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0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我笑了笑,没再继续讨论,而是抬头继续往擂台上看去。
  此时第二组也已经结束。跟刚才第一组基本没有差别,都是上台便抱拳认输,没有多做无谓挣扎。七十二福地的底层力量和三十六小洞天的上层力量相比,差距何止千里,根本不是十年一届的罗天大比上能弥补的。
  一直到第三组之中。福地家族中才终于出现了阳神天师,也终于出现了比斗。七十二福地之内,排行第四十七名的虎溪福地,相传曾是晋时陶渊明隐居之所,位于江西彭泽县。与之对战的另一方,则是三十六小洞天之内,排行第二十六的大酉洞天。
  大酉洞天,又称大酉华妙天,位于湖南辰溪县,历史上有“诸葛亮屯兵”等诸多典故。说起大酉洞天,就不得不提到祝由术和辰州砂。
  祝由术便是巫术,但不光包括玄学界一些玄术,也包括中医一些东西。古中医内共列十三科,最后一科便名曰祝由。
  古时祝由术流传极广,今日却只盛行在辰州。也就是今日湘西沅陵一代。祝由之名,听起来似乎生僻,但实际上,却很有名。祝由术内的符箓之法,称为辰州符,鼎鼎大名的湘西赶尸人,驱赶尸体行走之时,用的正是这辰州符。
  而辰州另一特产辰州砂,乃是传说中品质最好的朱砂。制作符箓之时,越是高阶的符箓,越需要精细材料。普通朱砂,能制作出来赤符便是极限,这辰州砂,却可以用来制作紫符、银符等。这些年来,我制作符箓之时,没少购买辰州砂。但每次买来的朱砂质量只能说是良莠不齐,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辰州砂,就只有天知道了。

  因为只有两家交战,所以,此时全场的目光都瞩目在他们身上。王灿则是一边看,一边跟我介绍起交战双方的底细。
  近些年来,因为祝由术的衰败,连带着,以祝由术为根基的大酉洞天,实力也不断衰退。因为根基不如王屋洞天这样身后,所以衰败之势极为迅速,早些年甚至还能排进三十六小洞天前列,这些年位次越来越低,这一届罗天大比,跟王屋洞天情况类似。大酉洞天内的尹家家主同样在数年前陨落,所以,大比之前,所有人就盯上了他们的位置。
  说来他们运气也是太差,第一轮遇到的这个虎溪福地。虽然名气不显,但却实力不俗。晋时陶渊明隐居之时做《桃花源记》,相传便是说这虎溪尹家。其先祖自秦时避祸,修古道法,千百年来不与外界勾通,极为神秘,但这次机会难得,他们也终于忍不住出手。
  三场交手比斗同时开始,但跟我一样,几乎所有人目光都放到了阳神天师的比斗上。
  祝由术与道法颇有不同,除了符箓等外物之外,动用巫法之时,祝由巫师一般使用巫舞、巫唱、巫行、巫祭、巫算等手段。其中巫舞、巫唱之法,跟农村乡下跳大神的巫婆神汉颇为相似,两者有传承关系。而巫行、巫祭、巫算等法。比较深奥,非祝由科真传不可闻之。
  尹家阳神天师乃一老者,花白的头发上,用五色布条缠绑成丝丝缕缕的奇怪模样,身上也带着各种怪异饰品。加之他皮肤黝黑,看起来不像华夏人,倒像是非洲的部落酋长。

  此时他动用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法诀,口中大声吟唱着含糊不清的句子,手里几根算筹模样的竹片凌空抛出,却不落下,而是蜿蜒着朝虎溪福地的阳神天师笼罩而去。
  虎溪福地的阳神天师看起来年轻的多,一身青色布衣,看起来更像是古时耕读传家的布衣书生。他此时面色凝重,盯着对方丢过来的竹片,手中捏诀,口中呼号古音,身体四周旋即便有气流生起,翻卷着竹片,想将其逼退。但那算筹却好似根本无法阻挡一般,连下落的速度都没有丝毫减退,片刻之后,便落到那书生天师的身旁,围着他,摆出一个玄妙图案。
  我们在外面看,并未觉得有异,但那书生却盯着那些竹片,脸色阴晴不定,显然对辰州天师的手段惊骇到了极点。
  布下竹片之后,辰州天师口中吟唱之音更大,这次声音不再含糊,而是咬字清晰了许多。
  “奉请东方铁一郎,铜兵铁甲降坛场,骑铁马、打铁旗。推铁山、涌铁海,万丈铁索决伦常,铁山铁海锁冥房。”
  “奉请南方铁二郎,铜兵铁甲降坛场,骑铁马、打铁旗,推铁山、涌铁海,万丈铁索决伦常,铁山铁海锁冥房。”
  “奉请西方铁三郎,铜兵铁甲降坛场,骑铁马、打铁旗,推铁山、涌铁海,万丈铁索决伦常,铁山铁海锁冥房。”
  “奉请北方铁四郎,铜兵铁甲降坛场,骑铁马、打铁旗,推铁山、涌铁海,万丈铁索决伦常,铁山铁海锁冥房。”
  “奉请中央铁五郎,铜兵铁甲降坛场,骑铁马、打铁旗。推铁山、涌铁海,万丈铁索决伦常,铁山铁海锁冥房。”
  “金符化作铁板,辰砂化为铁索,三天法主最无穷,铁锁金符奉法封!”
  随着他的吟唱,那落地的竹片上,一股莫名威压氤氲而生,虽还不知其用途,但想来威力绝非小可。

  我眉头微皱。依稀从他这吟唱和威压中体悟到,这段口诀,多半是请神之法,类似于当初老会长给我的那张天将符“雷霆都诸将马元帅符”。当初老会长一口气送了我两张银符,杀陆振阳时用去一张。这张银符一直留在手里,迄今我尚还未用出。因为其威力对我来说已不算太大,所以,上次在深圳时,我将其留在了风水玄学店内,此时也未带在身上。
  这张“天将符”,实际上是道家请茅符,用途便是请神。
  辰州天师此时动用之法功效显然也是请神,只是不知这所谓的“铁一郎”到“铁七郎”,究竟是什么角色。
  简单推测一番。能让阳神天师耗费如此大精力请的神灵,起码不会比天将符里的三十六天将差。
  虎溪福地那年轻天师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沉默片刻之后,在那辰州天师还未念完法诀时,便狠狠一咬牙。闭目御气,直接祭出了阳神!
  那阳神自他头顶百会跳出之后,手里诡异的拿着一枝桃花……当初在殷商王陵内,我曾见过天师斗法,当时龙虎山三个阳神天师,曾共同祭出阳神,每个阳神手里都有一把道剑,南宫曾告诉我说,那道剑是阳神法器,威力极为不俗。
  能被阳神拿到手里,这枝桃花自然也是阳神法器,但无论怎么看,总觉得这法器有些不伦不类。
  虽然模样怪异,但威力却不会受影响,那阳神出现之后,未做丝毫犹豫,挥舞这一枝桃花,朝着辰州天师便是一甩。
  顷刻间,那小小的桃枝上,有无数桃花散落出来,以极快的速度飘飞过去,竟是同样不受阻挡,直接把辰州天师的身影全部吞没。
  擂台之上,事关洞天福地接下来十年气运,谁也不敢怠慢,一动手便是杀招。
  辰州天师的招数我看不太明白,但这年轻天师很明显已经拼命了,从那一枝桃花中飘落的片片花瓣,全都是道炁真元凝聚,其内甚至还包含了他的精血!
  日期:2017-10-10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