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7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仔回头看了看我,这一次说得更久,胡爷瞬息万变的表情让我觉得很有趣,我从容与他对视几秒钟,他目光 如同定格,在我脸上恍惚停了许久。常秉尧的妾侍,活到最后而且还继承了大笔遗产,绝不是池中物,他不愿摸 不清底细就招惹,千脆一声不吭。
  萨格似笑非笑瞥向身侧的乔苍,她把自己择得干干净净,“怎么把何小姐弄来了,是我吩咐的吗?你们眼瞎了, 敢这样放肆。”

  马仔说何小姐鬼鬼祟祟,从这包房走出后,在卫生间换了衣裳,也不像是来玩的。
  乔苍讳莫如深垂下眼眸,觫摸在杯口的手指轻轻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只有冗长沉重的呼吸声。
  萨格十分好笑挑眉,“何小姐从这里走出去,我一直都在,为什么没有看到。”
  马仔伸手指外间,“许是在那儿。”
  我当机立断反驳回去,“我在那里做什么”

  马仔被我间得一愣,我猜出他们很可能偷懒了,去泡妞儿或者抽烟,掌握的证据不足,才会这样没底气,我 更加咄咄逼人,“我是自己开不起包房吗,你们主子没请我,我哏巴巴往上凑,我还犯不着。”
  萨格拿起茶几上摆放的果盘,擦着我耳畔掠过,狠狠砸在马仔胸口,啪嚓的剌耳碎裂响,马仔捂着伤口脸色煞白 ,呜咽了两声不敢大叫,萨格冷笑,“何小姐就是买下新世纪都不当一回事,你们看错了还狡辩什么”
  马仔被逼到了不得不发的弦上,他语气很冲指着我,“她从这扇门出去,是服务生的打扮。”
  另一名马仔附和,“她不是居心不良为什么不穿自己的衣服,如果我们说谎,随主人处置^ ”
  我眼球飞快转动,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说辞,只得沉默,萨格见我失语,讳莫如深勾了勾唇角,裙下洁白纤细 的腿交叠在一起,若隐若现几根黑毛滋出底裤边缧,“何小姐当然可以来,不只是这里,云南的每一寸土地,谁 也不能阻止你。不过。”
  她目光荫森落在我手里被挤出褶皱的工服上,“新世纪这么多包房,何小姐为何偏偏穿工服扮成侍者模样进了 我这间
  她没有得到我的回应,从沙发上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到我面前,我警惕防备她,悄无声息摸向口袋里的匕首,
  这把匕首刀刃极其锋利,真正的削铁如泥,萨格不会预料我身上带着武器。

  然而她比我更谨慎,停在了安全范围内,她凌厉的视线扫射我,在我脸上徘徊了几周,“何小姐说不出理由吗
  我和她四目相视,她紧盯我抿住的唇,“所以你确实来了。”
  她溢出一丝危险的冷笑,“何小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泰国女毒枭萨格,这辈子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扫雷 。凡是掌握了我生意上太多行情的人,都不能活。你进过我的庄园,见过我的武器和面首,也听说我的秘密。原本 是一万个不能留,不过乔苍让我放了你,他是我男人,我就当卖他一个人情。谁知你如此不安分,既然是劲敌,还是 真的威胁到我的劲敌,你说我该怎样做。”
  我吐出喉咙压抑许久的一口气息,“你动不了我
  她轻笑,余光打量乔苍,“我的势力远在何小姐之上,就是四打一,我也不怵。何小姐最大的底牌,已经是我 的了,新欢与旧爱,你说他帮哪一个。”
  在萨格和我撕破脸即将兵戎相向时,乔苍依旧没有开口阻挠,他只是沉默把玩拇指的玉石扳指,对危险的气氛 无动于衷。
  萨格应该在揣铡乔苍对我还有没有旧情,我离开马场那晚,司机撞上我一方面是试探,一方面是她真的要置我 于死地,天色迷茫混沌,地上又湿滑,看不清路或者刹车失灵都在情理之中,说出去我的势力也无法咬定萨格是 故意加害,只要乔苍不追究,她就无恙。

