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阳听过后半晌没说话,开口之后,却是问我这样一个问题。
  “天知道啊。”
  无奈笑笑:“你看咱们当律师这些年,什么样的人没遇见过?什么样的奇葩事儿没经历过?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快变态了,以至于现在觉得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
  “可,这件事儿,真的让人无语。”

  “比方说是你,把人撞了你会怎样?”
  孟阳想了想,道:“如果有钱的话,肯定是拿钱给受害人治病,如果没钱,卖房,卖车,跟亲戚朋友去借,法院怎么判的,咱就怎么执行。”
  “嚯,看不出来我孟哥这么有担当?”
  “去你大爷的,反正现在车都有保险,损失能降到最低的。”
  保险?

  孟阳的话提醒了我,现在车辆上路,普遍都会缴纳保险,如果有保险理赔的话,应该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赶忙拿起电话,给李正发过去消息:“孙林海没有保险吗?理赔金,应该下来了吧?”
  片刻,李正就给了我答复:“哥,他只交了强险。别说理赔金了,这么久他们丫连句对不起都没说过。”
  险些没能拿住电话,手颤抖着,血液上涌,丝毫不怀疑,此刻的自己就像随时都有可能喷发的火山口
  “我-操!”
  孟阳大骂了句。
  手机是开着外放的,李正给我发的那条语音,他也能听到。
  “默儿,这事儿算我一个,我就不信治不了丫了。”
  多余的话没说,此时,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好,通过什么正当手段,让孙林海受到惩罚。
  “你那边的案子不能耽误吧?”
  “不能,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了。”
  “那成,跟我去趟通州,我想见见那孙子。”

  昨天给老王送合同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商量过,老王是我师傅,更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律师,老话说就是吃的盐比我吃的饭都多。
  这种事儿,他一定会经历过。
  当时老王给我分析的是,如果能私下解决,最好私下解决,走法律程序的话,最后极有可能耽误李母的治疗,更何况,现在的李正,是真的一分钱没有,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这,大抵就是是绝境吧?
  “能行吗?”孟阳分析道:“我们不是当事人,而且,咱来去找他,名不正言不顺的,有点不合规矩吧?”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别忘了,李正已经全权委托给我了。”
  指了指放在资料边上的委托代理合同,对孟阳说道。
  “成,干他丫的。”
  孟阳咬咬牙,答应道。

  拿好资料,披上衣服,我跟孟阳向通州赶去,路上,我从李正那里要到了孙林海的电话,将那串号码复制在拨号键盘上,久久没能拨打出去。
  有点担心,害怕他听过我是律师之后,拒绝跟我见面。
  孟阳坐在我边上,见我看着电话发呆,他问道:“在担心吗?”
  “嗯,丫可能随便一个借口我们就得扑空,北京这么大,去哪找?”
  “号码给我,我有办法。”
  “啥?”
  “让你给我就给我,放心吧。”
  带着几分疑惑,将号码同孟阳报了一遍。
  他嘚瑟的笑了笑,眉头一挑,拨了出去
  好奇孙林海会是什么态度,张开嘴,对着口型对他道:“外放打开。”

  孟阳点点头,开了外放,大概响了四五声之后,电话被孙林海接通。
  “喂?”一道有些粗犷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是孙哥吗?”孟阳带着点献媚,问道。
  “是我,哪位?”

  电话那边的孙林海疑惑问道。
  “我是小孟啊孙哥,上次一起打麻将的时候遇见的。”
  孟阳讪笑着,活脱脱一二赖子。
  “有事儿?”
  “嗨,还不是上次在麻将馆那事儿吗,要没你,弟弟可能现在还在医院待着呢,有空么孙哥,我想请您吃个饭。”
  瞪大着眼睛,要不是足够了解,我都会认为这货跟孙林海之前就认识,并且有过不小的交集,演的实在是太像了!
  “哈哈”
  孙林海干笑两声:“客气啥,都是一起玩的哥们,我在家呢。”
  “哦了,孙哥我现在去通州,找好馆子之后给您打电话,您可一定要给面子啊。”

  “成,都好说。”
  孙海林笑呵呵的回应着。
  直到二人结束通话,我依然没能反应过来。
  “就这么简单?”我问。
  “你怎么知道他会打麻将,你又怎么知道你跟他说过之后,他就一定会去?”
  在这通电话之前,孟阳跟孙林海是完全不认识的,而仅仅经过几句话,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两人就约好一起去吃饭,怎能不让人疑惑?

  “真想知道?”孟阳嘴角轻挑,嘿嘿笑道:“想知道也简单,一会儿请那孙子吃饭,你掏钱。”
  “可以。”
  “其实也简单,我问你,李正跟你说的那些事情,能不能说谎?”
  “谁能拿自己的家人说谎?更何况,法院的判决,已经摆在我们面前的。”
  “这不就结了?”孟阳打了个响指,分析道:“通过这些事情,很轻易就能看出来,那孙子完全就是一典型的老赖,对吧。”
  “用你说?”我反问。

  “老赖,一般是些什么人?”
  孟阳自问自答道:“一般都喜欢占小便宜,无耻且无赖,人都有底线,不可怕,而像他那种人,完全就没什么底线,所以,我随便编造个借口,他都会上当。”
  “更何况,他一个大男人,我们一不能绑架,二不能劫-色,你说他能担心什么?所以,出来跟我吃顿饭,也无可厚非吧?”
  “可他就那么放心跟一陌生人吃饭?”
  “我在赌。”

  孟阳慢悠悠道:“赌他在没在家,能不能出来,就算他不同意出来吃饭,我们也知道这货在家了,顺着判决书上的地址,依然能找到他。”
  “我服了。”
  感慨一声,是真服了,看似没有头绪,孟阳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分析出来这些东西,且逻辑严谨。
  “服什么?”孟阳切了声,道:“哥们大学的时候,学的最好的可是心理学,当时那老教授非要把他闺女介绍给我呢。”
  “去你丫的,夸你两句就开始吹牛逼。”
  一路无话,下午时分,我跟孟阳到了通州。
  出了客运站,找了一家看的过去的馆子,孟阳开始联系孙林海。
  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一辆黑色的大众迈腾停在餐馆门口。
  “这孙子不是没钱吗?”孟阳一脸愤恨,“没钱赔偿,有钱买车,妈的,一个人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天知道。”
  深吸一口气,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等着。
  “好好会会他。”
  孟阳嘟囔了一句,脸上带着几分奉承的笑意,伸手跟那个手里拿着电话,准备联系他的男人打招呼,“孙哥,我在这儿呢。”
  孙林海闻声望来,点点头,向我们这边走过来。

  近距离看去,他应该四十多岁,有些富态,经过时间的洗礼,头发也已经成了地中海,眼圈带着点黑,一副过度劳累的样子。
  见到孟阳,他夸张的笑道:“嘿,举手之劳的一点小事儿,还要请我吃饭,多不好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