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跟违法有什么区别?!”
  “所以那孙子就拿这事儿做文章,威胁了李正。”
  “他什么意思?”老王揉了揉头,俨然,他也认为这事儿有些严重。
  “李正需要钱,但他更需要公道。”
  “所以你就把这案子推了出去,不让他难做?”
  “嗯。”我点了点头:“总不能让我耽误人家不是。”

  “你倒是会做人。”老王不住地用手指着我。
  “师傅您消消气。”我讪笑着:“我不会把自己摘出去,我要作为人证出庭。”
  “啊??”
  老王愣了一下:“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
  “疯了?”
  “师傅,还记得我刚拜师那会儿,您教过我,有所为有所不为,该拿的钱,绝不手软,甚至要想办法赚的更多一些,但有的钱,是绝对不能拿的。”
  “但我没教过你把自己搭进去!”老王掷地有声道:“律师,永远要站在中间点,以法律为标准,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进行陈词,你怎么能丢了这条标准?”

  “我做不到。”
  我为自己辩解着:“如果我绝对理性,那我跟冰冷的机器有什么区别?”
  “还犟嘴?”
  “真不是诚心气您。”见老王已经动怒,我软了语气:“师傅,一年前那事儿您还记着吧?我拿了不该拿的钱,嚯,那叫一个爽,可报应也接踵而至了。佟雪佟雪就在那天离开了我。”

  犹豫着,终于把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说了出来,我能隐瞒孟阳,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但我糊弄不了老王,他做了这么多年律师,在业界那是最顶尖儿的那一拨,唯有把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跟他说出来,才有可能说服他。
  果然,老王听过我的话之后,沉默了。
  “小雪小雪因为什么?”
  “有人在三环给她买了房子,我因为钱背弃了良知,她因为物质背弃了爱情,师傅,您说,这不是报应吗?”
  “唉。”老王张张嘴,终究化作一个长叹。
  “看开点吧。”他盯了我大半晌:“瞒的够久了。”
  淡淡一笑:“这事儿,只跟您说了,您可别外传啊。”

  “你当我是你们这些小年轻?”
  “哈哈。”干笑一声,试探性的问道:“师傅,那这事儿”
  “你不是决定好了么?还问我做什么?”老王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谢谢了师傅。”我诚恳道。
  “不过,既然选择了,就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更主要的是,这件案子,不论如何,都要拿下!懂?”
  我重重的点了下头。
  “师傅,谢了。”
  老王的支持,足够让我安下心来去做那件事情,正如他说的那样,既然决定了要去做,就一定要让李正得到应得的公允与补偿,这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
  “跟我客气什么。”老王摆了摆手,继续忙碌着手头的事情。
  眼见如此,我站了起来:“师傅,没什么事儿,我就撤了,再跟阳子好好研究研究。”
  老王应了一声,猛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我:“默儿,你觉得梓琪那孩子怎么样?”
  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老王许是意识到自己的突兀,咧咧嘴,说道:“嗨,我跟她爸是朋友,这不就让她在咱律所实习了么,平时我太忙了,没怎么注意,她爸昨天问我来着,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这不寻摸着你们平时接触的多一些,想想问问你。”
  “哦”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师傅你知道的,一般我留在律所的时候很少,所以我跟你了解的也差不多。”
  “那你也比我了解的多不是?”
  “嗯那孩子挺好的,认学,有正义感,以后能成咱们律所的中流砥柱。”
  尽量说些好话,加上自己的一点的了解,我如是评价道。
  “这样啊。”老王点了点头,叮嘱道:“以后你有空了就多带带她,也让她经手点案子。”
  “咳咳安排案子不是您的事儿吗,我就一小兵,哪有这权力。”
  “我意思是,让她跟你学习。”
  “师傅唉,我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声嘟囔着,心道他这是怎么了。

  “有问题?”老王脸一板,问道。
  “哪能啊!”
  “滚吧。”
  不正常,老王这表现太不正常了一些,原来他根本就没提过这茬儿,现在他突然提起来,又怎么能正常?难道说,我告诉了他我跟佟雪分手了的事情之后,他想撮合我跟张梓琪?

  不,一定是我想多了,老王是了解我的,应该不会傻到将自己朋友家的闺女推向火坑
  摇摇头,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赶出脑海,从老王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空间不大,却让我觉得发慌。
  李正的案子已经移交给了孟阳,没了事情之后,我突然感到无尽空虚仿佛有一道黑色的光将我笼罩,让我见不到方向,迷失了,迷失在这个洒满了阳光的中午。
  我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让它得逞,它要将我吞噬,它会赶我离开北京!
  心脏上好似爬满了蚂蚁,焦虑不安中,我怕了,怕自己突然发疯,然后从这里跳下去那样我就会面目全非的告别这座城市,以及这个世界了吧?

  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眺望。
  天空那样蔚蓝,云朵也是洁白的,这在北京的冬天并不常见,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年轻姑娘的身体,是如此的吸引我忍不住想要打开窗子,试图更近距离的接触下这个景色。
  “陈律,找你半天了,原来你在这里。”
  就在我要打开窗子的间隙,张梓琪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刚刚这是怎么了?
  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深知差一点就要自己结束生命,甚至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脱离身体。
  还好有她。
  转身,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张梓琪,咳了声,问道:“你找我?”
  “整个律所,也只有你姓陈吧。”张梓琪俏皮的眨了下眼,揶揄道。
  “切,找我什么事儿啊。”

  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暗道自己刚刚真是太不正常了,就像在那么一瞬间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这很危险,也很无奈,更让我深思。
  我离开正常的圈子太久了,久到分不清什么是虚妄跟现实
  “王叔哦,不,王总,他让我来找你的。”
  “老王?”
  疑惑的问了声,点点头:“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不不是他找你。”
  “你磕巴什么啊?”打量了她一眼,问道:“到底是谁找我?”

  “我,我,我。”
  张梓琪一连应了三声,说道:“王总交代,让我去朝阳区法院跑趟腿儿,咨询点事儿。”
  “那就去呗?你又不是找不到。”
  “可我没熟人啊,王总说让你带我过去,他说你可是那儿的常客。”

  “嘿这话说的。”
  “嘻嘻。”
  张梓琪吐了下舌头,越发显得俏皮。
  原来年轻这么好,天真无邪,没被社会过多的污染,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