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三,就是我真的无聊,想找你聊几句?”张梓琪打断了我,问道。
  “嗯哼。”

  “我没那么无聊,更没那么多问题要去请教你!”
  “那就说说吧,什么案子。”我问。
  “你这人真是无趣的很。”张梓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跟我介绍道:“倒不是案子,法律咨询,不过有一点挺奇怪,对方是指名见你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能来乐平的人,有几个不知道你陈哥?”臭屁的笑笑,摆上一张自信的笑脸:“在会客室么?”
  “不然会在哪。”
  “端两杯水,算了,端一杯水一杯咖啡吧,昨天睡的晚,有些不精神。”

  “嚯,您这是把我当小丫鬟了?”
  “实习生要有这个觉悟,哥哥也是从这阶段过来的。”
  回到办公桌,拿上笔记本,随手顺了一根签字笔,单手插兜,向着会客室走去。
  推开门,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吸引了我的目光,四十岁左右,渐渐稀疏的头发,一丝不苟的背向发际线之后,岁月在他身上的痕迹,被脂肪很好的掩盖,一身造价不菲的西装,左手腕处戴着一块江诗丹顿,直觉告诉我,他应该是个小企业家,或是某家公司的高管。
  “您好,我是您指名要见的律师,请问您是?”
  我没见过他,但他能指名找我咨询,应该是我以前某位客户介绍过来的。
  “哎呦陈律师,久仰久仰,可算是见到您了。”男人伸出手,有些谦恭的说道。

  他要咨询的事情不会小,而且很重要,他并没有因为我年轻而忽视,就是最好的证明。
  “呵呵,听助理说,您有问题咨询?”
  带着几分虚假的笑,跟他左手相握,和声询问。
  “是啊,这问题也就只有您能解决了。”
  “别这么说,我也只会就事分析,您先说说吧。”
  “大律师就是大律师,小齐说的果然没错!”男人恭维道。
  “小齐?”
  “就是齐宇,他离婚的案子就是您办的。”

  咯噔一声,我曾以为跟那桩案子以及那两个当事人不会再有交集,也不愿有任何交集,因为它是我从业生涯中最大的污点,曾经也背弃过坚守的原则,可那都是小来小去,合乎规则,齐宇的那桩案子,是我这辈子都不愿意提及的经历,它让我丢了良知,更让我失去了佟雪!
  而今天,我竟又与之交集,命运还真他妈的能跟我开玩笑。
  我很想告诉他我不认识什么齐宇,他认错了人,可在现实面前,我躲不掉。
  不自然的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呵呵。”
  “嘿,那小子把这事儿跟我们说过,别说,您真是神了!”男人竖起一根拇指,夸赞道。
  “咳咳咱还是说您的情况吧,与案子无关的事,多说无益。”

  “我叫杨继权,经营了一家小额信贷公司,这不是最近公司运作上遇到了点问题,想咨询咨询。”
  有些不解的看着杨继权,疑惑道:“信贷公司的问题,不应该去问银行的嘛?”
  “嗨,我这事儿吧,银行它可管不到。”
  说到这,杨继权小心翼翼地四下看了看,低声道:“再者说,我去找银行,那不就活拧巴了吗,还能自己往枪口上撞?”
  如同我分析的那样,事情很不好办,甚至比我想的更难,因为正规的信贷公司,是不怕跟银行打交道的,杨继权的样子不似作假,这就代表着他很怕跟银行打交道,说穿了,他的信贷公司带着点灰色,不是什么正规公司。
  皱着眉,一言不发。
  我很矛盾,如果接下,给他出谋划策,很可能就是一些钻法律空子的事情,虽不违法,良心终究难安,鬼知道他的公司是不是坑人的,可不接的话,到手的肥肉岂不是就成了别人碗里的了?

  快交租了,现在又正是我缺钱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不知道该怎样做出选择,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杨继权要咨询的问题肯定是无法通过正规途径解决的,而他还不是十分了解法律,他想钻法律的空子,肯定就要找一个对这方面十分了解的律师,俨然,我就是他的选择。
  不一定是单一的选择,但应该是他最好的选择,因为齐宇就是通过我代理案子,成功的从张瑶那里坑了很多钱……
  我现在很需要钱,银行卡里的余额在我交过房租后就会告罄,不然昨天我也不会为是否去酒吧而犹豫那么久,可,另一方面就是,我如果帮他钻了法律的空子,极有可能坑害更多的人,现在网上曝光的小额信贷高额利息,坑人不浅的事件屡见不鲜,天知道他是不是其中的一员。
  我不是好人,但我有底线,虽然我因为金钱而背弃过自己的底线。
  这一次,该怎么选?

  不露声色的笑了笑,我决定让杨继权仔细的介绍一下情况,侥幸心理告诉我,事情未必有我想的那么糟糕。
  “杨哥,话不能说这么满,既然您是齐哥介绍过来的,咱就都是朋友,本着对您负责的态度,您还是先仔细说说您面对的状况。”顿了下,我说道:“如果我能解决,我肯定不会推辞,假设我解决不了,我也会给您介绍这方面的专家,您且放心。”
  “嗨,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杨继权大手一扬,“这事儿吧,不难做,就是……”
  他面色为难道:“说出来丢人啊,兄弟!”
  “呵呵,杨哥您也清楚,如果您不将困难说出来的话,我也没法儿帮您解决不是?”

  “嗯,对,道理我都懂。”
  “我……”
  “陈律,水端来了。”就在杨继权要好好介绍的时候,张梓琪走了进来,说道:“这是您要的咖啡。”紧跟着笑意盈盈地走到杨继权面前,“这是您的水,喝杯水,慢慢说。”
  接着,她很自然地站在我旁边,活脱脱的助理做派。
  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心道我这边正聊到关键的时候呢,你丫就来了,特意的吧。只是杨继权在这里,我也不好发作,只能面上保持微笑,示意他喝杯水之后再说。
  杨继权索然无味的喝了口水,看看我又看了看张梓琪,意思很明显,有外人在这里,他不好开口。
  这点可以理解,一般来咨询事情的人,都是要问些隐秘的,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看了看张梓琪,示意她出去,可她却像没见到似的,依然本本分分的站在我身边……
  她绝对是故意的!

  可偏偏我还不能发作,联想到老王曾让我好好带带她,只好硬着头皮对杨继权解释道:“杨哥您放心,这位是我助理,更是一名律师,我们都是专业的,今天您说的所有话,只会留在今天,留在我们耳朵里。”
  “我没别的意思,呵呵呵。”杨继权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靠在沙发的靠背上,解开衬衫上面的一颗扣子,犹豫片刻,终于开口:“这里能抽烟吗?”
  “……当然可以。”
  张梓琪很配合的将放在会议桌上的烟灰缸放到了我们俩中间。杨继权拿出香烟,九五至尊,递给我一支,自行点上火,他还要给我点燃,我示意自己可以,拒绝了他的好意。
  很快,接待室中就弥漫了满是尼古丁味道的二手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