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端着啤酒,我站在阳台眺望,午夜的街道有如白昼,暗色也不过是这座城市的另一个样子,玻璃窗凝上的白汽被我用手擦拭,反衬出来的我,是那么可笑。

  “咕咕”
  灌下两口,整罐啤酒也已被我饮尽,轻轻捏了下,啤酒罐很快就变形,用力,揉成一团,铝制的酒罐还是足以割开手掌的,伤口不大,只出了很少的血,刺痛的手掌,也痛不过心。
  随意将它扔在地上,还是没能挡住喷涌而出的思念我决定打开那封信来看看,也让它看看我有多懦弱。
  蹲在地上,捡起那封信,像抚慰情人一般,撕开信封。
  仿佛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香,她的味道,好像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真好。
  “陈默,你再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一对孩子的父母,十年,真的很快。我很高兴,我们坚守住了爱情,最终走到一起,嘻嘻,我没骗你吧,快夸我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北京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了,我很知足,也很心疼,心疼你每月都要偿还高额的房贷,庆幸的是,我们的父母都很健康,上个月妈妈还偷偷给我打了三千块钱,要给她外孙买奶粉。我说她偏心,为什么没有想着她外孙女,她说,婆婆会想着,果然,今天你回来就给了我五千块,说是咱妈给的奶粉钱,给囡儿的(偷偷给闺女起的小名,你不许怪我啊。)十五年前的秋天,我们走到了一起,十一年前的秋天我们来到了北京,现在也是一个秋天,他们总说秋天是个悲伤的季节,可我偏偏喜欢秋天,陈默,答应我,我们还有很多的秋天要走,好吗?——你的佟雪。”

  她的字迹是那样清楚,我看到了憧憬,看到了希望,更忍不由得看到了她勾勒好的未来,真的很美好啊
  当时我们在深海约定十年之后再来,原来是这个意思,四年前,佟雪就想好了十年之后的事情,可是,她在去年秋天离开的时候,又想没想过她他妈的也曾相信过爱情?也曾不在乎未来是不是要还房贷?
  女人,她的名字叫善变。
  翻到第二页,那是我给她写的东西,里面的每一个字我到现在都记得,因为那是我对她的承诺,只是还不待我去将承诺兑现,她就被我丢了,丢在人潮人海的四九城里。
  人啊,还真他妈是个复杂的动物。

  眼泪终究没能战胜地心引力,流了下来,她曾那样温柔坚强,为什么就会背弃我们之间的爱情?我不明白,或许,永远都想不明白了。
  她那天回来,就把所有属于她的痕迹都残忍的拿走了,也带走了我不该存在的念想,现在,她出现在我世界中的唯一痕迹,大概就只有这封信了吧?
  她自私的规划好了我们的未来,又残忍的将我抛下,然后任由时间的长河洗刷我这污秽不堪的身体爱情,真他妈奇妙。
  恨。
  不是恨她。
  是恨时间走的太快,快到我没有时间去忘记她。
  依然爱。
  哪怕她背弃了我们之间的爱情,也依旧爱着她,爱的更是最初的那份单纯和美好。
  现在,是毁了它的时候了,只有毁了这份已经被勾勒好的未来,我才能有未来。
  点上一根烟,狠命地吸了一口,颤巍巍地拿着那封信看了又看,每个字句,都刻画在了我心里毁了它,留下它。就像有两个人在心底争吵,我慌了。
  这封信是佟雪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如果毁了她,她的所有痕迹真的就不复存在了,这不也是我的目的吗?我要迎接新的生活,留下她的痕迹又做什么?!
  我他妈要疯了!
  “啊!!!!”
  嚎叫着,我迷失在这个苍凉的夜里。
  看着闪烁着猩红烟火的烟头,我笑了笑,将它按在胳膊上,‘滋’,片刻,就能闻到一股烤肉的味道。
  打着火,然后将火焰凑近那张满是憧憬的纸,很快就升起一簇火焰,不大,很快就自己熄灭,留下的灰烬,肆意的飘散在房间里。
  佟雪离开,毁了我们的爱情。
  今天,我又亲手毁掉了我们的未来。
  “砰,砰,砰。”
  在胸口里跳动的东西叫心脏,现在它很疼。
  倒在床上,瞪大双眼注视着天花板,我在想一个问题,既然已经摧毁了我们的未来,已经不在自己的世界中留存她的痕迹,我为什么还要呆在北京受罪?
  趁着年轻,我完全可以回家,只需拼搏几年,我就可以生活的很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北京苦苦挣扎生存
  可我不甘,不甘这几年就这样白白奋斗,不甘这四年的努力,最终没能留在这里。
  迷茫中,我很想找个朋友问问,可,我的朋友都不知道我没了佟雪,在他们心里,我们仍旧是羡煞旁人的那一对。
  怔怔地盯着微信,终于,那个小子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天夜里,那个捡到子的姑娘,不是跟我聊的很好么,不如问问她?
  想到便做,我编辑了一段文字,问道:“我摧毁了她存在过的所有痕迹,突然发现在这儿已经没了意义,我还该不该留在北京?”

  久久没有得到回复,看了眼时间,原来已是凌晨,想来她应该是睡了。
  我也得不到答案了。
  天空清澈,麻雀叽喳,很难相信这样的冬天会在北京出现,直觉告诉我这会是很美好的一天,没从那个姑娘那里得到答案,我也不会再去细想,昨天的种种,留在昨天就好毕竟,我还在北京,现在的我,也不能如同一条流浪狗似的逃离。
  我要用一颗纯洁的心,来拯救我已经渐渐污秽了的,这是我昨夜睡前想到的,生活给了我一根刺,就留给时间去腐蚀吧
  律所跟往常没什么区别,有案子的都在忙着案子,没案子的也在跟之前的客户去联络,机会,往往需要创造。
  打开电脑,准备浏览一些热点新闻,这是身为律师的基本原则,热点新闻往往会将社会阴暗面无限扩大,闻者都会忍不住在心底质问:这个世界会好吗。可我知道,有阴暗的,就会有光明,而光明跟正义,一直都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因为我们都在变的更好,或者走在变好的路上。
  正是这样,我才会义无反顾的接下李正的那桩案子,也是由此,我才用了极端手段,收集证据。趁着还没丢掉自我之前,多做些遵从本心的事情,终究没什么过错。

  “陈默,你来一下。”
  张梓琪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起身,有些诧异的看着她,揶揄道:“你这丫头,跟我混熟了吧,谦称都不叫了。”
  她变了一些,在我们一起出门回来之后。
  毕竟以前她还是很尊重我这个前辈的,而现在,她将我当成了跟她对等的同事,亦或是朋友。
  “有什么事儿吗?”
  走到她面前问道,她今天化了淡妆,头发束于耳后,扎在了一起,端庄又不失俏皮,已经开始有了职场中人的样子。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么?”
  她笑了笑,左面脸颊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小酒窝。
  “第一,我是前辈,你喊我无非是请教一些问题,我不信老王没跟你说过这点。”顿了顿,我接着道:“第二,则有可能是来了客户,指名要我代理案子,或者又是老王给指派的案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