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够加速血液流动的音乐,周围扭动腰身的男女,融入胃液里的酒精一股名叫暧昧的气氛,在我们中间蔓延。
  强迫自己将目光转向别处,不去看她,不知该怎样回答她的问题。
  跟她接触的不多,但对她的印象却是很深刻的,只是让我评价,我却不知该怎样说出口。
  “怎么?说不出来?”
  “是不是觉着姐姐水性杨花?”
  “没有。”我下意识的反驳道。
  “没有么?”张瑶眯着眼睛:“那你当初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问你前夫去啊!”
  很反感她抓着那件事不放,“是他委托的我,我只是一个小律师更何况,当时你也没提出再次上诉不是吗?”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张瑶转身要走,“不见到你,我还想不起来那些事儿,可是见到你了”
  多余的话她没说,或是说了却被酒吧里的音乐所掩盖
  “就这样走了吗?”望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我们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还是很不好的那种,以后不要再见才好。
  被这出事儿一闹,也没了寻个床伴的心思,索然无味中,我决定回到卡座等林佳一,然后一起离开。
  只是当我到去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那里。
  “喂,你刚刚跑哪去了?等你半小时了都。”
  原来她早就下了台子,一直在等着我。
  “没什么,去厕所了。”
  “去了半小时”林佳一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你是肾不行,还是胃不好?”

  “姑娘,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耿直?”
  “很多人都这样说,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确认下,有多少人跟我眼光一样。”
  “别以为姑奶奶听不出你什么意思。”
  这个夜晚,真是够奇妙的,先是跟眼前这个雌虎结伴来了酒吧,又是遇见了除佟雪之外最不想见到的女人北京很大,大到可以容纳不计其数来这里漂泊的人,北京也很小,小到总是上演不期而遇。

  “喂,留个联系方式?”
  我跟林佳一肩走在冬夜里的后海,欣赏白雪留下的痕迹。
  “我们这样算是朋友了吧。”
  “然后有时间多聚聚,一起喝喝酒吃吃饭什么的,有什么不对么?”看着她,不解道。
  “再然后你就会认我当你妹妹了吧。”林佳一俏皮的眨眨眼睛,问道。
  “别说,我还真有这心思。”
  惊诧她怎么会知道我的想法,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索性我就坦诚承认。
  “紧跟着你会竭尽所能的献殷勤,最后把我骗到你的床上去,对吗?”
  “姑娘,我不要了成吗?”
  这丫头真是可以,什么话都能说出口,就像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更何况,我压根儿就没有那个心思,在看她开了一个男人的脑袋之后,那些暧昧的想法就已经让我扼杀在摇篮里了。
  “怎么,被人戳破不好意思了?”
  “有些话还是说开的好,我真没那意思。”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你应该相信,男人跟女人之间是存在纯友谊的。”

  “是我单纯,还是你太傻?”
  林佳一摆摆手,“快封寝了,拜拜了您呢,咱有缘再见吧。”
  张张嘴,终究没能开口挽留。
  哪怕在心里我是希望她能多陪我一会儿也不例外,不知怎的,我很不希望被她误解。
  直到林佳一的背影消失在我视线里,我才回过神,牵起嘴角笑了笑,心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情绪?
  一年了,堕落了很久,也糜烂了很久,是时候走出阴霾,找个姑娘开始新生了吧?
  闹钟准时响起,小区门口的推车小贩,脚下的街道,每天都串流而过的车辆,地铁相同的,每天都是这些出现在我上班的路上,不同的,每天又都是新的一天。
  佟雪是厌恶老家那座小城的一成不变,才跟我一起闯进北京这座城市,可在这儿生存久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其实在北京也是一成不变的。

  生存,生活,一字之差,距离却是地狱与天堂,我在地狱挣扎,渴望能去天堂,这是一场不能回头且漫长的旅途,曾经还有人陪伴,如今却只剩孤身一人。
  来到律所,我先给李正打了一个电话,因为这是孙林海所给期限的最后一天,说出来都他妈可笑,李正是受害者,还要被那个无耻的混蛋牵着鼻子走。
  “喂,陈哥。”
  电话很快就被李正接听,听的出来他情绪不是很好,想来也是任谁遇到这种事儿能有好情绪就怪了。
  “嗯他又联系你了吗?”
  很无奈的问出这句话,作为他的代理律师,我觉得自己很无能,明明所有的证据,所有的法律都能让李正赢得官司,偏偏不能让他得到应该得到的尊重。
  矛盾,也不矛盾,事实如此。

  “能不联系吗。”
  李正叹了一口气,“昨天他给我打了仨电话,一个劲儿的问我想的怎么样了。”
  “你怎么说?”
  “我需要钱。”
  “可我更想得到他那迟来的抱歉,还有应有的尊重。”李正铿锵有力道着,从他的话语里我感受到了力量,一种普通人,寻求正义的力量!
  “好!”
  我道:“我给你准备起诉材料,咱们先到法院备案,然后我会给你找个靠谱的律师。”
  “陈哥,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出庭作证。”叹了一口气:“开庭的时候孙林海肯定会拿我那份儿录音说事,这对咱们不好,但,如果我不是你的代理律师,而是一个旁观者的话,将会是对我们有利的证据。”
  “那你怎么办?”
  “你不是说他要追究的话,你会很麻烦的么。”
  “这个时候,还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拘留?罚款?都是小事儿。”
  “陈哥你”

  “李正你听我说,我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什么圣人,但我能拎的清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打断李正要劝阻我的话,悠悠道着:“假设说,阿姨被撞的没这么严重,你找到我进行法律援助,我收起你钱来绝对不会手软,甚至我还会收孙林海的钱,打官司的时候,突然变哑这事儿没那么难,你懂吧?”
  “呵呵,很意外吧?我告诉你,我就是这种人,但,你该庆幸你没遇见这样的我。”
  “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李正无奈苦笑:“陈哥,我知道你为我好,想帮我赢下那个官司,可你没必要诋毁自己。”
  “孩子,社会没你想象的那么热情,我也没你看到的这么善良。”
  “哥”
  李正轻轻叫了声。
  “哎。”我应了一声:“就冲你这声哥,你就是我弟弟,放心,这官司,为了咱妈我都会帮你拿下。”
  “可”
  “能不婆婆妈妈的了么?该来的正义跟公道肯定会来,至于过程,只要在合法的范围内,用些手段又能怎样?!”
  “这就对了。成了,我去准备东西,然后会跟那个律师说一声,到时你们交流下。”
  “谢谢了哥。”
  “等我们赢了之后再说。”
  挂断电话之前,我想了想,终于说道:“照顾好咱妈,一定会有奇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