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43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勒康尔想起父亲的嘱咐,可汗是可以信任的,于是点头,跟着拓跋冽走了。
  吃饭时,拓跋冽问叶勒康尔,“你父亲舍得把你留下来啊。”

  “是我自己愿意留的。”叶勒康尔说道,“否则二姐就会作为人质留下来,她是女孩,不可以。”
  拓跋冽心道,要是叶勒依留下来该多好,那样他就可以天天看见心爱的女人,一解相思之苦。
  “不要怕,你以后跟着我,我护着你。”拓跋冽拍拍胸脯道,“我是可汗,看他们谁敢欺负你。”
  “可是我二姐说,你被黑岩部控制了,自身难保。”叶勒康尔当时听到父王和二姐的讨论,虽然他听的是懵懵懂懂的,但还是记下来二姐说过的话。

  “……”拓跋冽竟无言以对,他心中愤懑不已,原来连小孩子都知道他被控制了啊。
  “哼,总有一天,我会摆脱他们控制的。”拓跋冽年少气盛,有着不亚于先祖的雄心壮志,他一直坚信,目前这点困难很快就过去了。
  叶勒康尔却没拓跋冽那么乐观,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希望如此吧。”
  “喂,打起精神来,你到底要不要跟我混?”拓跋冽拍着叶勒康尔的肩膀问道。

  “要要要!”叶勒康尔在青云举目无亲,还有他选择的余地吗?
  “对了,这次退婚,你姐姐没说什么吗?”拓跋冽和他闲扯了半天,终于问到了正题上了。
  叶勒康尔想起自己的大姐,一脸无奈道:“我姐她天天哭,一直哭,谁劝都劝不住,非你不嫁。”
  “真的吗?”拓跋冽本以为叶勒依对自己无心,没想到居然还说出“非君不嫁”这种话。然而他又想起在篝火晚会上,叶勒依哪里像是很伤心,明明很开心啊。
  于是拓跋冽狐疑的看着叶勒康尔,质疑道 :“可我看她……还挺开心的。”

  “谁说的,明明很伤心。”叶勒康尔刚反驳完,突然反应过来,问道,“等等,她没来呀,你从哪看到我姐很开心?”
  “啊?我明明看见她来了呀,还和你一起跳舞呢。”拓跋冽说道。
  “那是我二姐,你认错人了,我大姐没来。”叶勒康尔知道,很多人都分不清他大姐和二姐,对此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对呀,我说的就是叶勒依呀,我哪里认错了?”拓跋冽一脸莫名其妙。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阵子,气氛一度陷入尴尬中,过了很久叶勒康尔才问道:“所以……我二姐很开心……有什么问题吗?”
  “那……那和我订亲的……是谁呀?”拓跋冽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哪了。
  “我的大姐叶勒倾呀,难道你不知道?”叶勒康尔跟看傻子一样,看着眼前尊贵的可汗。
  拓跋冽:“……不是你二姐,叶勒依吗?”
  叶勒康尔:“……”
  连订婚对象都能搞错这种事情,简直是百年不遇,真的是太尴尬了。拓跋冽居然开始庆幸,幸好最后娶的是仆兰诺。要是真和叶勒倾结婚了,他肯定满心欢喜的以为是叶勒依,然后……就更悲剧了。

  可惜这事也不是老可汗故意坑自己的儿子,当时他问拓跋冽,叶勒家的姐妹花漂亮吗?拓跋冽答的是漂亮,他很喜欢。
  于是老可汗理所当然认为小儿子喜欢美貌的,就没说清楚到底是娶姐姐还是妹妹。双胞胎嘛,反正长得都一样,娶谁都行啦。
  “可汗,你还好吗?”叶勒康尔看着失魂落魄的拓跋冽,小心翼翼的问道。
  “……可能,是我搞错了吧。”拓跋冽回忆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他父汗根本就没说娶哪一个人,只是说和叶勒大汗王的女儿联姻。
  “我大姐很喜欢你,反正大姐二姐都很美。”叶勒康尔真不明白,为什么拓跋冽看上去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难道孪生姐妹不都长一样吗?
  “可我更看重内在,我喜欢的是你二姐,你懂吗?”拓跋冽气急败坏的说道。

  “可我二姐不喜欢你。”叶勒康尔非常耿直的说出真相。
  拓跋冽:“……”
  然后叶勒康尔继续耿直的说道:“可汗您已经有仆兰可敦了,我两个姐姐都不可能做妾的,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说的好有道理哦。拓跋冽一下子泄了气,愤怒的敲敲碗筷:“吃饭吃饭!”
  拓跋冽再次见到他二哥时,是大婚后的第三天了。自从他们的父汗拓跋昊死后,拓跋凌和母亲卫慕氏也被摩藏可敦软禁在营帐中,无事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直到现在,拓跋冽闹着要见二哥了,摩藏可敦才解除了禁令。
  拓跋凌看到弟弟能来自己营帐,十分高兴,大老远就招呼道:“三……可汗来了!”
  “二哥!”拓跋冽也很开心,两兄弟好久未见,一碰面便互相拥抱。拓跋冽看自己现在唯一的哥哥瘦了几分,顿时心中深感内疚。
  “可汗,里面坐吧。”

  两人进帐后,拓跋冽纠正道:“二哥,这才多久没见,就和兄弟生分了?你永远是我二哥,别一口一个‘可汗’的叫我。”
  拓跋凌笑了笑,“三弟啊,现在没外人,我叫你什么都行。可是去了外面,不止是青云的人盯着我们,还有黑岩部虎视眈眈。况且你母亲本就不喜欢我,这种时候,我哪敢踏错一步啊。”
  “二哥,政变之后,你有没有被母亲为难?”拓跋冽焦急的问道,“我被母亲困在金宫,外面发生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倒是没为难我,只是对我母妃……”拓跋凌想起那段时日,摇头叹息,“他让我母妃三日之内搬出金宫,可仆兰侧妃却还住的好好的。我不服气,说三日太短了。可是摩藏可敦不听,还派兵软禁了我们。”
  拓跋凌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其实拓跋冽清楚,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摩藏可敦本就讨厌卫慕侧妃夺宠,现在好不容易是她当家做主了,她肯定会翻倍报复的。
  的确,卫慕侧妃可以说是被赶出金宫的了。政变突然,她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要求三日内离开金宫。卫慕侧妃只得收拾一些细软,带了几个侍女,在黑岩部军队的押送下,投奔自己的儿子。最后,还连累自己儿子一起被软禁,卫慕侧妃这些日子,真是受尽煎熬。

  “没想到,母亲竟然如此对待你们。”拓跋冽气愤道,“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害你们受苦了。”
  “我明白,你也是身不由己。”拓跋凌本来还想去金宫找三弟求情,结果连人都没见着。他知道三弟不可能不见他,唯一的解释就是,三弟也被摩藏可敦控制了。
  “二哥,我这次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拓跋冽握住二哥的手,低声说道,“其实,母亲才是杀死父汗的真正凶手。”
  “什么?”拓跋凌一惊,而后快步走到门口,撩起门帘看了看,确认外面没人后,才低声问弟弟,“摩藏可敦是凶手?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日期:2018-03-14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