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33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 , 闭上眼睛,没想到 , 他们挑拨离间的计策用的这么快,这么狠,这么毒,我说:“你们在那?”
  “在芭提雅,五叔在酒店里……”
  我听到马玲的话,就走出去 , 挂了电话 , 李吉看着我,问我:“师父 , 这么急,什么事?”
  我说:“去芭提雅酒店……”
  我说完就上了车 , 我们朝着芭提雅去,这分明就是个计策 , 是挑拨两边马帮关系的计策,冷超动手了,真的狠毒 , 这一次,他开始清除我们马帮的人,不但能减少我的人,而且,还可以挑拨两边的关系 , 我跟马进打个你死我活,他是最得力的。
  所以 , 我需要冷静 , 车子到了芭提雅酒店 , 这是我给他们安排的住所,并不是豪华的酒店 , 但是也不差,我下车,看着不少人都站在门口,马炮也在,身上都是血 , 他看着我 , 说:“妈的 , 给我一百人,我去废了他们。”
  我听着就吩咐李吉,我说:“带他去看医生,还有把附近的出入口都给我封死,不要有人进来,也不让陌生人把这件事传出去。”

  我说完就上楼,马炮很不服气的跟着我,说:“他们就那么大胆,大白天的带人冲到我们的酒店捅我们 , 妈的,要不是他们跑的快 , 我干死他们王八蛋……”
  我没有理会马炮,走进了酒店的大厅,我看到地上都是血,五叔的尸体 , 就躺在地上,身上都是刀口 , 几十刀……
  阿福在抱着五叔,眼神很平静,但是我感受到了他的愤怒,我咬着牙,心里暗自感慨。
  这一招够狠 , 想不打,都不可能了!

  五叔死了,倒在血泊里 , 一身算不上豪气富贵,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吧,如今惨死异乡,我心里很悲愤。
  地上的血还没有干 , 我看着身上的刀口,刀刀见骨 , 这分明就是要他命来的。
  “妈的,又是这一套,王八蛋,派几个人女人过来接近我们,见了面就捅 , 王八蛋 , 我砍死那群王八蛋……”马炮骂骂咧咧的说着。
  我闭上眼睛,还不是你们好色 , 见到女人投怀送抱 , 就他妈的神魂颠倒了,连一点防备都没有。
  我看着地上的尸体 , 我觉得有点蹊跷,四叔五叔的死,真的很蹊跷 , 虽然他们两个好色,但是外面人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专门对他们两个用了两次美人计?
  我知道这背后是冷超在搞鬼,但是他没有可能这么了解我们马帮的人,他甚至都不知道马帮有什么人。
  这一次,杀人从四叔开始 , 然后是五叔,而且 , 都是特别针对的 , 有计谋的 , 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我看着五叔 , 胸口那一刀足以致命,但是在他的身上,还有其他二十多道伤口,想要杀一个人,一刀致命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捅他这么多刀吧?
  我感觉到了仇恨 , 只有对五叔有仇的人 , 才会对他这么做 , 四叔也是,我从丨警丨察哪里了解了一下,四叔被灌了至少一瓶药,那种药,吃一粒都已经可以疯狂了,灌他吃一瓶是什么概念?那是让他极乐升天。

  这个时候,丨警丨察来了,封锁了现场,丨警丨察来的这么慢 , 显然已经受到了干扰,否则 , 不可能我到了,他们才到,这分明就是事先安排好的。
  五叔被抬上车,马炮还骂骂咧咧的 , 不服气,阿福一直没有说话 , 马玲也不说话,我们都站在警车旁边,看着五叔被送上车,被那黑色的裹尸袋给包裹起来,我心里很伤心 , 人 , 活着的时候,在风光 , 但是死后 , 也只是一副皮囊,是躺进棺材里 , 还是被抬进裹尸袋,这就取决于你的命运了。
  丨警丨察跟我们问了一些什么东西,我都没有回答 , 坐在车里,我手里拿着烟,没有抽,任由烟自己燃烧,我闻着那味道 , 看着马帮的人,所有人都很落寞。
  打都还没有打 , 就先被人家干掉两个人 , 我本来想要做商人 , 但是看来,这个商人不好做啊 , 他们逼着我做打手,我一直继承五爷的思想,能不打就不打,好好的做生意赚钱就好,把马帮给发扬光大就行!
  但是现在,不能了 , 有人要搞我 , 搞马帮 , 人心都已经散了,在不打,就真的没有打头了。
  车子开走了,回别墅,天黑了,我没有开灯,外面的光很散,水面上,散着波纹 , 马玲,阿福还有马炮三个人站在外面 , 不肯进来,或许,是生我的气,因为五叔死了快三个小时了 , 我一直没有表态,这让他们很生气。
  我深吸一口气 , 我不能跟马进打,这是冷超的圈套,马进会制裁冷超,但是,绝对不会动他 , 我最终的敌人是冷超 , 我要对付的人是冷超,我需要他出来。

  我听到高跟鞋的声音 , 看着陈玲火急火燎的走回来 , 身上的晚宴装还没有换下来,走进来 , 看着我,说:“怎么回事?五叔怎么突然没了?”
  我说:“人家的计谋。”
  陈玲说:“我参加晚宴接到的电话,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需要调查清楚 , 给四叔五叔一个交代,马进太过分了,我们不能在让马帮的名誉受损,否则,他只会一步步的骑到你的头上。”
  我敲敲桌子 , 我说:“这是人家的计谋,有人想要我跟马进打。”

  “那就打 , 他想要什么 , 就给他什么 , 不给他,怎么让他浮出水面?”陈玲说。
  她说完 , 门就被大力的拉开,马炮指着我,说:“邵飞,一句话,到底打不打?你不打 , 我打 , 今天晚上 , 我就要血洗马进。”
  阿福跟马玲都站出来了,我看着他们三个的表情,都如丧考妣,他们都在用表情逼我下决定,虽然他们一早说要打,但是我是总锅头,我没有说话,他们也不敢,现在真的到了逼宫的时候了 , 就算我不同意,他们也会打的。
  我眯起眼睛 , 我说:“打……”
  我冷冷的说了这么一个字,我知道陈玲是什么意思,她是想保留我在马帮的权威与尊严,如果我们发生分歧 , 而且我站在劣势的情况下,我的权威会受到损失 , 所以她一进来就说要打,这是在帮我。

  听到我的话,马炮转身就走,陈玲说:“站住,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 就算要打 , 也要安排好,要么不打 , 要么打死他。”
  听到陈玲的话 , 马炮说:“阿飞嫂,你说,怎么打?”
  陈玲看着我 , 问我:“怎么办?你是总锅头,你说句话。”
  陈玲成功的把话语权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她的情商很高 , 化解了我的危机,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翻眼看着马炮,他也看着我,等着我的决定。
  我说:“李吉 , 打电话给张奇还有肥龙,让他们准备好足够的人手。”
  “这是我们马帮的事 , 不需要外人来插手。”阿福说。
  我听着就说:“三叔 , 我是总锅头 , 他们是我小弟,虽然不在帮 , 也是我的力量,不算外人插手,想打,就听我的,要不然 , 这件事 , 你们都不要参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