  乔苍追究了,就代表他是虚情假意,她可以及早认清,免于_场灾难。乔苍不追究,她为男人报了仇还为自己 解决心腹大患,这买卖她怎么都不亏。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乔苍关键时刻夺走方向盘,将车撞上电线杆保住了我,她 疑心大起,很可能一直都在暗中监视我。
  我失神回忆之际萨格忽然朝我脖子伸出手,我本能躲闪举臂搪塞,砰一声碰撞,萨格完全无惧我的力量,而我 则被她击退,朝后踉跄几步砸在墙壁上,她正要吩咐马仔控制住我,她身后的门无声无息敞开,就像放映的老电影, 黑与白的光影定格在时光机上,那般凝滞而缓慢,惊住了屋内的人。
  走廊闪烁的霓虹阑珊耀眼,投射在那道髙大笔挺的人影上,穿堂而过的烈烈风声,将他风衣袂角扬起,潇洒而 从容,矜贵翩翩。
  他叼着乌烟丝的墨西哥雪茄,仅仅吐出半口烟霎,便浓郁得连空气都是一团粘稠,霎气飘荡四溢,遮盖他半张脸 ,只露出深邃冷峻的眉哏,萨格返回几步站在茶几后光束最明亮的灯柱下,紧盯这毫无征兆闯入的男子轮廓。

  胡爷伸长脖子探了探头,他看清是曹先生,哏睛顿时一亮,大笑着从沙发起身,抱拳作揖,“哟,是曹爷大驾 光临。您竟然到云南来了,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人影缓慢进入,薄唇阖动抵出烟卷,夹在食指与中指间,S艮在右侧的保镖弯腰接过,他侧过脸看了我一眼,确 定我完好无损,才看向胡爷伸过来的手,不过没有觖碰,而是将视线移开,装作不曽看到,“来办点事。”
  胡爷的手落了空,他荫恻恻讪笑,“曹爷办事,怎么办到我们这里了。我记得我没有邀请您。”
  他说完看萨格,“是你邀请吗,也不提前说,只备了三人份的酒水。”
  萨格一言不发,耐人寻味打量曹先生,后者淡笑,“手下人看到你们带走一个女人,恰好我久等何笙也不见她 回来,进来碰一碰运气。”他从容不迫掸了掸袖绾上的浮沉,“真让我碰到了。”
  胡爷舌尖在门牙上舔过,听出他是要人来了,他做不了主,我是萨格弄来的,他当然不会往自己身上揽麻烦, 于是重新坐下兀自在果盘里挑挑拣拣,萨格恍然大悟,也坐在乔苍身边,托腮若有所思说,“原来何小姐与曹老板 是朋友。曹老板太低调了,我在云南认识的权贵不少,还不知有一位姓曹的,连胡爷都这样恭敬对你”

  她万种风情抬起右腿,想要换个姿势,但有意无意的,白色丝绸丨内丨裤春光乍谢,似乎在诱惑谁。
  “只是朋友,我会这样亲自来找吗。”曹先生笑得颇有深意。
  萨格听后有些诧异,“这么说曹老板与何小姐还有其他一些渊源。”
  她似笑非笑看向一旁的乔苍,葱白如玉的手指勾住他衣领,娇滴滴贴耳说了句什么,看唇形似乎在玩笑,问他 是不是刚知道除了老K的堂主,还与曹老板勾结。
  她嗤地一声笑出来,“幸好你遇到我,才知道我有多好。有了你之后,我就打发走了那些你看不惯的面首, 才不会一边与你谈情说爱,一边在外面拈花惹草。”
  她伏在他胸口,媚眼如丝观察他的反应,半张脸陷于昏暗,模糊不清。
  乔苍绷住许久的面容在这一刻终于有些难看的怒意,只是眼眸内平静无波,“曹老板在云南也有事”
  曹先生含笑反间,“我在哪里有事,也要和乔总报备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