心,康尔在青云不会有事的。可汗会帮我照顾他的。”

  “可汗真的能帮我们?”卫兀氏的眼中燃起了一点点希望。
  叶勒大汗王安慰妻子,“我让儿子有事找可汗帮助,你放心,可汗是个好人。”
  卫兀氏渐渐放宽了心,可汗到底是可汗,即使是个孩子,在青云也应该是说一不二的吧。可惜她并不了解青云的局势,拓跋冽也只能尽力保护叶勒康尔不受其他贵族子弟的欺负,至于暗算什么的,真的是听天由命了。
  叶勒依在门外偷听到了父母的谈话,沉默良久,而后转身离去……
  泰兴元年,八月。南楚派使臣入草原,向项羌求和。
  金宫中,关于是否接见南楚使臣的事情,摩藏可敦和其大哥摩藏达格,也正在讨论中。
  “南楚的使者已经到丹阳城外了,大哥,你见是不见?”摩藏可敦问道。
  “不见!”摩藏达格霸气的一挥手,“议和?谁要和他们议和,让他们走人。”
  “大哥你还没听他们的条件,就拒绝他们,这样不太好吧。”摩藏可敦劝道,“不如先听听他们说什么,我们再做决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