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兄弟,我不是好人。”
  “呵,好人有几个说自己是好人的?”
  孟阳熄灭了烟,若有所指道:“在你可以抽身之前,能换工作就换了吧,不然等你想换的时候,可就容易晚了。”
  我有些愕然,觉得孟阳这是话里有话。

  “阳子,为什么突然说这番话?”
  他神色变了变,笑道:“没什么,就是觉着当律师会耽误你,相对来说,丨警丨察,法官,更适合你。”
  “唉?对了,这么晚了你出来喝酒没事吗?”孟阳明显是在转移话题。
  “你忘了?佟雪可在国外呢!”

  “哦对,你看我这记性。”
  孟阳拍了脑袋,拿起酒杯试图遮掩自己的尴尬。
  “你丫到底怎么了?”
  这样的孟阳,让我觉得异常,一起工作了这么些年,多少我还会了解一些,我可以确定,现在的他,一定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哥们,你丫说什么呢?”
  孟阳的举动有些太过反常,想不通,只好问个明白。
  “没什么,但愿是我想多了。”

  “你越这么说,我就越想知道,到底怎么了?”
  一起工作这么多年,早就把他当做是很好的朋友了,北京这座城市这么大,能有个朋友陪着,殊为不易。孟阳既然能说出那番话,就一定是有他的意思在里,可他好像又在畏惧担心着什么,这样朦朦胧胧的,让我不安。
  “这”
  孟阳犹豫着,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直勾勾地盯着酒杯。
  “孟阳我们是兄弟么?”我问。
  这种话不该问出口,甚至这种疑问都不该存在。
  “当然是。”孟阳想也没想的答道,过了片刻,他神色复杂道:“陈默,我不能害你,更不能坑你,只是有的事情不应该你知道的。”
  “成吧我不问了。”
  他不愿说,一定是有他的苦衷,身为朋友我要报以理解,笑了笑,宽慰道:“你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考虑的,说不定某天我也会离开这里。”
  “是啊,北京这座城市,真的不适合我们,想要真正的融进这里,无异于跨过几个世界。”

  孟阳感慨过后,我们陷入了冗长的沉寂之中,喝光六啤酒便草草收场,因为我们都没了喝下去的心思。
  告别孟阳,我站在原地许久,明明想着放松情绪,却越发感到沉重,不论是孟阳的提议,还是之前佟雪离开时说过的话,都反复的在我脑海中回响
  或许,我真的不适合这个职业,不适合这座城市。
  莫名地,我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找到那个子,问道:“漂流小姐,你说,我是不是不适合北京这座城市?”

  “没有谁真的适合这座城市。”
  片刻,那边便给我回复。
  许是担心我不能理解,她紧跟着又发过来一条,“除了上个世纪的老北京真正适合这里之外现在这座城市的节奏真的很快,不只是你们这些北漂,北京人也是。我们都会担心一个问题,担心被这座城市淘汰,然后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没人察觉。”
  “你是北京人吗?”

  “是。”
  我发了一个笑脸,跟着写道:“即使你也会担心被这座城市淹没,但终究你在这里有家,有家人,我们呢?我们只有自己,也只能靠自己,我们被淹没才是真正的淹没,你们至少还可以靠岸。”
  “呵呵”
  她用这种方式结束了我们之间的对话,很多北漂与北京人之间的对话,或许我不够了解这座城市,不够了解打小就生活在这里的人,但我明白一个真理,那就是:他们不会理解漂泊的苦,漂泊也不会理解安稳的痛。
  抬头,仰望漆黑如墨的天空,我想佟雪了。
  至少她在的时候,我永远不会担心这样的问题,她就是我的信仰,她是在人生这条航线上给我光亮的灯塔!
  一连三天没接到案子,仿佛杨继权的法律咨询用尽了我所有的运气,又是月底,我不禁会想,或许今年我的运气用尽了。

  好的,坏的,不声不响的接下,然后一声不响,继续在这座城市中生存吧。
  下午,孟阳找到了我,让我跟他出去见下李正,他的那桩案子明天就要开庭了,赶在这之前,我这个证人,他这个代理律师以及李正那个当事人还是见一面的好。
  我们约定了在三院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当我们赶到的时候,李正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他又瘦了一些,刮掉胡茬之后的他,很清秀,看的出来他曾经一定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
  “陈哥,孟哥,你们来了。”
  点点头,关切问道:“阿姨的情况怎么样了?”

  “后天进行第四次手术,能不能醒”
  “一定会好的,吉人自有天助。”孟阳打断了李正的话,用眼神示意了我下,随后坐下来,说道:“咱们还是谈谈案子吧。”
  “现在,趁着开庭之前,我再问你一句,不论结果如何,都要打这个官司吗?”他异常正经的问道。
  我想说点自己的看法,可我已经不是李正的代理律师了,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来。
  李正颓然一笑:“孟哥。我不打这个官司,他就能给我钱了是吗?”
  “孙林海承诺给你五十万,余下的款项半年之内补齐。”
  孟阳这话一出,我才明白,原来这段期间之内,他也找过孙林海沟通过,效果也很明显,从原来的的三十万,涨到了五十万。
  我理解这是为了李正好,并且他的方式比我更加理智,也最能解决问题。
  我将目光转向李正,想听听他的答案,现实情况摆在这里,他又会怎么抉择?孟阳提出的这点,应该可以让他动容,因为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方式了。
  李正沉默半晌,沙哑着开口:“其实我更想要一声抱歉,哥,两年多了,你不觉着,这五十万来的有些晚了吗?”
  “可抱歉的话,不也是晚了吗?”
  孟阳直直的盯着李正:“兄弟,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给你一个更好的处理方式,如果现在你能接受,后天你母亲的手术费用就出来了!你的实际情况,你自己比我们清楚,那种人渣能提出这个条件也不容易,你”
  “孟哥你别说了。”
  李正目光坚定的看着孟阳,说道:“钱,我的确很需要,但我更需要公道,没钱,我借遍所有人,卖血甚至卖肾我都可以筹到,可公道呢?”
  “现在放弃,接受他的那五十万赔偿款,这确实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我极有可能丢掉心里的这口气,这口气要丢了,我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孟阳见李正如此坚定,也就不再劝阻。
  我看了他半晌,第一次发现自己看不透他了,他也真的比我更适合当一个合格的律师,因为他足够理智。
  “我是不是很傻?”李正像是自语,又像是在问我们。
  “可有的时候,我们更需要这种傻气。”顿了顿,我道:“太过理智,会丢掉很多东西的,与其这样,不如做自己。为了躺在病床上母亲,为了迟迟没能得到的公道,这是最好的方式。这个过程一定很痛苦,可没有疼痛,又怎么去得到想得到的东西?”
  “相信我,一切会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