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5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递给他一瓶酒,举起自己手里另外一瓶,哥俩碰了一下,道:“他是为我开道被炸死的,凶手头目被我捉回来弄死了,但元凶首恶暂时还没抓到。”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陈炳辉沉声说道:“太平会那边我会去交涉。”

  “你得给我一个站得住的理由。”李牧野仰脖子灌了一大口酒,道:“不然我怕以后有那一天下去没办法跟金亮兄弟交代。”说这句话的时候李牧野的口气很冷,毫不掩饰对陈炳辉这个决定的不满。
  “你不需要向他交代什么。”陈炳辉道:“只要对他媳妇孩子和父母有个交代就够了。”他同样以冷冷的口气说道:“我早就警告过你,跟太平会打交道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你这是一句屁话。”李牧野道:“我没有主动去招惹他们,港务疏浚工程是军方给我的,得罪他们也是因为军方,现在张金亮是为了我才被炸死的,不是因公殉职死的,你说算了那也只是代表军方不代表我!”又道:“还有你刚才说到他家人,认识他这么长时间,还头一回听说他有老婆孩子和父母。”
  “他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当然不会把家里实情跟任何人透露,这是纪律!”陈炳辉肃然说道:“就算我不说你也该清楚他们几个是怎么回事。”

  “我懒得知道那么详细。”李牧野没好气道:“我现在就知道我的人死了,我得把他的身后事安排好,然后替他报仇!”
  陈炳辉道:“这个仇你报不了,金亮的身后事却必须由你出面安排。”
  “什么意思?”李牧野道:“我出钱没问题,但听你的口气,怎么好像军方不想过问他的事了?”
  “他是个英雄。”陈炳辉面无表情,加重语气又补充了一句:“无名的!”又道:“对外他的身份已经不是编制内人员了,这里边涉及到一些重要机密,我们不方便授予他任何荣誉。”

  “你放屁!”李牧野无名火起,突然抬腿踢在陈炳辉的肚子上,喝道:“什么都不能给他,你来干什么?”
  “我来接他回家!”陈炳辉并不介意李牧野的冒犯之举,退了一步,道:“送他去一个英雄该去的地方。”
  “马革裹尸几人还?”李牧野的语气里带着嘲弄,道:“阿辉哥,你让我失望了。”
  陈炳辉面无表情:“幸好你没有让我失望。”他举起了酒瓶,将瓶中烈酒一饮而尽。道:“金亮是我的兵,我当然希望能给他该匹配的荣誉,但纪律就是纪律,跟我们要做的事情比起来,个人这点得失微不足道。”
  “那是对你们这些军人而言。”李牧野把酒瓶子随手丢在地上,道:“对我来说跟着我干的人就是我兄弟,我不在乎他有没有其他身份,我就记得那天在乌拉尔山中他曾跟我一起浴血奋战,不久前在不夜城的围猎场里,他的枪曾经平安守护了我的后背,你们既然不承认他,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必你们操心了。”
  “这不可能。”陈炳辉坚决的说道:“他必须跟我一起回去。”顿了一下又道:“小野,我能理解并且欣赏你的立场,但你必须明白,我不是代表自己来的,金亮也不是唯一死而无名的英雄,在咱们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家里,有太多的金亮一样的无名英雄,他们需要的不是怜悯,而是死得其所,你是自由的,他是有信仰的。”
  他接着语重心长的又说道:“小野,从现在起,你得学会适应这种离别的方式了,商务发展升级到国家层面时,要比明刀明枪的战场还凶险,前者至少还有规矩可循,而后者,一旦爆发冲突就没什么底限可言。”

  “这些我比你懂。”李牧野道:“江湖喋血,我早就不在乎离别了。”又道:“我在乎的是他不应该死的这么不清不楚,关于太平会,你欠我一个交代。”
  陈炳辉沉吟良久,忽然叹了口气,道:“我能告诉你的很少,这么说吧,太平会是一个很庞大,背景十分复杂的民间组织,影响力几乎渗透到了各个层面,有一些是消极负面的,但更多的是积极正面的,所以在很高的层面上得到了认可,他们现在运作的一些事情是跟国家的脚步同步的,你懂了吗?”
  “那我呢?”李牧野虽然明白,心里却不服气,质问道:“阿辉哥,你倒说说看,我现在算是倒行逆施吗?”
  陈炳辉道:“你是军方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尽力保证你的利益不受侵害,我刚才也说了,太平会的存在是有一些负面情况的,但还不足以动摇他们的根基。”
  “我最多能明白你的意思,但完全没办法接受。”李牧野道:“我是江湖人,有我们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张俊鹏动了我的人,我就必须以牙还牙打回去!”
  “我决不允许你这么做!”
  “为什么?”
  陈炳辉道:“你应该很清楚,他现在正着手对付不夜城霍族。”
  “就因为霍泽是个汉奸?”
  “还因为不夜城的存在对我们的军事战略布局,以及战略资源安全是个极大的威胁。”陈炳辉正色说道:“你可知道霍族人在内蒙古和山西买下多少矿产?你又是否知道他们把那些资源开发出来后卖到了哪里?你更不会知道霍泽在国内苦心经营罗织了一张怎样庞大的关系网。”他顿了一下,语气沉重道:“太平会行事霸道了一点,却是不夜城的劲敌!”
  “我完全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我明白了自己的价值还不如太平会。”李牧野道:“我还明白了如果我的实力超过了太平会,就可以随便对付他们了。”
  “太平会的势力不出国门千里之外,而你却能在远东开辟出一片天地,这一点他们是不如你的。”陈炳辉道:“现在的局势下,我们觉得你暂时不适宜回去跟太平会正面冲突,所以,我建议你可以考虑暂时留在远东。”他叹了口气,有些沉痛的:“我跟你说过的不要离开国内,现在你跟太平会之间闹到这地步,大家都很为难。”
  “名义上这算是一种保护吗?嘿嘿,其实说白了就是让我留在海外,方便你们榨取我最大的利用价值。”李牧野冷笑问道:“金源正何呢?还有红叶工程你们打算怎么处置?”
  “你再离一次婚怎么样?”
  世道之衰也,士大夫不知礼义为何物,往往知进而不知退,及其变也,或以退为进。黄宗羲老先生是明末清初的大学问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这句弘扬谦让礼仪精神的话会成为一种战略姿态的表达。
  袁成德说,离婚就是个态度,为的是方便军方对太平会有个交代。太平会因为不夜城里发生的事情迁怒于牧野系,摆出咄咄逼人的态势,军方已经出面调停。金源正何表面上跟李牧野撇清关系,但实际上却通过与远东地区的矿物企业合作,将大部分股权交给农工银行作为抵押。
  李牧野问老袁:“晓琪接受这个安排吗?”
  日期:2018-03-14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