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硬着头皮:“听见了吧?”
  男人摸着下巴,阴测测的打量着我们。
  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来分析,他应该是不想放弃即将到手的尤物的,可我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盯着我们:“张总,你真的认识他?”
  他们认识!
  而且从男人的称呼来看,他们之间应该有着某种交集,难道是一起谈生意,顺道出来玩玩的?
  “这位大哥不好意思哈。”
  我笑着开口:“今天早上跟她闹了点矛盾,辛苦你照顾她了。”
  “你看她喝成这样,给你们带来不少麻烦。”说着我用眼神示意那个男人,“今天挺晚的了,就不让她耽误你们玩乐了,改天弟弟请你们吃饭。”
  虽没说白,但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在提醒他,不管你们什么关系,这个女人我都要带走,更何况他刚刚那副做派,已经吸引不少人的目光了,威胁中也给他找了一个台阶下。
  男人应该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怕是出来玩,甚至要带这女人走,都要有一个做派,俨然,不论是我的出现,还是刚刚她的那巴掌,都不是他想要的东西。

  沉默了片刻,他点点头:“好说好说,我们跟张总都是朋友,既然你来了,就带走吧。”
  在心底夸赞一声,男人并不是那种jing虫上脑就不过一切的人。
  “嘿,那我们走了哈,改天再聚。”
  说着,我就要带着她离开,毕竟多呆一分钟,她就多一分危险。
  只是有的人偏偏就不让我如愿。
  “你他妈放开,你谁啊,谁要跟你走?!”
  她猛地挣开,摇晃着跑到男人那边,“梁哥我们继续喝,我不认识那个王八蛋。”
  佟雪以前总说男人喝多了最为不可理喻,她真应该看看现在这个女人,那时候她就会明白,喝多了的女人比男人不可理喻多了。
  可她不在这。
  我也不能让她不可理喻下去。
  说不出什么心理作祟,就是不忍见她如此,更不愿意看到有人占她便宜。

  拍拍脑袋,心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事已至此,既然决定了管这件事儿,索性就管到底吧。
  “你看你,我都认错了,你还想让我怎样?”
  陪着笑脸,我拽住了她,低头耳语:“你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占你便宜吗,我这是在帮你。”
  “要你管?”
  她用力挣脱着,有了刚刚的经历,我这次拽的很紧。

  她很急,大喊着:“你他妈谁啊,老娘的事儿用你管吗!”
  “我错了,我真错了。”
  此时我的状态活脱脱就是一三孙子,真是贱的可以。
  她挣扎着骂道。

  泥人还有三分血气,何况我这么一个大活人?
  此刻我真的想放手不管,她被人睡了,让人占便宜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男人在观望,脸上露出希冀,恨不得下一刻我就放手,然后他就可以明目张胆的猥亵,甚至马不停蹄地就带着她去共度
  不,这种情况我不能让它发生。
  下了狠心,一把抱住了她。
  “张瑶你能不能不闹了,我们回家,行吗?”
  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事出有急?
  不,不像。

  刚刚我只是觉着特别着急,不忍见到预想到的画面,更不忍她倒在那个男人的怀里。
  张瑶很瘦,拥进怀里的感觉就像抱住一块冰,她喝了很多酒,她的身体是凉的就这样紧紧抱着她,带着几分表演出来的恳切,对她道着歉,让她跟我回家。
  区分不出表演,还是我本就希望如此。
  张瑶怔住了。

  她是恨我的,不然在刚刚她能表现出那种抗拒,哪怕她知道我是来替她解围的。如果说那个姓梁的男人最开始不信我认识张瑶,或者认为我是出来截胡的话,现在他应该没了那个想法。
  现在的我们像极了吵架的情侣。
  当我最开始看到她的时候,心里真的很复杂,一直在感慨北京为什么这样小,偏偏就让我遇见了她。
  我是不想再见到她的。
  因为她就像一面镜子,照射出我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人性的另一面,它的名字叫贪婪,冰冷,无耻因为一年前的那桩案子,让我跟这个女人有了交集,也是因为那件案子,我丢了自己坚守很久的良知,也是因为那场案子,张瑶失去了很多东西。
  这点很好分析,她身为一家公司的老总,亲自出来陪生意上的伙伴喝酒,甚至不惜让人占去一些便宜,就是最好的佐证。
  张瑶笑了。
  小声对我道:“你认为我需要你帮助吗?”
  “目前看来,需要。”趁机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悄声道:“除非你想让他睡。”
  “你这人真够王八蛋的。”
  “喂我这是在帮你。”
  “你只是在赎罪。”张瑶冷冷的道。
  是了,我为什么会可怜她?又为什么会不忍心看到她被那个男人占便宜,忍不住站出来替她解围?不就是因为我觉得她变成今天这样,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吗?
  心底那点残存的良知告诉我,要阻拦这一切。
  赎罪,很好的解释。
  “不得不承认你说的对。”这样被人戳破,终究是有点难堪,我试图为自己辩解,“可当时的那件案子,换任何一个律师,你都没有胜诉的可能。”
  “是啊,我出轨了”
  张瑶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嘴角轻轻一挑,揶揄道:“既然我是个不堪的女人,你又为什么帮我呢?”

  “学雷锋做好事儿不成吗?”
  “呵,满嘴的仁义道德,可你自己做过什么事儿,你自己心里清楚。”
  “至少我现在是在帮你。”
  张瑶顿了顿:“请你放手。”
  “喏,他们已经走了。”张瑶对着门口处努了努嘴,原来,那几个男人已经离开。

  有些尴尬的松开手,挠头解释道:“刚刚着急,你别介意。”
  “怎么会呢,你是为我好。”
  张瑶走到原本的位置,端起酒杯,摇晃着,然后轻抿一口,“我得谢谢你帮我赶走了我的客户,以至于我可能丢了一张几百万的单子。”
  “他是在占你便宜。”
  “呵,只要不让他睡,占点便宜又怎样?”

  “你有这个底线吗?”
  我有理由这样说,刚刚的张瑶完全没把自己的人身安全当做一回事,任凭那个男人搂住她,唯一能让人欣慰的,就是她还知道护住胸前的巍峨
  “你说什么?”
  张瑶放下酒杯,走到我面前,直直地盯着我。

  没有了刚刚的迷离,没有了那层醉眼朦胧,仿佛刚刚的那个样子都是她装出来的一般。
  “没什么。”我耸了耸肩,不敢直视她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将眼睛扫向别处。
  “啪”
  疼,火辣辣的疼。
  猝不及防就挨下了这一巴掌。
  “你他妈的疯了吗?”
  揉着脸,满是不解。

  “管好你自己的嘴。”
  “你自己能做出来,还不让人说了?”
  张瑶笑了,露珍珠似的牙齿,明眸皓齿,大抵就是形容此时的她吧。
  她婀娜的向我走来,许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她竟与我差不多高,“你说,我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离的很近,酒气甚至能喷在我脸上,有点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