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7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把你的心分成十份,赔给我其中一份,我不贪”

  我叼着那块糕点良久没有反应,他问我是不是吓到了。
  我点头,他眼底闪过一丝黯淡,但很快便敛去,仓促闷笑出来,“只是玩笑。”
  车停在金莲花酒店门外,阿石带着被放回的阿碧和前台交涉换房间的事,这是我的吩咐,把原先走廊头上紧挨 楼梯的一间换成二楼靠窗,如果再有突然情况发生,我可以迅速挣脱,我不指望乔苍护我,他暂时危险重重也无法 做到,只有依靠自己在水深火热的金三角安身立命,戎马厮杀了。
  我扣上被扫荡得一干二净的糕点盒,放在前排副驾驶,“你在云南待多久。”
  他掏出方帕为我擦嘴角,我想接过自己来,但他没有松手,他一边温柔擦拭一边说,“待到你不会再有危险那

  _日。,,
  我没吭声,沉默望着他的脸,曹荆易长了一副风流的皮囊,笑时风流,不笑亦风流,他的眉梢眼角总是染着痞 气和戏谑,像在诱惑什么,勾引什么,天生的多情骨。
  长着桃花眼的男人凉薄寡义,在风月场肆意时缠绵温存,抽身时无情至极,可我从未见过,曹荆易却是那样的 眼睛,比一般眼眸狭长一些,眼尾髙挑一些,一眨不眨凝视着,仿佛藏着吸铁石,藏着蛊毒,性感得室息。
  “我在这边有点势力,不多,但足够打听消息,乔苍和萨格的事,我听说了 ”
  我垂头不语,他小声说抬起头。
  我顺从仰起,他看着我的眼睛,“受委屈了吗。”
  我没有对他隐瞒,我如实说觉得有诈。

  他沉吟良久,“乔苍是很危险的人,他走的路,他站的位置,都很危险。他既然做了选择,安稳生活这辈子和 他无缧,等你完成你要做的事,我带你回去。”
  我揑紧裙摆,死寂的几秒钟里,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听到扇动睫毛的声响,唯独听不见多余一个字。
  我苍凉浅笑,“那样的生活我很向往,但也和我无缧”
  我指着自己心脏与肋骨,“一个停了,一个碎了,都在金三角,再也走不了 我哪里能回去。”
  曹荆易一言不发,车被路过的行人撞了下,轻轻颤了颤,那人道歉的同时朝后厢看了一眼,转身行色匆匆走
  我没把这个C`ha 曲搁在心上,问他有没有金三角这些毒枭的消息。

  他松开紧抿的唇,“萨格与胡爷两日后的傍晚,在新世纟己接头一批货的事,不出意外乔苍也会去,现在萨格所有 的应酬,生意,他都在场。”
  这个消息令我对这盘棋局的走势和部署又有了点数,曹荆易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是他在云南的住址,他叮嘱 我有事找他,也可以为了安全搬到他那边。
  我走下车关上门的同时说,“那晚我会过去一趟。”
  他早有预料,点了下头。

  我在酒店风平浪静度过两天两夜,泰国毒贩的地盘始终没有传来什么不好消息,我估摸萨格已经被乔苍彻底收服 ,相信他与我断得千净的事实,不再把心思搁在我身上,我吩咐二堂主送我去新世纟己夜总会。
  我从后门找到接待我的老鸨子,她正倚着电梯抽烟,见我进来掐灭了烟头,四下看了看,“您跟我来。”
  我们沿着一条很昏暗的狭窄石梯抵达二楼,她从化妆间等候的小姐那里拿了套服装,她递给我说,“曹先生叮嘱 过,保障您的安全,您穿上会有人带您混进去。”
  我接过来朝她道谢,“有劳你了 ”
  她嗨了声,“曹先生的事,我们怎么敢不上心”
  我摆弄纽扣的手指微微一顿,“你们认识他?他不是珠海的人吗。”
  老鸨子推开一扇门,引我进入黑漆漆的房间,我背对她换衣服,她在我身后说,“曹爷的生意在珠海,朋友却 是遍及天下,我们场子老板和曹爷很交好,南省这些城市的风月场,曹爷没有哪一个不熟的。”
  我忍不住喷笑,“他都玩过啊。”
  “瞧您说的,曹爷哪瞧得上这些庸脂俗粉,倒是光顾喝了几杯酒,云南的场子我是没听说有哪个小姐上过曹爷 的库。真要是有,麻雀变凤凰谁不心甘情愿呀,还留在烟花之地卖什么笑。”
  我将衣服脱下,穿上这件肥大不合身的工服,她这才打开灯,我对着门上一条笮笮的玻璃照了照,老鸨子先 觉得不妥,“何小姐太漂亮了,穿上这衣服还是光彩照人,怕是蒙骗不过去”
  她拿出有些发黄的脂粉,在我脸上随意抹了几下,涂得很不均匀 我走出,指了指尽头灯火闪烁的包房,“您要见的人就在里面。”
  她没有跟我过去,我独自站在门口,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说笑声 公主后面,低着头进入这扇门。
  包房是大套小,里间喝酒唱歌,外间是舞池与听曲儿的演艺场,很大很空旷,这群人进入后,萨格吩咐陪酒公 主出去等,稍后再来,只留下了伺候点烟的侍者,但在开始正事前也打发走了。
  我装成服务生跪地擦拭池台和古筝,他们在里间,当中横亘着一道屏风和一扇圆拱型红木门,我能看到他们,他 们看我却是一个死角,甚至不知道外面有人在。
  我小心翼翼朝屏风挪动,竖起耳朵听,胡爷说,“夺老K的地盘,你们不是已经成功了吗。”
  萨格说仅仅是西双版纳的_小片山头,还远远不够。想扩展疆域,垄断金三角_半边境,必须把老K全部吞了。

  胡爷很惊讶,“吞了他?你胃口真大。”
  萨格媚笑托腮,“没有狮子的度量,我管得住手底下这些人吗”
  “柬埔寨,新加坡这些都还没有吃掉,先从小的下手嘛,稳操胜券保险一些,总不会失手。”
  “小苍蝇有肉,可喂不饱我,猛虎难降服,下了肚能保一年不饿”
  胡爷仍旧揺头,“马来西亚的红桃A最近势头很猛,我出三百人的势力帮你打个前战,从他下手也动不得老K。
  萨格间为什么,老K正是修复元气的时候,如此良机不下手,错过了就是放虎归山,缅甸毒贩矫勇善战,一定 会野火吹又生。
  胡爷点了根烟,他眯眼翘起二郎腿,“老K座下的老五,你不是很清楚吗。”
  萨格不以为意,“一个人,还能杠起整片江山吗。”

  “怎么不能。”胡爷指着她无奈大笑,“其实老K早就不行了,周容深带的那批条子,挖了赵龙的坟,也给老K 挖了一半,就差填土了,如果没有老五力挽狂涧,他现在连三级毒枭都混不上,他一己之力保整个缅甸组织咬住了三 枭的宝座,你以为你想搞就搞吗”
  萨格媚态横生,手肘撑在沙发边緣,“泰国的美人,亚洲闻名”
  胡爷气定神闲摇头,“他不好美色”
  萨格又说,“泰国的佛珠珍宝,中国的舍利子都很难媲美。”
  胡爷再次揺头,“他不贪金银。”
  日期:2017-11-0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