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对李正的发问,电话那边的孙林海停顿了半晌。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他气急败坏道:“谁活着都不容易,三十万怎么了?嫌少?”

  “不是我嫌少。”李正长叹一口气,无奈道:“是我妈在等着这笔钱救命,她现在就在病床上躺着,眼瞅着进气没有出气多了,哥,只要我妈能醒过来,这钱我不要都行!”
  “你甭跟我说那些没用的,你妈要是能醒过来,我也不至于在这跟你理论了。”
  “我”
  李正张着嘴,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笑?哭?
  他的表情就像一把刀子,扎在我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电话那边的孙林海是看不到的,就算他会看到,又能有什么表示?等了半天没等到李正的回话,他淡淡开口:“忘了告诉你件事儿,你不是找了律师吗?那小子找过我了,你告诉他,我就是一法盲,什么都不懂,让他少费力气。”
  李正看着我,我点点头,示意他一会儿告诉他那天的情形,让他听孙林海说完。
  “对了,我们那天谈话,那小子录了音,这事儿我咨询过朋友,我朋友告诉我那是违规的,可大可小,我这话音儿的意思,你懂吧?已经到了这个裉节儿上了,你也不想再惹些别的麻烦了吧?”
  刚刚只是软刀子的话,现在则是明目张胆的开始威胁了,通过我去找过他的这件事情做文章,然后威胁李正,不同意他的法子,他就会无赖到底,并且给李正找一些麻烦。
  “不是,孙哥您看咱俩这些事情跟外人有什么关系啊?”
  “有什么关系?”孙林海冷哼一声:“你丫都要去法院告我了,你说有什么关系?”
  “三天,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不见面,到时别怪哥哥做事儿绝,三十万都让你见不到!”
  孙林海挂断了电话,李正怔怔的出神,电话那边传来的‘嘟嘟’的忙音也没能将他唤醒。
  愤怒?
  我已经生不出一丝怒气。
  跟人可以生气,跟一畜生置气,岂不是跟他处在一个水平线上?

  走到李正旁边,手搭在他肩膀上,一句话都没说,说了也没意义。这种情况下,任何安慰,都是那样苍白无力
  “为什么?”
  李正将电话扔在床上,掩面发问。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偏偏轮到我妈倒霉?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长叹。
  除此之外,我又能做什么呢?
  所学的专业,所从事了这么多年的工作,偏偏在此时无法起到作用,只好无能为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上演,我很想告诉李正:看开一些,这个世界终究是美好的,你还不能倒下,因为你现在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话到嘴边,又被咽下。
  站在旁观者,或者道德的制高点上,都是那么残忍。
  “两天前我去找过他”
  李正闻声抬头,红着眼眶看我,当下,我便把那天所发生的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谢谢了,陈哥。”
  “我应该做的,更何况我又没能帮上你什么。”
  想了想,我道:“那些录音,我已经整理了出来,如果可以的话,我给你推荐一个律师,到时候他可以拿这个证据打官司,至于我,可以充当证人。”
  这是我在路上所想到的办法。
  也算钻了法律的空子,至于我,无非会有些麻烦而已,但我顾不上这么多了,我必须要让他赢回公道。不然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件案子都会像根刺一样,扎在我心里。
  “要不我三天之后见他一面吧。”

  李正犹豫了大半晌,终是开口。
  “大夫说,我妈这边不能再拖了,否则就真的没法醒过来了。”
  “这几年我认识不少人,我们律所知道你这件事儿之后,也都很气愤,你缺钱的话”
  “哥,你认为我会接受别人的施舍吗?”

  李正打断了我:“如果我会接受的话,轻松筹、水滴筹那些东西,我早就会用上了。”
  他是倔强的,也是骄傲的。
  两年来,他一直用自己日渐佝偻的肩膀扛着这一切。
  “这三天,我会给你想出办法的,如果”
  从医院出来,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去走,孙林海的态度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李正选择妥协他就会赔偿三十万,然后不了了之,如果李正不妥协,要经过法律程序来解决,他就破罐破摔,宁愿进去蹲监狱也不愿意赔偿。

  这样一幅光棍做派,让人很是恼火。
  我只是个律师,能做的,也只是在法律方面给李正带来援助,其他的,我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干着急。现在想想,当时我满腔热血的跟老王保证,一定会还李正公道,这话有多天真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天气开始变的阴沉。
  起了风,让体感温度愈发冰冷,看来要下雪了,北京的第一场雪。
  回律所也没什么事,索性我就在街上游荡,脑子里想着无数种可能,比方说明天孙林海就会主动找到李正,幡然醒悟要赔偿他费用,并且会给他一句诚恳的,迟来的道歉;比方说李母的下一次手术非常成功,过了不久就睁开了眼睛,并且恢复的不错,很快就能下地走路比方说,李正通过自己的能力找了份足够养家的工作,他的女友回到他身边,一年之后他们就会结婚。

  比方说,在这个下雪天,在下一个街角,我就会跟佟雪不期而遇。
  雪,洋洋洒洒。
  洁白的六角花瓣,飘落在我的肩上,落在地上,前方茫茫一片,给原本有些污浊的天空进行装点,偶有几只麻雀,在低空叽叽喳喳,一切这样美好而自然。
  来北京第一年的那个冬天,也是这样一场雪,我跟她走在国贸街头,她说:“陈默,下雪了,我们一不小心就走到了白头。”
  白雪压肩,白不过白头,我走了很久,也没有回头只可惜,当时说过跟我一起白头的姑娘不见了。
  恍惚间,我发现北京好像变了座城市,一个姑娘背对着我,也是在这样一个雪天,漫天六角花瓣,等着我去追逐。
  这一瞬间,我分不清虚幻和现实,心里知道脚下的这座城市是北京,一座冰冷的,足够人迷失的城市,可眼前的景象又是那样真实。
  姑娘就站在那里,天上飘着雪,落在了她身上,染白了她的发
  她会是那个愿意跟我一起白头的人么?
  心中问着自己,忍不住向她的方向走了过去,或许,她就是那个我寻觅了很久的人,她就是那个在冥冥中指引着我的另一半。

  慢慢的走着,风雪四起。
  北风如刀子似的割着我面颊,雪花迷了我的眼睛,凭着那点朦朦胧胧的错觉,向前走着。
  她跺着脚,灵动而瘦弱,半短不长的头发随着她舞动,她就像是这片天地间的精灵,仿佛雪花都在随着她舞动
  走的近了,我发现这个背影有些熟悉,好像某个时刻她曾在我心间留下痕迹,恍惚间,她的影子跟佟雪融在了一起。

  会是她吗?
  如果真的是她,我该怎么办?是紧紧拥入怀中,然后告诉她,在今年的第一场雪里我们又可以白头,还是转过身去视而不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