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7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维持弯腰的姿势许久,目光冷硬叮着司机,司机被他震慑住,透过后视镜看向沉默的萨格,结结巴巴解释,
  “路上都是雨水,太湿滑了,车胎轨迹不好掌控。”
  乔苍一言不发,他沉寂如深梅的眼眸,定格在司机急于辩驳的脸上,像凌厉的刀子般狠狠割下去。
  萨格握了握他的手,“他不是故意。”
  乔苍终于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他重新坐下,侧过脸意味深长看萨格,“他不敢,你敢吗。”
  萨格平静无波对答如流,“你都已经是我的了,我斩尽杀绝又何必反而让你觉得我不如她好。”
  乔苍嗯了声,他手指在她脸上金色的碎发拨弄,“你的试探,到此为止。她死活与我无关,但最好不要徒生是 非。”
  萨格挑了挑唇角,“雨还在下,山路难走,要不要安排一辆车送何小姐下山,或者就乘坐我们这一辆,顺路捎 她一程。”
  乔苍并没有透过车窗看过来,他沉默凝视前方,薄唇微微阖动,“不用。”
  萨格脸上的笑容这才彻底洋溢出来,她合拢玻璃,偎在乔苍肩膀,仰面唇挨着他耳朵肆意嬉闹什么,这辆车从 我面前扬长而去,溅起飞扬的泥点和碎萆,很快消失在漫漫夜色中。
  我凝视留在泥污中的车辙失神了半响,仓促笑了几声。

  雨水中的马场泥泞难走,我无数次跌倒,又无数次lie起,身上每一寸都是污水和泥土,我不知自己踉跄行走了多 久,才终于看到了公路,看到了农家。
  我倚在一条溪流旁喝了点水,等到雨停,凭着记忆中的路线下了山,天蒙蒙亮我回到金莲花酒店,迎面撞上带 了几个马仔正风风火火要去寻我的阿石,他看到一身狼狈的我愣住,许久才反应过来,“何小姐?”
  我极其疲倦嗯了声,他送我上楼,在房间中问我阿碧在哪里,我说最迟明天中午,她一定回来。
  他看了看我被荆棘剌破的裙摆,“这几天您遇到了什么麻烦,用不用召集兵马解决?”
  我进入浴室,关门的一刻说,“不急,等时机。”
  我洗了澡睡到午后,si来吩咐阿石联络二堂主,让他在上次的茶馆等我。
  我换了衣服乘车赶到,直奔靠近窗子的老位置,我在二堂主对面坐下,开门见山说,“我和萨格撕破脸了。
  他大吃一惊,“生意的间题还是?”
  我斟了一杯茶水,“新仇旧恨。”

  他蹙眉沉思,“萨格的残暴不逊色男人,也是锱铢必较的主儿。一旦被她叮上,怎么都逃不过一场恶战。我们 要提前做好准备,省得慌了手脚。”
  我眼前闪过乔苍的脸,什么也没说。
  喝了这杯茶水后,我缓过津神,间他萨格在金三角的情况。
  二堂主说,“泰国毒贩每年在金三角盈利数亿,对于泰国政府而言,如果丨毒丨品流入不是本国市场,他们根本不 C`ha 手千预,萨格几乎就是明面上在做这件勾当,她会和政府分割所有的贩毒利润,所以泰国境内、官场就是她的护 身符,金三角风头紧,她会立刻引渡回国,等风头过去再回。一个有白道做依靠的毒枭,烕慑力不可估量。不仅如 此,萨格的军火库储备了十几颗炮弹,等同于半个导弹的释放量,一旦拉线,甚至可以踏平金三角的三分之一。”

  我惊了 一身汗,不受控制从椅子上站起,仓促猛烈间掀翻了桌子,茶盏香炉四散坠地,碎成了瓦片。
  “她这样厉害。
  “何止。”二堂主挥手示意小伙计将地上收拾了,换一壶新茶,一鼎新炉,“萨格也是神枪法,她在泰国做过 射击运动员,后来被上一任毒枭看中,收做情妇,一直混迹毒窟,她的反侦心理和能力都非常过硬。这里的反侦不是 对云南缉毒警,而是对所有同行,想要算计她很困难。”
  我以为我的军火是金三角几国毒枭里最多的,我也以为有这个做保障在这边将战无不胜,没想到萨格竟拥有等 同半个导弹烕力的炮弹,缉毒条子和她硬碰硬都讨不到便宜,在中国大威力炮弹不允许在人口密集的地区使用,而 云南的自然资源和人口都非常丰富,一旦投入是大规模的毀坏,根本不可能与萨格对抗,难怪她如此囂张。
  我让二堂主递给我纸和笔,在上面写写画画,“现在金三角的格局,顶级毒枭是乔苍,萨格。老K有些衰势, 在二级毒枭中和红桃A并驾齐驱,乘j余有地盘有势力能单打独斗的,柬埔寨老猫,新加坡阿文和老挝的胡爷。萨格与 胡爷是一条船上的,我和老K目前在合作,选择老K便要舍弃红桃A,最好的结果就是把三级毒枭里的两个再收一个过 来。”
  二堂主看清我的意图,他迟疑许久为难说,“何小姐,为了保全,不如我们退出金三角的争斗。珠海那么多生 意可以做,毒枭千不千,这些兄弟也不愁吃喝。我们还是跟您回广东”
  我看着他笑,“到了如今,还退出得了吗。连乔苍都不能控制的局面,他尚且走一步看一步,我怎么做得到。”
  只要在金三角沾上了贩毒走私的边儿,根本不可能安然无恙逃脱。尤其在萨格叮住我,而老K也把我纳入盟友的 今时今日,失去乔苍的保护,我连出境都很难。
  何况黑狼这个谜团解不开我不甘心,容深不论生与死,他都曽困顿在这片地狱殊死挣扎伤痕累累,那些害过他 的人我一定要铲除。现在乔苍与萨格勾结在一起,无论是假戏真做,还是另有打算,捅出麻烦也不可避免,好歹我还 能用公丨安丨部长夫人的身份压一压云南的条子,为乔苍拖延时间,黑道我能耐不够,驾驭白道我还有点面子。
  我用一片桑叶拨弄着茶水里的沫子,“十九个月前,特区周局长死在金三角,参与交火的都有谁。”
  二堂主凝眸回想,手指捻了捻,在掐算人头,“萨格的人,老K的人,赵龙的余党也有不少。周局长带了一百 多个骨干条子上山,一是想摸清贩毒路线,抓获毒枭,二是想捣毀藏毒的地洞。”

  他顿了顿看我反应,“最后死,是死在乔先生和常老的人手里。”
  我晃动的腕子一滯,“你动手了吗。”
  他揺头,“咱这边出动了一支二十五人的队伍,九成都是乔先生安排的,当时他身边一个条子都没有了,都 覆灭了,这伙人捡了个便宜,是在周局长已经不行的情况下,堵死在山路里。”
  我深深呼吸一口气,“他们在哪里。”

  “乔先生派出的马仔在景洪一栋要拆迁的居民楼里,就是专门做杀手的。他们染了很多人命,都是主子吩咐去千 ,出了事儿顶包,乔先生给家人养老。常老的马仔在这事之后,被常老自己灭口了。”
  常秉尧的确要灭口,否则他怎么敢纳我做六姨太,这些指证他的污点一日不除,他都不能在我库畔髙枕无优。
  我和乔苍闹翻脸,他把我踹了搞上萨格,金三角几乎都知道我这个旧爱垮台了,津明的萨格却半信半疑,不如 我再添一把火,彻底让她相信,一箭双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