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7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眼神示意二堂主凑过来,他偏头将耳朵对准我的唇,我四处瞟着,压低声音说,“你带几十个马仔,深夜去 那栋居民楼把乔苍的人绑了,绑去景洪我们的地盘上。”
  他一愣,“这事一旦做了,您和乔先生可就水火不容了 ”
  我说当然,我和他已经反目为仇,我栽他跟头是为了出口气,只管做就是了。
  他问我把人绑了怎么处置,我咬牙冷笑说,“规矩是什么就怎么弄,活埋也好,火烧也好,喂山野里的畜生也 好,总之这事我不知情,更没C`ha 手,是手下人为了讨好我擅自做的。金三角毒贩的人命比萆芥还不值钱,就当杀鸡 了 ”
  二堂主说明白。
  他起身吩咐茶馆门口的马仔去办这事,他交待清楚后,雇佣了一辆观光的洋车,车夫刚刚送一位夫人出街,又 折返回来,二堂主给了他一张钞票,指了指我,“送我们小姐出南路口,在槐树底下停。”

  我给伙计结了账离开,洋车轧地,车夫正要上前搀扶我名西装革履的保镖从角落处走来,他非常恭敬弯 腰,“何小姐,我们主子等您许久了。”
  二堂主下意识摸向口袋,伏击在东南西北四街的马仔见状纷纷要包围过来,我抬手制止,他们这才停下。
  我从头到脚谨慎打量男人,“你主子是谁。”
  他似笑非笑伸出手,示意我看向斜对面车水马龙的长街,我顺着他指尖张望重重叠叠的髙阁楼宇,在热闹的弄 堂口发现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穿着修长的咖色风衣,头上一顶圆沿黑帽遮雨,半垂着头,无声无息,我只能窥探 到他唇角燃着一根烟,轮廓很熟悉,又有些陌生,似乎我认识的哪个人,变了一副模样。
  他穿过人海茫茫朝我走来,锃亮的黑色皮鞋踩入水洼,溅起几滴积雨,他仍没有抬头,似乎失神,魂魄飘离到 远处,那副髙大笔挺的风姿摄人心魄,深沉如幽邃的海,直到他走近,近到我听见他在蒙蒙细雨中的呼吸,他才用指 尖抽离了那根烟,抬起帽檐下藏匿的清俊面容。
  我隔着霏霏雨帘看清他脸孔,身体顿时僵硬住。
  从七十年代开始时至今日,金三角又被称为有去无回的人间炼狱,常年战火连绵,到处罪恶滔天,我从未想过, 我至生至死的爱人失踪在这片土地,我更未想过我和乔苍分崩离析反目为仇,陷入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然而这一 切始料未及都不如眼前仓促出现的男人给我的震撼。

