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哥,您可别这么说,上次要不是你啊哎!”
  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说你们丫这演技,足够秒杀一些偶像派了。
  两个丝毫不熟悉的陌生人,此时正握手寒暄,喜笑颜颜。
  “服务员,菜单拿来一下。”
  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孟阳大手一挥,很是敞亮的递给孙海林,道:“哥,您就是我亲哥,吃什么随便点。”
  丫的,感情不是你掏钱。
  我在心里嘀咕着,脸上学着孟阳的样子,奉承着掏出一支烟,给他点上,笑道:“孙哥您好,我是小陈儿,孟的兄弟,您帮他的那些事儿,我听说了,仗义,真是仗义。”
  孙林海吧嗒吸了一口,眼神在我身上打量片刻,说道:“都是小事儿,我们北京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仗义。”
  这幅样子,真的令人作呕。

  强忍着,我笑着附和。
  我真的很想冲上去,撕开他的脸看看他的面皮有多厚。
  很快,点的那些东西就被服务员端了上来,孟阳招呼着孙林海吃喝,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试探性的对孙林海问道:“孙哥,我听孟儿说你原来有台马六?”
  “嗨,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现在在交警队呢。”

  “咋?”
  “出过事儿,给一傻娘们撞了。”
  孙林海无所谓道。
  人命,什么时候轻到了这个地步?可以拿出来跟别人炫耀?!
  干笑一声,问道:“赔了不少钱吧?”
  “兄弟,你可别提了。”孙林海拍着大腿,说道:“她要是死了,也赔不了多少,坏就坏在丫没死,现在在三院躺着呢,妈的,法院一判就是九十万,嘿,这给我心疼的。”
  “那你赔完了?”孟阳在一边问道。
  “赔?”

  孙林海红着眼睛,大声道:“老子拿什么赔?房贷一个月就将近三万块钱,等着吧。”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活该丫倒霉,再者说,我也没说不赔啊。”
  说到这儿,孙林海笑了,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吐出一个烟圈,嘿嘿道:“我跟你们说,就算我不赔,他们也不能咋样,法院那我又不是没交过钱,她那傻儿子找过我好几次,都让我遮过去了,还他妈高材生呢,哎年轻啊!”

  “就不怕强制执行吗?”
  孟阳皱着眉,此时正处在爆发边缘。
  我们曾见过很多无赖,但,这样无耻的一个人不,他已经不配称之为人了,称呼他为王八蛋更贴切一点,这种王八蛋,真真儿刷新了我们对于无耻的认知。
  孙林海,这个人刷新我跟孟阳对于无耻的认知,一个有底线的人,无论他坏到什么地步,他都不可怕,因为他也有怕的事情,也会有弱点。
  但,一个没有底线的坏人,真的就很可怕了。
  孙林海,就是这种人。
  我坐在他的对面,他脸上那种有几分张扬的笑意让我感到阵阵寒意。
  可悲。
  为李母的遭遇感到悲伤,为还没得到公道的李正感到悲哀

  咬着牙,强忍着没用拳头去招呼他。
  他说他没钱赔偿给李正,每个月会有将近三万块的房贷,可,在他车子被扣之后,他怎么又能换辆车?再者,现在是工作日,为什么孟阳很容易就可以把他约出来?
  一个个问号划在我心头,所以我决定再套套他的话。
  端起酒杯:“孙哥,还是您有路子。”
  “唉”
  孙林海拿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一口喝干,打了个酒嗝,说道:“也不是啥路子,他们丫来找过我挺多次,我是真烦,可烦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我把人撞了,还让人抓个正着。”

  “谁都有倒霉的时候不是?”
  安慰了一句,用眼神示意下孟阳。
  相对我来说,孟阳更适合跟这种人打交道,在一起工作了四年,彼此还是好兄弟,我们之间还是有默契的,果然,孟阳见到我眼神之后,微不可查的点点头,接过话茬。
  “孙哥,跟哥们讲讲,你是怎么答对他们的?”
  “哎?”
  孙林海疑惑道:“怎么你俩总在那事儿上找话题啊?”
  “这不是佩服孙哥你嘛?我们这俩小年轻,可想跟您好好学学。”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孟阳深谙此道。
  “嗨,这算啥啊。”孙林海敲了敲桌子:“这还不简单?哭穷啊。”
  不待我们继续发问,他继续侃侃而谈:“我就跟那小伙说,我家庭条件也不好,上有老母,下有孩子,整个家都需要我养活,那天开车开快了,是要赶个单子,一下没注意”
  “你看,这不就把自己摘出去了吗?”
  “高,实在是高!”孟阳给他竖起拇指,夸赞道。
  “你们小年轻啊,就是经历的少,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孙林海感慨着:“不过话说回来,头几年我也那样,还不是经历的多了,才知道这世道,钱是大爷,其他的,都他妈是狗屁。”

  或许,他年轻的时候,也很不容易?
  不然又怎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莫名的,我又有点理解他。
  但,他触犯了法律,一个国家之所以制定法律,就是用来约束人,让这个社会更好的,既然触犯了它,就一定要受到惩罚。

  任何人,在法律面前都没例外。
  它是冰冷,没有人情味的,它又是公正的。
  何况,他的做派,不值得人去同情。
  就像那天李正跟我讲述的那样,事发两年,他还欠了一句抱歉。
  “孙哥,那你就打算干挺着?”孟阳问了句,许是怕孙林海抵触,他紧跟着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替你着急,没准我们能给您支支招什么的。”
  “嗨,这话说的。”
  孙林海摇摇头,续上一支烟,吧嗒吸了一口,淡淡道:“先挺着呗,能拖一天是一天,拖不住了,大不了拒绝赔偿,然后进去蹲几年,出来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果然如此!
  正如那天老王给我分析的那样,这孙子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话不能这么说吧?”

  我道:“您看您正当年,那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您要进去了,您家不就散了吗?”
  “怕啥?”
  孙林海弹弹烟灰:“我跟我媳妇头几年就离了,我妈现在在我姐家里养着呢,孩子在国外留学呢,我就老哥儿一个,有什么好怕的,万一真进去了,没几年,出来喝酒的时候,还有吹牛逼的资本了呢。”
  张梓琪问过我,法律真的能维护弱者的权益吗?我给她的答案是,只要懂得运用法律,它就会。
  可面对孙林海这个人,我开始迷茫
  就像用尽了全身力气,打在一团棉花上。
  终于,我还是无法忍受他这个嘴脸。
  “孙林海。”
  脸色严肃,叫了他一声。
  孙林海面色疑惑的看了孟阳一眼,有些不满。

  “你不用看我,咱们不熟。”
  孟阳一脸笑意。
  “正式认识下,我叫陈默,李正的律师。”
  没有理会他的错愕,我从包里将录音笔拿了出来,按下播放键,从见面开始,我们之间所有的对话都录了下来。
  过了三分多钟,我按下暂停,慢条斯理道:“所有东西,我都会原封不落的让法官听一遍,您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