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5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你才恢复了这所特务城?”李牧野道:“不担心触碰到人家心里的底限吗?前克格勃可没给人留下好印象。”
  “皇权同盟那些人自称是民间组织,我的轮胎帮也是民间组织。”她停顿了一下,笑了笑,又补充道:“嗯,是我们的轮胎帮,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建立起这个庞大组织。”
  “你应该清楚,现在的轮胎帮跟那些欧洲那些真正的百年老店比起来还差的远。”李牧野有点担忧的看着她,道:“你虽然是俄罗斯的女儿,却也还是我女儿的母亲,我有理由担心你现在和未来的处境。”
  “我们斗志昂扬,有明确的未来和目标,也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狄安娜道:“反倒是你现在的处境让我很不放心,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把简伟的尸体丢给新闻媒体了,接下来那个太平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虽然不了解内情,却也看出来陈炳辉挺为难的。”
  李牧野道:“我难道还能指着他们跟我和平相处吗?”
  狄安娜道:“小芬替你去送陈炳辉,同时给貂熊佣兵的成员们安排入境通道,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是时候向外界展示我们的决心了。”李牧野目光炯炯:“退让只会换来得寸进尺,只有还击打到他疼才能让对头适可而止。”

  “可你不是刚答应了陈炳辉会保持克制吗?”狄安娜颇为意外的问道。
  李牧野语态平静道:“相对于我原来的报复计划,这已经是最大的克制。”
  狄安娜吃惊的看着他:“这可不像是我心中原来那个你了。”
  “人是会变的,少年时珍视无比的东西会远离我们的生活,慢慢变成回忆的一部分被珍藏。”李牧野有那么一刻,眼神有些飘忽,随即目光逐渐聚拢回到眼前人身上,续道:“我现在更喜欢记住恩义爱情,不喜欢把仇恨时刻装在心里,所以,有仇我就直接报了。”

  “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的。”狄安娜杀气腾腾道:“这里是莫斯科,不是太平会撒野的地方。”
  “报仇的第一步未必需要咱们亲自出手。”李牧野回身在她脸颊上轻抚过,道:“太平会的主要对手是不夜城的霍族人,张俊鹏兄弟跟霍泽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而霍泽跟皇权同盟有勾结,正在跟利维拉尼策划某个针对你们的行动,咱们可以帮帮他们其中的一方通通消息……”
  人生常别离,暂别,小别,长别,诀别,唯死别最让人绝望。
  张金亮的骨灰送回故乡的当天李牧野悄然回到国内。
  老班长徐继伟领着李牧野和小芬,仨人沿着蜿蜒盘曲的山路走进渭南山区里一座小镇。

  人武部门前搭了个简易灵棚,还没走到近前就听到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娃他爸,你咋就这么狠心的走咧喂!”边哭边叫着:“丢下我们小的小,老的老,今后的日子可怎么活呀!”
  一个人武部的干部劝道:“亮子媳妇,你要看开些,你男人是军人嘛,因公殉职,他是英雄呀,国家没有让他白白牺牲,这不是给了抚恤嘛,你呀,把这钱拿起,回去以后带着娃好好过日子。”
  “还过个屁日子呀,一个大活人生生没了,就给了三十万,给两个老的养老送终都不够,两个娃,大的要上学,小的要吃奶粉,这大的读书要多少钱不说,将来要娶女子成家,这小女娃将来也得上学读书……”
  李牧野看一眼徐继伟,悄声问道:“不是给了一百万吗?”
  徐继伟脸色更难看,道:“您给的是一百万,但这钱从总参出来需要逐级下发,经过各级武装部落实到下面,到了亮子媳妇这里能有这个数就不错了。”
  “吗的。”李牧野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小芬插言道:“这也不对呀,张哥在貂熊佣兵内部是有工资拿的,一个月都不止十万,他不是那种挥霍的人。”又问道:“大叔曾说,你们几个加入貂熊佣兵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干的都是脑袋别裤带上的活儿,所以待遇不能给低了,工资之外还有奖金,张哥两次给大叔打掩护,一次一百万奖金都到哪去了?”
  “是的。”徐继伟道:“按说亮子媳妇的日子应该过得不难。”
  “无所谓了。”李牧野道:“咱们就是来看看他的身后事,官方渠道的那笔抚恤金是阿辉哥要求的,我本来是打算给多一些的,一会儿你直接交给他媳妇就行了。”
  “我看不中。”徐继伟道:“这事情不能这么办,我瞅着亮子媳妇不是那路道。”
  李牧野不说话了,仨人站在外围不起眼的地方默默关注着。
  女人带着娘家亲族大闹人武部,折腾了一整天,直到那位人武部的干部提出来以镇武装部的名义再给增加五万抚恤,她才鸣金收兵带人拆了灵棚。唏哩呼噜装到一辆皮卡车上,年长的上车,剩下的步行,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镇子。
  李牧野一行三人先步行跟了一段儿,而后在镇上买了两辆摩托车,一路跟随到了张金亮家所在的村子。沿途经过几个村子,前面的队伍不断有人跟亮子媳妇道别,李牧野注意到每个人都领了一百块钱走的。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年轻男人始终陪伴女人左右,虽然没有什么亲昵的举止动作,却在眼神交流和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里看出,二人关系不一般。
  张金亮参军十几年,常年在外,看样子这娘们儿在家也是没闲着。李牧野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既是为亮子感到不值,又是感慨世间的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大丈夫立身于世,纵然英雄了得,却难免妻不贤子不肖,这家务事是最难办的。

  天近黄昏,村中炊烟袅袅。
  村口,男人驾驶的皮卡停下来,队伍只剩下俩人了,俩人在车里磨蹭了一会儿,下车的时候亮子媳妇整理了一下衣服。这个细节惹火了徐继伟。亮子尸骨未寒,这贼女子就忙不迭的偷人,作为张金亮的老班长和生死之交的战友,他没办法不感到愤怒。眼看着女人下车离开,那男人驾车正在调头,徐继伟气不打一处来,发动摩托车打算追上去替亮子出口恶气。
  “徐大哥等一下。”小芬忽然阻止道。
  徐继伟迟疑了一下,道:“放心,我不至于搞出人命来。”

  小芬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那边土岗子上边是不是有个男孩儿,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李牧野也注意到了,那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儿,正隐藏在土岗子上面,手里拿的却是一柄黑色的长弓,此刻正弯弓搭箭瞄准了皮卡车。小芬的话音刚落,那孩子便已经射出了一箭!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什么心理准备。
  徐继伟大吃了一惊,只见运动中的皮卡车正在调头,电光石火的瞬间,那一箭顺着刚才跟女人道别还没关上的车窗射了进去。这一箭迅猛如电,皮卡车应声而止,突然一下子不动了。
  土岗子上的男孩儿迅速收起弓箭,像一头灵动的小野兽缩身退走。
  女人听到身后动静不对,转回身来到皮卡车近前,只看了一眼便嚎啕大哭起来。
  “距离至少八十米,一箭命中快速运动的目标,这箭法够厉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