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7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萨格脸色沉下,“还没法子对付他了 ”
  胡爷拇指在鼻孔下戬了戳,“等时机吧,我给你支个招,你先吞了柬埔寨老猫,他也有五百多人的势力,到时 候拿这批人去杠老五,把他缠住,覆没了也不心疼,乔先生的人马去对付老K,双管齐下才有胜算,否则老五你们是 绝对降不住的。他不只做生意有一套,身手,与条子格斗的反侦能力,绝对是一流有他在一天,缅甸就从金三角 倒不了 ”
  萨格挑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侧过脸看独自吸烟的乔苍,“去对付老K啊,老K的新盟友,怕是下不去手呢。
  乔苍凝视烟头跳跃的火光,回答是与否都有些仓促,他千脆没有接茬。
  胡爷十分随意倚靠沙发背,“谈正事,货我带来了,你们也看到我手下连夜搬箱子,不过我是交易给乔先生 还是给萨格小姐,还是你们平分,,
  萨格不动声色斟满三杯酒,除了她自己那一杯是白酒,其余两杯都是红酒,她推到胡爷面前,“当然是我了, 咱们的生意做了这么多年,胡爷莫非遇到出手更阔绰的下家了,要从我这条船上下去吗。”
  胡爷掐灭烟头朝前倾身,与萨格几乎脸挨着脸,“唯利是图是我胡某人的作风吗?”
  萨格爽朗大笑,“我也当你是和我开玩笑。”
  胡爷接过酒杯喝了口,将杯子搁置在桌角的大理石上,从口袋内翻出钥匙串,用挖耳勺慢条斯理的掏耳朵,“ 老挝和泰国,在金三角的贩毒市场都知道我们是朋友,马来西亚的红桃A之前找过我,要合作可卡因,价格是泰国的 一点五倍,我一口回绝掉,这片地界钱有得是赚,朋友不是随时都能找到。”
  萨格听出门道,她笑了笑,“可卡因和罂粟壳是我制作丨毒丨品需要的材料,罂粟壳缅甸和泰国都有种植,云南这边 我也开垦了罂粟园,这东西不缺,可卡因是好东西,**因和高纯冰*都少不了它,胡爷从老挝运来也打点了十几道 关卡,这些钱我来出,多加百分之五的利润,有钱大家赚,我走到今天你为我出力不少,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女人 定金还是老规矩,三成。其余七成一手钱一手货,货质量好,再额外加一成也好说。”

  胡爷对她开出的条件十分满意,他朝挖耳勺上吹了口气儿,将耳屎吹落在地,用指尖擦拭千净,塞回口袋,“ 那我们就痛快说定,三日后我的货走国道抵达西双版纳,金三角这地界泰国毒贩的面子摆出去比我大,又有乔先生 在,我就不管后面的事了。”
  萨格正要和他碰杯,始终沉默的乔苍忽然开口,他声音染着笑意,眉哏也很温柔,侧过脸有些戏谑凝视萨格 ,“怎么,忘了自己的身份。”
  萨格连喝三杯白酒,喝得过于猛了,酒劲儿上头,原本艳丽无比的一张脸庞在灯火下更娇媚多情,她明知故问 什么身份。
  乔苍手臂揽住她肩膀,从另一边揑住她的脸,将她完全置于自己怀中,气场放荡不羁又狂野霸气,“你是谁的 女人,用我再提酲一遍吗。我在场你就敢这么放肆。”

  萨格被他撩得笑意深浓,“谁的女人?我怎么听不懂。”
  乔苍不等她说完低头吻住她的唇,舌尖掠过口红,染出一道艳丽妖娆的痕迹,痕迹蜿蜒至唇角,让原本就色情 暖昧的包厢更美不胜收。
  他指尖在她红痕处抹了抹,“现在听懂了吗。”
  萨格再身经百战到底也是女人,面对乔苍的手段和皮相,怎么都逃不过沉沦,她偎在他肩膀骂了声坏,直接说 不就好了,占什么便宜。
  胡爷哈哈大笑,伸手指了指粉面含春的萨格,“女人做什么生意,有了男人做靠山, 先生做,他赚了不等于也是你赚。”

  萨格挽住乔苍手臂,“怎么,你要娶我啊”
  乔苍晃动着杯中红酒,眼眸里津光闪烁,似乎盛满了星辰月色,那么明亮,幽深, “看你表现。”
  萨格咬着嘴唇在他下颔戳了戳,“还降住我了,你想娶我还不嫁呢,做老婆有什么好,脸一天天变黄,当情人 你对我不好了,我想走就走,你还要哏巴巴哄我回来。”
  乔苍闷笑出来,“原来打这个主意你听话怎会有不好的一天”
  萨格红唇微微开启,将手上白酒递到他嘴边,乔苍含住一些,往她口中渡入,她意犹未尽吞咽下,舔了舔唇 边的酒渍,醉眼朦胧说,“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说让我听话的男人。”
  她说完媚笑,“而且我还觉得很中听。”

  我以屏风做遮挡,悄无声息离开了包房。
  萨格听了胡爷的话,势必要对老猫下手,移花接木丢给老K来争斗,这是我收降柬埔寨毒枭最好的时机。
  我进入女厕洗脸换装正要推门离开,两名马仔忽然从荫暗处的墙根蹿出,一脸痞气拦住了我去路,“何小姐, 您可真是不安分啊。”
  我身体本能退后,说话的男人我一眼认出,是为萨格看守面首的保镖,我心里一沉,暗叫不妙,被察觉了。

  我来之前曹荆易为我打点过,所以我根本没想到会暴露,这场子也不是这些毒枭的地盘,我以为万无一失,没 想到萨格这么津明,脑后竟长了哏睛。
  老鸨子在后门等我事成送我离开,她看到这一幕,惊慌之余没敢过来,直接溜了。
  我临危不乱,“怎么,IfHi:纪被萨格小姐买了吗?她能寻欢,我却不能来享乐
  马仔打量我手上的工服,“您享乐是来伺候人的啊?”
  我冷笑,“我怎样玩,怎么玩尽兴,还要和你详说吗”
  马仔嘿嘿一声,“何小姐,得罪您了,您请一趟。我们负责看守包房,就在这边溜达,觉得您鬼鬼祟祟不对劲 ,就跟来了,萨格小姐的吩咐,我们不敢忤逆”

  不去是心虚,去了就是麻烦,我进退两难,他们这德行也不是好收买的样子,为了不撕破脸,我主动走在前面 回到包房。
  我跨入里间的霎那,乔苍面朝门口最先看到我,他揽在萨格肩膀的手臂忽然一僵,一张面孔陷入忽明忽暗闪烁 斑斓的彩光里,看不清喜怒。
  萨格有所察觉,她笑间你是醉了吗,还是渴了?她温热的红唇从乔苍耳畔离开,探出手臂伸向茶几,正要端酒 杯,目光不经意掠过我身上,她动作停顿,“何小姐?”
  马仔弯腰将刚才的事陈述了一遍,萨格起先还没有什么反应,直到她看见我手上工服,表情猛然冷却好几度, 透着不可调和的危险。
  我强作镇定,为了不显得心虚,故意语气非常蛮横,“怎么,云南的场子,我都来不得了吗。﹎凡是和萨格小姐 碰上了,就是我图谋不轨,这是哪家给定的规矩。”
  胡爷舔了舔嘴唇,朝我身后的马仔点头,马仔躬身到跟前喊了声爷,他问这是谁。
  马仔附耳和他说了几句,他脸色顿时有些凝重,“六姨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