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42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此,阿勒木忽然想起拓跋冽手臂上的伤,忙不迭的问道:“可汗,手臂上的伤好了吗?”
  “早好了。”拓跋冽撸起袖子给他们看,果然见伤口已经结疤,暂无大碍了。
  “那您怎么还待在金宫里啊,这可不是您的性格。”阿勒木知道拓跋冽最爱狩猎、骑马、射箭,要他待在金宫三天,估计都难。
  谈及此事,拓跋冽敏锐的看了看四周,见后面还跟着守卫,只能岔开话题道:“是啊,好久没出来,这次我们要好好玩,走,我们去野山谷里打野鹿去。”
  拓跋冽话音刚落,跟随拓跋冽的守卫却站出来,为难道:“这个……摩藏可敦说……”
  “说什么说,难道我还不能去打猎了?”拓跋冽愤怒的打断他,然后理都不理那些护卫,直接骑马走人。
  “走走走,大家快跟上。”阿勒木见可汗先跑了,忙招呼着其余伴当,一起骑马奔向山谷。

  一群青年打马飞驰进入山谷,这是青云丹阳城外的一处野山谷,里面野鹿多,但豺狼猛兽也多,故而很多人都不敢来这里打猎。
  阿勒木挥着马鞭,策马疾驰,终于赶上了拓跋冽。虽然他知道可汗骑射功夫不错,但这毕竟是野山谷,谁知道暗中藏着什么野兽。万一拓跋冽发生危险,他们这些伴当护卫不力,可就完了。
  在伴当之后,摩藏可敦派来保护和监视的护卫也紧随而来。可拓跋冽就是想甩开这群人,于是进入野山谷后,马速依旧不减。阿勒木大吃一惊,疾呼道:“可汗,慢点。”
  拓跋冽没有答话,回过头对阿勒木等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快点跟上。看到拓跋冽示意,阿勒木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他回头看了看刚刚进野山谷的那群侍卫,顿时也抽了马儿一鞭子,加快了骑速。
  “快快快,跟上可汗他们。”那群侍卫的头领发现拓跋冽都快跑得没影了,一下子就慌了。这个野山谷很大,岔路也多,再追不上他们就真的跟丢了。
  拓跋冽从小就爱在这里打猎,对此处的地形了如指掌。他准确的寻找着路线,阿勒木等人也不再害怕有危险什么的,直接跟着可汗在谷里穿梭。一行人骑马来到谷中一条小溪边,拓跋冽终于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身后,见摩藏可敦是侍卫们没有跟上来,才松了口气。

  “可汗。”阿勒木也急忙勒住马缰,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甩掉他们。”
  “那是母亲的人。”拓跋冽急切的望着自己的伴当们,“我被母亲困在了金宫,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此言一处,众人哗然。阿勒木第一个打抱不平道:“您被摩藏可敦软禁了?”
  “这怎么能行,连可汗都敢软禁。”又一个人说道。
  就连不爱说话的阿布泰,也说了两个字:“可恶!”
  “你们不要乱,现在还好,我可以偶尔出来打猎了。”拓跋冽安抚众人道,“可是行动还是被母亲监视,那群侍卫,就是母亲派来监视我的。”
  “我们该怎么做?”有人问道。
  另一个人出了个馊主意,“杀了他们?”
  “不可。”阿勒木说道,“我们就算杀了这一队人,还有其他护卫。而且还会惹怒摩藏可敦的。”
  “阿勒木说的对,我们不能冲动行事。”拓跋冽说道,“我们现在不能表现出对母亲的不满,只能慢慢想办法。你们今天,就当什么事都不知道。”
  “那我们该如何救您呢?”阿勒木问道。

  “去找秦络,他有办法。”拓跋冽对阿勒木拜托道,“我身边时刻都有人监督,没办法和你们暗中联络。我已经和秦络说好了,你们以后全都听他的,他会想办法救我的。”
  “秦络可靠吗?”阿勒木疑惑道。他虽然不知道秦络故意放走六皇子的事情,但是老可汗不会无缘无故打杀秦络,而后来,拓跋冽也冷落了秦络很久,放任他当奴隶受苦,对他不理不睬。
  “可靠。”拓跋冽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在心里,他也不知道秦络是不是真的可靠,但他没有选择了。他的身边武艺出众的伴当很多,但能为他出谋划策的谋士很少,他只有秦络可以用了。
  有了拓跋冽的肯定,阿勒木不再有疑虑,“好,我去找秦络,让他想办法。”
  “你们去找他时,也要小心。你们身边,也有黑岩部的人在监视。”拓跋冽提醒道,“以后一举一动,都要小心翼翼,别出差错。”

  伴当们瞬间一身冷汗,他们这才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发现的确在拓跋冽软禁的时候,自己帐篷附近经常有不明人士乱晃悠。他们以前没在意,还以为是普通牧民闲着无聊,现在想来,那些人很有可能就是摩藏家族派来监视的人。
  “我们会当心的。”阿勒木说道,“我去找秦络时,也会避开所有人,一个人去的。”
  “好。”拓跋冽点点头,而后又告诉了阿勒木,关于秦络干活的地点。刚交代完后,就听远方传来一阵马蹄声,没想到那些护卫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拓跋冽挥了一下手,所有人都散开了。护卫头领过来时,便看到可汗和伴当们有的靠着树干乘凉,有的在溪边喝水,有的搭着弓箭,准备射些小动物。
  护卫讪笑着,来到拓跋冽跟前,“可汗啊,您也骑得太快了。”

  拓跋冽嘴里叼了根草,躺在树下看着天空,漫不经心的说道:“是你们太慢了。”
  “是是是,属下骑术不精。”护卫头领看看四周,“可汗,你们怎么没去打猎?”
  “休息一会儿,顺便等等你们。”拓跋冽斜睨他,“你不是非要跟着我吗?”
  护卫头领这话接不下去了,只好干笑着,尴尬不已。
  “伴当们,我们走。”拓跋冽伸了个懒腰,上马招呼大家,“继续向北,那边还有好东西呢。”
  “走走走!”伴当们全都上马,手持弓箭,这回是真的打算好好射猎了。
  草原上的男儿都是狩猎好手,拓跋冽更是。半天下来,拓跋冽和伴当们都是满载而归。他们提着野鹿、兔子等等猎物,有说有笑的骑着马儿返回金宫,刚到达大殿,就看见一个从没见过的小孩子。
  “你是什么人,怎么在金宫?”拓跋冽疑惑的打量着此人,只见他穿着暗红色小马褂,脚蹬黑色马靴,一看就是非富即贵。拓跋冽想了半天青云的贵族子弟,却猜不出这是谁家的孩子。
  小男孩也被这一群不知从何突然冒出,而且一手拿着弓箭,一手提着猎物的蛮横样子给吓到了,他愣了半天,怯怯的说:“我是赤水部叶勒大汗王的儿子,叶勒康尔。”

  “哦,你就是叶勒家的独子啊。”拓跋冽恍然大悟,“你是和你父亲一起来金宫的?”
  听到“父亲”二字,叶勒康尔差点又要落泪,忙垂下了脑袋,摇了摇头。
  “可汗,他们赤水部今天早上就启程回去了。”阿勒木说道。
  “回去了?”拓跋冽更加疑惑了,他问叶勒康尔道,“那你为何留在金宫?”
  “是摩藏可敦让我留下的,作为……人质。”叶勒康尔有气无力的说道。
  又是母亲干的好事。拓跋冽紧抿嘴唇,生气的望向母亲的寝宫,而后对叶勒康尔道:“你还没吃饭吧,我们打了猎物,一起吃野鹿肉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