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这是欺骗!”
  孙林海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你们丫这样做犯法了知道吗?”

  “不用你提醒。”
  点上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口:“我们本是就是律师,比您了解法律。”
  “操-你大爷的。”孙林海作势拿起酒,看那架势不给我打个生活不能自理不会罢休。
  “公共场合打人,你当大伙儿都瞎了?”
  伸出头,指着自己的脑袋:“来,往这来,我还就告诉您了,你要是打了我,我不把你告到倾家荡产都不罢休。”
  “说说吧,你想怎样?”
  过了半晌,孙林海放下了酒。

  像他这种在社会上厮混了很久的老油子,还真未必能狠下心把一个人打残,更何况,我跟孟阳是两个年轻的大小伙子,又怎能轻易的让他打了?
  “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来找你了解了解案子的,这件事儿我们律所已经接下,为了全面一些,过来问问你的意见。”
  “不过,我想也不用问了,这都有。”我指了指那支录音笔,自问自答。
  “你不用拿这套吓唬我。法院我又不是没去过,官司也不是没打过。”
  “是,您多牛逼啊。”
  拍了拍桌子,愈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您想没想过,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的被害人?想没想过他们曾经也是幸福美满的一家?”
  “这场车祸毁掉的东西,你又想过没有?”

  我问的问题,跟案子没有关系,我只是想问问,看看他还有没有人性!
  孙林海半晌没有说话,大概过了一支烟的时间,他站了起来,“我等着开庭,还是那句话,我没钱。”
  说罢,逃也似的就要离开。
  “叫个代驾吧,你喝酒了。”
  孟阳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怎么办?”孟阳见他出了门口,问道。
  “能怎么办?”
  “你刚刚挺不符规矩的,至少,不该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录音。”
  “对付无赖,你就要比他还无赖。”我道。
  “结果不是很好。”
  “天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长叹一口气,我问孟阳:“老孟,你说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学了那么多年的法律,到最后还不能维护委托人的权益,你说咱这几年是不是活在了狗身上?”
  “其实不是我们这些年活在了狗身上。”

  孟阳喝净杯子里的酒,看着窗外,淡淡道:“这种案子一年能碰到多少?在我们从业的这些年里,又碰到了多少?”
  我愕然,旋即释然的笑了笑:“是啊,这种人渣终究是少数,案子我一定会尽全力还李正一个公道。”
  “算我一份。”
  孟阳伸出了手,我跟他紧紧握在了一起,“算你一份,事先说明啊,这案子我是免费援助的。”
  “哥们是什么钱都要赚的人嘛?”他甩了一个白眼。

  又跟孟阳说了些案子的细节,便结账各回各家,不回家没办法,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赶回律所大家也都下班了。
  五十平的房子不大,但我偏偏觉得它空旷,在初冬的夜里,有些冷。
  这几天的忙碌让我没空再去想那个人,想曾经的那些事情,此时我正坐在电脑前面,继续整理着李正提供给我的那些材料。
  已经很详尽了,没什么再好整理的,可我除此之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点上一支烟,我打开了那支录音笔,白天孙林海说过的每句话在我耳畔响起,一次次忍住摔坏它的冲动,强迫着自己将这段录音进行摘要,这是证据,哪怕它不是我通过正当手段获取的也不例外。
  就像我对孟阳说的那样,对付一个无赖,你只有比他更无赖。
  诚然,这段录音,就是我通过下作手段获取到的东西。
  假设孙林海找到一个愿意替他打官司的律师,对方听过这事儿之后,没准会连带着我一起告上法庭,好一点的结果是我赔些钱,然后无权再参与进李正的案子,坏一点的结果我将失去做律师的资格。
  现在想来,当时我的确是冲动了一点,可我忍不住,见到他那份嘴脸我就无法忍受,从他身上我见识了漠然,对他人生命的不尊重。
  这些都是一个正常人没法忍受的东西。
  我是个律师没错,应该保持足够的理智也没错,甚至,对这案子本身,我他妈都不能发表哪怕是丁点的个人观点,因为我要全部遵守法律,坚信法律的公允性会给一个圆满的结果。
  但,我是一个人,我有自己的处事准则。
  我并没有高尚到一丝不苟的地步,不然在一年前,我怎么会去收那十万块钱?然后帮着齐宇赢了那场官司,让那个人损失那么多的东西?
  猛地,那个有些萧索且绝望的背影在我脑海里闪过,一年过去了,她会怎么样?她应该走出了那段阴影,或许现在的她正竭力为自己的事业而操劳着
  她应该会恨我,毕竟没有我在法庭上的那番言论,她不可能赔上那么多东西,现在还记得齐宇给我钱时的样子,他兴奋极了,东二环的两间房子,一家公司百分之十五的干股。十万块,跟那些东西比起来,又是怎样的微不足道?
  摇摇头,已经过去的事儿再想起来没有任何意义。
  况且,北京这么大,我不认为自己还会跟那个人有所交集,这点亏欠,就让时间的长河将它冲刷干净好了。
  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确保怎样赢下官司,还李正一个迟来的公道。
  是的,已经不再奢望孙林海会选择私了了,今天他的态度说明了一切,这孙子宁愿去监狱里蹲着,也不愿意拿出九十万进行理赔
  起身,伸了伸腰,看眼挂钟,已经午夜时分。

  趴在阳台上望着窗外,月亮娇羞的躲在云朵里,几颗星辰透过薄雾闪烁着,佟雪这个时间应该会睡了,睡在那个给她在三环买了房子的男人怀里。
  恨吗?
  只能说恨过,在一年前的那个秋夜。
  我更恨的是自己,为什么自己不能在北京给她一个家?
  现实生活就是这么操蛋,它通过一个个巴掌,让我明白,曾经的那些愿望有多不切实际。
  对着远方轻声呢喃,定好闹钟之后,习惯性的倒在双人床左边

  接手李正这件案子已经过了三天,就在昨天我跑了趟法院,跟之前审判时的刘法官进行了简短的沟通,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刘法官叫住了我,他告诉我,假设我们选择二次上诉的话,结果跟第一次不会有太大出入,换句话说,孙林海面上答应赔偿,偏偏不会执行,谁都无可奈何。
  从法院出来之后,我越发觉着肩上的担子变的沉重,它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北京每天的每个时刻,都是高峰期,挤上地铁之后,刚要插上耳机听听歌,李正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陈哥,孙林海说要见我。”

  “他什么意思?”
  “没说,他就说约我出来,事情拖了这么久,也该有个了结了。”
  “软刀子么”
  我想了半晌,对他道:“你先别急着出去,在医院等我,咱俩先见一面。”
  地铁停在下一站的时候,我直接下了车,走出地铁站,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