  他本是流连风月的戏外人,娇花丛中过半点不沾身,看人间欢爱,尝美酒美色,唯独弃离愁苦恨,做着潇洒纨 绔的公子哥。如果不是遇到我,这些是非恩怨尔虞我诈根本不会降临在他身上。
  这_刻我有些恍惚,恍惚在世间的烟花柳月,缠绵戏词,恍惚在我以为的一场梦,仅仅是梦,梦里是他,是 他在我无助时降临,而不是这样战火纷飞的乱世,真的看到他。
  我愣在原地没有动,二堂主察觉对方不是来者不善,他挥手示意所有伺机而动的马仔退后,朝更远处撤离,他 朝我点了下头,避到角落的屋檐下。
  跟随在男子身后的保镖停在距离我三四米的位置,收拢了撑开的黑伞,云南接连下了一天一夜的雨,空气泛起薄 薄的巢湿,落在皮肤上似乎起了一层汗水。
  他无声无息靠近我,云层后半遮的太阳投洒下浅浅一束光,刚好照出影子,笼罩我身上,我嗅到空气弥漫的烟味 ,嗅到香水味,嗅到他起伏绵长的呼吸,融于这阳光不媚,风声不燥的冬日,融于这云南的长街,朱墙碧瓦的古 巷,锁住烟霎的重楼和我惊梦的眼眸里。
  他凝视我呆滞的面容许久,低声闷笑出来,掌心托住我脸颊,在我眉眼间抚摸,“傻了吗,刚几日就不认得我。
  我仍说不出话,他将帽子摘下戴在我头顶,若有所思看了片刻,“还挺像回事。”
  悠长的鸣笛从巷子口深处传来,他停泊的车挡住了去路,司机调头驶向另一旁,拥挤的车队呼啸而过自南向北穿 梭远去,我这才从飞扬的雨水与泥沙中回过神来,一把扼住他手腕,无比惊愕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深情望着我的脸,“我不放心。万一丢了你,我去哪里补回自己浪费这么久的心血,我还没有失手过哪个猎 物,这怎么甘心。”
  我狠狠推搡他,想要把他推回车里,让司机带他离开,离开这朝不保夕的荫谋漩涡,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可他 纹丝不动,不论我怎样用力,他都像是钌在了砖石上。
  我丧失了斗志,有些颓唐站在他面前,捂着脸陷入冗长的微弱的颤抖,“我不想欠你太多,我这辈子欠了很多 人,也害了很多人,我知道我弥补不了,因为我熬到今天就是用尸骨和她们的失败换来的,我只有死才能偿还,可 我偏偏贪生怕死。”

  我从指缝内看他,雨水越来越小,越来越细,像一道道丝线,几乎快要看不清,“但你不一样,你是容深的朋 友,我欠你越多,我越会觉得愧疚,觉得不安。在珠海我走投无路,我一个人颠覆不了偌大的常府,我无法相信别 人,只能去求你,可在金三角,明日的生与死谁也猜不中,我不能牵连你。”
  我将手从脸上移开,无力哀求他,“你走。这里有多可怕,你根本不知道。”
  他禅了掸帽檐上粘住的细小尘埃,“既然这样危险,我更不会走,至少我还可以替你挡一些。”
  他看我脸色不对,丝毫不肯妥协,立刻将我抱住,不给我继续挣扎驱赶他的机会,他下巴抵住我头顶,坚硬的 胡茬摩擦我的额头,像在逗我一样,柔声诱哄说,“好了,我来办点事。也不全是为你”
  我仰面看他,眉头紧蹙,他笑容更浓郁,“是不是也相信,你在我心里很重要。所以觉得除了你,没有什么可 以值得我冒险过来。”
  我指甲在他下唇狠狠按下去,按出一只深深的细月牙,“你还开玩笑。”
  他握住我那根手指,在唇边吻了吻,眼眸里都是笑意的漩涡,“怎样都赶不走,我打定主意做狗皮膏药,你 何必费口舌。”
  他牵着我转身,保镖在前方开路,打开车门撑住顶篷,我和曹先生一起进入,二堂主见状吩咐等候我的司机先回 宾馆,然后无声隐没在人群里。
  曹先生递给我一个包装严密津致的礼盒,是珠海桂发祥的糕点,淡淡茉莉香味散开,清甜诱人,勾起我几日没 好好吃东西的食欲。他笑说知道你爱吃甜,凌晨砸了这家店门,赶制出这一份,趁着还松轮带给你。
  “百年老店的门,你给砸了?”

  他嗯了声,大约回想起来觉得很好笑,“赔了点钱。”
  我间他赔了多少。
  他反间是要还给他吗。
  我正在迟疑该怎么接,他说也好,生意人岂能做赔本的买卖,清算也是好事。
  他将车窗摇下一道手掌大小的缝隙,夹杂着细雨的微风渗入,酥酥麻麻惹人心痒,“钱生钱是商场的规矩,不 过我和你不做买卖,所以你还钱,我不要。”
  我透过他半副清俊的侧脸,看街道缓缓退后的树木,他在这时转过头,忽然靠近我,鼻尖挨着我的眉心,这样的 距离我抬起眼眸就能看到他的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