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是老王安排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着张梓琪一起出门,开着老王的那辆宝马五系赶往朝阳区法院。
  “还是你有面子。”对了下后视镜,将车子倒出来,跟她感慨道。
  “为什么啊?”
  “以往我们出门,都是自行解决的,条件好一点的会打的,像我这种,只能苦逼兮兮地挤地铁。”
  “王总说让开车的啊。”
  “孩子,你真天真。”
  摇头笑笑:“你要不是他侄女,他能让咱开车去?”
  “啊?你怎么知道。”张梓琪低着头,嘀咕道。
  “你问问整个律所,谁不知道。”
  “我已经很注意了好吧。”
  “关系户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你解释什么啊。”翻了个白眼,将车速控制在四十迈左右,行驶在拥挤的马路上。
  “可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那现在呢?”张梓琪好奇道。
  “现在啊现在我什么都不想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生活没给我那么多的时间去想这些,我现在想的,就是怎么能在北京待下去,你们北京,真的是”
  “我们北京怎么了?”张梓琪打断了我。
  “你们北京好!”
  摇摇头,便不再搭茬,她永远都不会懂得背井离乡在外漂泊的滋味儿,如果她愿意出去漂泊的话她又怎么能出去漂泊?
  她从小就生活在北京,这里的一切是那样让人沉醉,这里是中国最好的城市,她又怎会离开?
  我又何必跟一个习惯了安稳的姑娘,阐述什么叫漂泊
  直到从法院出来发动车子,我都没想通老王是什么意思,刚刚张梓琪在咨询的时候我一直在场,问的竟是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只需要打一通电话就可以咨询的很详尽,偏偏他还要我带着她出来,说点实际的,问这些东西,油钱都划不来
  不过老王是领导,他既然这样安排了,我这种小员工,也只能听之任之。
  “你确定老王就让你咨询这些东西吗?”

  生怕张梓琪忘记什么,耽误老王的正事,我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真的就是这些。”说着,张梓琪摊开她带着的记事本让我看。
  字迹清晰娟秀,很干净,正如刚出校门的她一样,接过来,扫了一眼,确实只是这些东西,稍有不满的嘟囔了一声:“老王真是够能折腾的了,这点问题还让我们跑一趟。”
  “我觉得应该问啊。”

  “你确定?”
  “至少我觉着能学到不少东西。”张梓琪一脸认真道。
  “这些东西,在上次法院公布的文件里都有,咱们律所人手一份,你没看吗?”
  张梓琪有些尴尬,没有言语。

  翻了个白眼,继续道:“就算你没看,这些大众都可以了解的东西,你上网也是可以查到的。”
  “哎,老王真会玩儿,这不是让我出来陪太子读书嘛。”
  感慨一声,驱车前行。
  “陈律。”在一个红灯路口,张梓琪开口叫了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用啊,这点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张梓琪犹豫片刻,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不是老王让你出来的么,我跟你说啊,他绝对是在耍你!”
  “不不是啦。”
  “是我去问的他,他让我自己查资料,如果不知道怎么查,就去法院问。”

  “大姐!”
  很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那你也不至于查都不查,直接就跑法院来吧?”
  想起刚刚那个工组人员看我们的眼神,心生不满,暗道这丫头真是不懂变通,学习学傻了!
  亏我在出门之前还想着这是老王借机撮合我们呢,他可真是够无辜的了。
  “我我是担心网上那些东西会有纰漏。”张梓琪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解释道。
  红灯转绿,轻踩油门轰了出去,忍不住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窗子打开一个缝隙,“难道你不知道官网?”

  “那你”
  “可是当时我没有想到。”
  “张梓琪。”
  “你不会是通过其他途径考上的政法大学吧?”打量了她一眼,质疑道。
  “这跟我怎么上的大学发生关系么?”
  “呵,我有理由怀疑你的智商不能顺利完成正常学业”
  幽幽道着,抒发自己的不满。

  “至于吗?”
  “我说你至于吗?不就陪我出次门吗,至于这么揶揄我?”张梓琪有些委屈道。
  “至于。”想了想,终究点头。
  这是每个初入职场的菜鸟都该经历的过程,她跟老王相熟,这点没错,但老王毕竟是老板,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关怀她,律所还有二十多双眼睛盯着呢,张梓琪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难保会让其他人感到不满。既然之前老王告诉过我让我多带带她,那我就有这义务。
  见张梓琪久久没有说话,我将燃到了一半的香烟顺着窗口扔出去,双手握着方向盘,淡淡说道:“在咱们律所里,你有我师傅,他是老板,你肯定能得到很大程度上的关照,说的直白点,谁都有可能被他开除,唯独你不能,可你想过没有,你这辈子都会在乐平工作吗?”
  老实的点了点头,她辩解道:“可我已经很努力了。”

  “用记事本记下那些东西么?”嘴角一挑:“这是最基本的事情,身为一个律师,你应该记下委托人说的每一句话,然后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下,维护他的利益。”
  “知道了。”
  “不是因为你找我出来,我发脾气”
  透过后视镜,看到她有些疑惑的眼神,终究有些尴尬的点头:“好吧,有一点这方面的原因,但我更多的意思还是为你好,律师,是个职业,一个有些冰冷的职业,工作就是咱们吃饭的工具,你如果这样下去,凡事都去问别人,而不是自己查找,早晚会丢了这个饭碗。”
  “你知不知道你很过分?”
  许是压抑不住,张梓琪终于开始反驳:“我就是一新人,刚刚工作不足三个月,什么事都还不懂,每天的工作也只是接待,你不觉着你上来就用过来人的身份教育我,很过分么?”
  “我并没有别的意思。说这些”

  “别说什么为我好的狗屁话,你又不是我什么人,进行这种道德绑架,有必要吗?”
  “你”
  摇摇头,终究没有说什么,她说的对,我又不是她什么人,哪用我来为她好?又有什么资格教育她?我也只是个小律师,而已。
  “抱歉,语气重了一些。”
  张梓琪只是个初入职场的小姑娘,有点个性,有点脾气都是正常的,更何况,老王身为律所的老板都能包容,我一外人瞎操什么心。
  “没事,原谅你了。”她很是大方的摆摆手,示意她并没有放在心里。
  本来这个时间已经可以回家了,但老王的车子被我们开了出来,我又不得不回律所,一路上我都没有再说些什么,开车行驶在海洋似的马路上,当杀出重围赶回律所之后,天空也已被黑暗所遮掩。
  “你上去吧,我就不去了。”把车钥匙递给张梓琪,头也没回的离开了这里。
  走在街上,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回家?

  那里还算家吗?如果不是那里能够容纳我睡觉的话,我宁愿永远都不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