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傅,第三医院,快一点。”
  “好嘞。”司机应了一声,踩下油门轰了出去。
  现在心里很乱。
  孙林海应该是出招了。
  两天前我见的他,在今天他选择约李正出去聊聊。
  难道他回心转意,想要赔偿?
  应该不会,他那天的态度很明确,哪怕进去都行,就不愿意赔钱。
  那他又为了什么?

  猛然间,我想到一种可能,赶忙掏出电话,给李正打了过去。
  “陈哥,怎么了?”响了四五声之后,李正终于接听。
  “听我说,我还得半小时左右赶到,你就呆在病房,哪都别去,谁找你都别出去。”
  “你是担心他乱来吗?”
  “那种人渣,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放心吧陈哥,我刚刚给我堂妹打过一个电话,我告诉她如果一个小时之后我没联系她,就让她报警。”

  “嗯,这就好。”
  挂了电话,我望向窗外。
  北京,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奔来,它已经变了味道,至少,在老北京人的眼里,这座城市开始陌生。
  一路上我都在沉思。
  原本以为孙林海只是个老赖,哪怕他没什么底线,也不过是一个没底线的老赖罢了,这社会上无赖很多,但他们大多数不敢违法乱纪。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是因为法律的存在,规范了这个社会上人类的行为,才让人类发展的更好。这一直是我坚信的东西,有的时候,它是信仰。
  可,随着孙林海的出现,一再刷新我对人性的认知。
  一个人无论坏到什么地步,都应该有人性的,他呢?他在两天后的今天选择约见李正,这在之前,是绝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要么负隅顽抗无赖到底,要么选择妥协。
  目前看来,孙林海想出了第三条路,在我们起诉他之前,主动约见李正见面!
  李正,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甚至比我还能小上几岁,一直在读书,未曾走出过大学那座象牙塔,他就像一张白纸。
  就这样一张白纸,随着发生在自己母亲身上的一场车祸,已经被涂上了黑色。
  不是其他颜色。

  就是黑的。
  灰暗给他的人生蒙上了一层影子,接触他以来,李正给我的印象都是彬彬有礼,活脱脱一个书生形象,哪怕孙林海再怎么王八蛋,他都没有说过一个脏字儿,这跟他受过的教育有关,更跟他自身的家教有关。不难想象,躺在病床上的李母,也一定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人。
  闭上眼,揉了揉头,我在想一会儿见到李正之后,我该跟他说些什么,那天我去见孙林海的事情应不应该告诉他跟他去见孙林海之后,我又该扮演怎样一个角色?
  安静?漠然的注视那一切,还是跟李正站在一条线上,替他出谋划策,一起对抗孙林海?
  前者违背我的处事准则。
  后者违背我的职业规范。

  就像一条分岔路口,必须要选择一条走下去。
  这种选择,很烦,但我不得不接受,因为李正还在医院等着我,这孩子已经被社会给上了一课,原本纯白的纸张被涂上黑色之后,已经足够他见识这个社会的冷漠,而我,是否应该给他一些温暖?
  我不是圣母,没有能力让每个人都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更没那个义务。
  但,李正这事儿让我碰上了,让我若无其事的做好本职工作,我又做不到。
  矛盾,也不矛盾。

  长叹一口气,问司机师傅:“师傅,车里能抽烟吗?”
  司机看了我一眼:“有烦心事儿啊?”
  “可不。”
  “抽吧,窗户打开点,背着点啊,要让探头拍下来,可就要罚钱了。”
  “放心吧您呐。”
  点上一根烟,瘾君子般大口的抽着,“您不来一支?”
  “嚯,早就戒了。”在等红灯的间隙,师傅打量我一眼:“有家人住院了吗?”

  “不是,一哥们的妈,出车祸了,我去看看。”
  “人没大事儿吧?”
  “差不多植物人了。”
  “这他妈的,哪个缺德的开车那么虎啊。”司机愤慨道。

  “倒霉啊,偏偏肇事者还不想理赔。”
  “操。”
  过了半晌司机师傅吐出这样一个字眼,俨然,他很愤慨,显然,这也是普通人应该有的态度。
  事有不平,必须要鸣。何况,身为律师的我呢?

  无论什么时候,医院都是人类聚集最多的地方之一,缴费窗口满满登登的全是人,电梯前也是排了长队,有人脸上带着愁怨,有人脸上挂着泪珠唯独,没人去笑。
  给李正打了个电话,得知李母病房在五楼之后,我顺着步梯爬了上去。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电子仪器滴滴声,李母身上插着管子,躺在病床上,唯一能证明她还活着的,只有电子仪器中显示的心跳。
  李正坐在床边,满眼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看到这一幕,眼角不免泛酸。
  心里不住的问着自己,为什么最后倒霉的总会是好人?

  收拾起情绪,咳了一声,引起李正的注意力。
  “陈哥,来了?”李正站了起来,点点头,跟我打着招呼。
  他又瘦了些,胡子没有打理,也没时间去打理,双眼凹陷,布满一层红血丝
  “他跟你说在哪见面了吗?”
  “嗯”李正苦笑一声,道:“让我去通州。”
  “丫还真敢想。”

  “我拒绝了,我妈这里实在离不开人,哪来的时间跑那去。”
  “他怎么说?”
  “他说我要是不去的话,后果自负。”
  “能有啥后果?不给钱?”
  “你说,我配合他的话,他能给钱吗?”

  李正语气里满是无奈,他从床头的桌子旁边,拿了个橘子,递给我:“吃点吧,这儿没什么好东西,你别嫌弃。”
  “怎么会呢。”
  橘子很甜,也很酸
  过了十分钟左右,李正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道:“是他。”

  点点头,示意他接听。
  “喂?”孙林海粗犷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想怎么样了小伙子?”
  “孙哥,您看,我妈这边离不开人,您能不能过来?”
  “开什么玩笑?”孙林海哼了一声:“就像我这里能离开人一样似的,小伙儿,你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样子啊。”
  李正一阵无语,苦笑摇了摇头,道:“孙哥,我怎么就不想解决问题了?我妈到现在都还没醒,您说我能不着急吗。”
  “哎我知道,我知道。”
  那边传来打火机的声音,想来是孙林海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片刻,他道:“我也在筹钱,借遍了亲戚朋友,筹到了三十万,你看,是不是先拿去应急啊?”
  下意识的皱起眉,孙林海这个态度有点让人捉摸不透,两天前他还跟我说自己一分钱没有,现在又突然筹到三十万我知道了,他这一定是在试探李正的态度!
  只要李正点头收下这三十万,剩下那六十万再想要可就难了!
  李正单纯没错,但他不傻。
  他道:“孙哥,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都两年多了,事儿又不是刚发生,您怎么就筹到二十万?您两年的工资也不仅仅是这些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