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下的话不用再说,杨继权足够聪明,我只要给他指个方向就好,怎么做,我想在他心里,现在已经有了打算。
  “大律师就是大律师,几句话就把问题给解决了。”杨继权恭维道。
  “杨哥,我可什么都没管,你懂吗?”
  自欺欺人也好,逃避现实也罢,我依旧不愿意自己卷进这种糟心的事情里去。
  “哈哈。”他大笑着:“我懂,都懂,兄弟,这个你拿着。”说着,杨继权从手包里抽出两张卡,一张是名片,另一张则是建设银行的银行卡。
  “客气了杨哥。”
  笑着接过,什么都没说,对视一眼,尽在不言中。
  杨继权走后,我整个人摊在了接待室的沙发上,在心中质问着自己值不值得。
  “这钱你不觉着烫手吗?”
  闻声抬头,原来张梓琪一直没有走。
  “为什么烫手?”
  “如果姑娘妥协了,她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路?”
  “跟我有关系吗?”我反问道:“她是我的委托人,还是杨继权是?更何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如果她不妥协呢?”
  “哼,不妥协的话,就算打官司,也是跟那个借贷员之间的官司,与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瓜葛。”
  “就是这样。”我点点头:“这是最好的结果。”
  “可你觉着,没有他的授意,那个借贷员能做出这种事情吗?”
  “张梓琪,你记住了,我们是律师,不是法官跟丨警丨察,我们只要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就好,其他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懂吗?”
  明明是从业真理,明明是想让她明白这个社会的现实,可为什么我自己是这样无奈?
  “真他妈高尚。”
  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喃喃自语:“是啊,高尚。可你又想没想过,情愿出卖自己也要得到金钱的人,又是什么好人吗?”
  钱是王八蛋,可它长的真好看。
  “你来北京不是为了某个人,同样的,离开也不会是因为某个人。”

  怔怔地盯着手机出神,万没想到,漂流那边的姑娘会在今天给我答复,一个曾困惑了我很久的答复文字编辑了一段又一段,却怎么都没能发送出去。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陌生人解释。
  她不了解我,更不知道我所经历的,当时选择北漂,是因为佟雪,那么当我想要离开这里的时候,究其根本,还应该是她,因为我的身边已经没了她,不是么?
  可就这样苍白无力的回复,除了体现出我足够懦弱还有什么?
  专情?不,感情实在是太过廉价,一间房子,足以抵过七年时光。
  最终化作一声长叹,我没有回复。
  这个城市的我是寂寞的,尤其在她走之后的那段日子里,我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每天闭上眼,说晚安的对象也已经由佟雪变成了寂寞,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天,黑了,我倒在床上无所事事,空闲下来的我,难免会质问自己,今天选择给杨继权出那个主意是否正确。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给我的那张建设银行卡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方说,这周末交过房租之后,我不用靠着满是防腐剂的泡面度日,也不用吸食廉价香烟,更不用担心有没有酒一万块,虽说不多,但它可以在一月之内支撑我生存的很好。
  是啊,酒,我还可以喝酒不是吗?
  拿起电话,我给孟阳拨了过去,李正的案子快要开庭了,正好我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顺带着喝喝酒。

  “啥事儿?”
  刚响几声,孟阳便接通了电话,问道。
  “请你吃宵夜,怎么样?”
  “你会这么好心?”孟阳疑惑道。
  “怎么不会。”顿了下,我道:“东北烧烤,等你。”
  “半小时之后见。”
  “k。”
  东北烧烤,叫这个名字的店面,在北京没有上百家,几十家终归是有的,可这家,是我跟孟阳常去的,因为老板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跟孟阳还是老乡,去那里不会担心被人诓骗。
  孟阳曾感慨过,这家店,是他在这座城市唯一感到温暖的地方。
  这里离我家不远,步行二十几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先到的我点了一碟花生,六雪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久违的纯粮大麦,让我找到了慰藉。
  庆幸,孤单侵袭的时候,还有人陪我喝酒。

  没等多久,孟阳也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进门,脱下大衣,呵着哈气,道:“大冬天的吃烧烤,你丫牛逼。”
  “呵呵,当时你也没反对不是?”
  笑了笑,我说道:“坐下来暖和暖和,对了,一天没见,你丫干嘛去了?”
  孟阳坐了下来,自行启开一啤酒,闻言翻了个白眼:“你好意思问吗?”
  “跟李正去法院了?”
  “嗯”孟阳沉吟片刻道:“或许老王是对的。”

  “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先把赔偿款项要回来才是正事儿,毕竟李正的钱不多了。”
  我知道这是对的。
  因为在现实面前,钱真的很重要,李母还有一场手术等着去做,而李正这里还差很多钱,假设这个时候能够从孙林海那里要回赔偿款,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可那孙子不就要赔三十万吗?能解决什么问题。”示意孟阳,我喝了一杯酒,感慨道:“更何况,相对于那笔钱,公道跟歉意可能才是李正最想得到的东西吧?”
  “还是老王了解你。”
  孟阳摇摇头,说道:“你上次跟他说过你的决定之后,这老小子找我谈过,告诉我无论如何都要帮李正得到公道。因为你舍下的那些东西,可能搭上你未来的职业生涯。”
  “哪有他说的那么严重。”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一个不遵守规则的律师,有多少人会愿意找你代理案子?”

  “管他呢,先点菜吧。”
  “点什么啊?”孟阳想了想,喊道:“张哥,二十串羊肉,四对儿鸡翅,两个生蚝一盘韭菜,再烤俩馒头。”
  “你还要什么吗?”
  “这是宵夜,不是晚餐。”
  “成吧。”

  在等待的间隙,孟阳递给我一支烟,吧嗒点燃,深吸一口,好不自在。
  “李正那边怎么样了?”
  “嚯,你才想起来问啊。”孟阳弹弹烟灰,悠悠道:“他现在精神了一些,毕竟要开庭了,一切都会有个结果了。”
  “能有意外吗?”
  “陈默,你必须要明白一件事儿,我们只是律师,不是法官,有没有意外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

  这话何其熟悉,这不正是我今天教育过张梓琪的话吗?
  不自觉的笑笑,当下便把今天下午接待杨继权的事情跟孟阳说了一遍,并说出了我内心深处最深的疑惑:“我们是律师,维护代理人的利益永远应该放在第一位,可为什么,我总觉着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我是帮凶一样?”
  “你就是帮凶啊。”
  孟阳夹了一口花生米,“可谁又会知道你是帮凶?杨继权能找你,那个姑娘也可以找你,不是吗?”
  “陈默,如果有机会,早点换个工作吧,你不适合律师。”
  “正义感,应该具备,底线,更是得有,但,你的正义感跟底线,完全不是一个律师该有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