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5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芬低声说道:“这一箭射的又准又狠,估计那男的够呛了。”
  “过去看看。”李牧野发动摩托车,跟了上去。
  “快救人咧!”姿色尚存,有着明显乡土气息的亮子媳妇看到了李牧野三人,赶忙大声呼喊道:“这有人脖子受伤了。”待看清楚后面跟上来的徐继伟时却不禁愣住了。
  小芬从摩托车后座下来,走到皮卡车近前看了一眼,皱眉道:“这人已经死了,还救什么救?”
  “哎呀,我的妈呀,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女人显然是知道凶手的身份,一下子萎靡在地上,拍腿捶胸大哭起来。
  徐继伟走过来说道:“弟妹,还认识我吗?”

  女人早就认出了徐继伟,这会儿却装腔作势的多看几眼,才道:“你不是亮子在部队上的领导吗?俺们结婚那年你来过。”
  “你们家大儿子出生时,我们在外面执行任务,后来你们小女儿落地的时候我们赶上了,那天亮子还喝了很多酒。”徐继伟走下摩托车,走到皮卡车旁边,面无表情往里看了一眼,问道:“弟妹,这男的是怎么回事?”
  “徐大哥,你就别问了,人都已经死了,快帮我想想办法怎么解决吧。”女人一下子坐起来,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瞪着眼睛盯住了徐继伟,道:“你是部队上的领导,又是亮子的大哥,不能看着俺娃娃出事呀。”
  “刚才在土岗子上射箭的人是你儿子?”
  “可不就是这活祖宗嘛!”女人慌乱的四下里张望,大声叫道:“天杀的小畜生,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要是不想你儿子有事就别喊了。”李牧野往车里瞧了一眼,那一箭穿透了男人的脖子,生生嵌入颈椎,力道和准度都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尤其是相对于那么大一个孩子而言。
  女人一下子不吭气了,慌张的看着李牧野,问道:“你是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牧野道:“你甭管我是谁,你儿子闯了大祸,但是别害怕,我能救他,首先你得带我们找到那孩子。”
  女人六神无主,先看了一眼车里的男人,又看看徐继伟,后者冲她点点头,说道:“弟妹你别害怕,这是我们老板,他说能帮到大侄子就一定能帮,这件事你别管了,交给我们处理。”
  女人左顾右盼,神色慌乱,全身都在颤抖,嘴里不住的叨咕着,这个小天杀的,可要了亲娘的命咧。完全失去了方寸,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从她的眼神中透出挣扎的意思。显然是害怕承担隐瞒不报的责任,但又舍不得儿子。

  小芬道:“张家嫂子,你还想什么呢?这可是你儿子啊,这男的跟你再好,难道还能比儿子还重要?”
  女人听到这话算是回过神来了,目光呆滞,深以为然的点头自语道:“对,妹子你说的对,俺不能让他们带走娃,这事情都是我不对,跟俺娃没关系。”
  徐继伟道:“弟妹,没用的就别说了,你赶快带我老板找孩子要紧。”
  李牧野吩咐道:“老徐,这车和人都交给你了,做的干净些。”转而又对女人说道:“你要是不想你儿子有麻烦,就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冷笑又道:“要是你觉着对不起死的这哥们儿,非要把这件事捅出去,那也没关系……”
  “我不会,我不会乱说话的。”张金亮媳妇彻底没了主见,连连摆手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全交给你们了,你们不是亮子的战友领导吗?亮子走了,冲着你们的兄弟情义,你们不能不管俺娃。”
  还知道惦记着自己的孩子,就说明这娘们儿还没坏透了。
  李牧野冲她点点头,道:“放心交给我吧,走,先去你家看看亮子父母,顺便再看看你儿子。”

  女人有点恋恋不舍的瞧了皮卡车里的男人,嘴里叨咕着:“老蒋啊,实在是对不住你了,你在下边可别怪俺呀。”
  小芬提醒道:“咱们在这里有一会儿了,总站在这里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徐继伟上了皮卡车,直接把这老刘的尸体推到里边,发动车子,一调头开走了。对他来说,制造一场意外并非难事。而对李牧野来说,不让本地公丨安丨机关对这件案子穷追猛打同样也非难事。
  女人看着老徐把皮卡车开走,惊魂稍定,转而对李牧野说道:“不是要看俺娃吗?跟俺来吧……”
  这世上,但凡有特殊本领的人,必然有特殊经历。有了特殊经历,就难免有点特别的脾气性格。
  张金亮的儿子叫张凤来,生而无泪,不哭不叫。五岁以前一直以为是个天生的哑巴,听声音却有反应,甚至耳目灵敏还快过了别的孩子。在他五岁那年张金亮媳妇带他去部队探亲,第一次看见张金亮的枪就说话了,要玩儿。从此才知道不是哑巴。问他为什么不说话,回答说,没什么好说的。
  这孩子逐渐长大,性情越发古怪,寡言少语,学业中上,天生的力气便大过了一般的孩子,懂事起便自主的锻炼强身,七八岁的时候,庄户院里的活计已可以信手拈来,十岁以后别看仍是孩子身材,干起活来却可以媲美成年大人。
  除了寡言勤快之外,还尤其喜欢射猎。七八岁的时候,不见人教,自己就琢磨着做了一把弓,不上学的时候便整日里背在身上,游走于山谷之中。打到什么野物便吸血吃心,剩下的部分带回家交给家人扒皮换钱吃肉解馋。
  那把弓用了两年,嫌力道不够不称手,便又用拖拉机底下的弹簧钢和一些兽筋皮角凑在一起鼓捣了一把新的,弓弦用的是油丝钢绳,弓背正中间刻了一个繁体的恶字,提在手上分量十足,村中青壮有好奇的借来试试,根本没人能挽开。
  李牧野跟张金亮媳妇来到他们家的时候,这男孩儿没在家。小芬有些担心说,会不会因为自觉闯了祸独自逃了。张金亮媳妇就说不可能,家里两个老的和一个小的在家,他跑多远都得回。
  这女人虽然不守妇道,却是个过日子的好手,家里家外收拾的干净整齐,张金亮的父母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关于那孩子的事情,则都是亮子爹口述的。这老头不到七十岁,寻常庄户人家无异,一把凳子一壶茶,只要有人陪着说话,能从大天黑说到大天亮去。
  亮子妈年过七十,面相和蔼,不过有点老年痴呆,说起话来颠三倒四。家里还一个三岁的小丫头,奶声奶气,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就李牧野和小芬进门坐了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已经因为淘出格儿被收拾了两次。一次骑着条狗满院子乱转,另一次鼓捣炉火差点把柴火堆点了。
  看到这些,李牧野忽然有些理解亮子媳妇了。张金亮是军人,而且是有特殊身份和使命需要常年在外的军人。一个女人十数年如一日的扛起这么重的担子,身体不累心也累了。这女人才三十出头的年纪,其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日期:2018-03-1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