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8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包厢,王为杰贼兮兮地问,“该不会是有老情人吧?”
  顾秋瞪了他一眼,“能不能想点别的?”
  王为杰乐了,“行,那我就想点别的。”
  杜小马端起杯子,“喝酒吧!”
  抹了一把嘴巴,“你们说吧,晚上去哪打牌?”

  顾秋道:“跟我去吧。”
  “谁那里?”
  “陈燕,你们认识的。”
  “哦。是安平县那个女副县长?”
  “人家早就不当县长了。出来很多年。”杜小马应了句,“那行,就到她那里去。”
  王为杰端起杯子,“顾书记,老相好吧?”

  顾秋瞪了他一眼,“你就满脑子里的这些。”
  王为杰哈哈大笑起来。
  顾秋端起杯子,和两人干了一杯,“打扫战场,走人吧!”
  三人出了饭店,来到陈燕那里。
  陈燕果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因为知道有人要来,她换了衣服,不象一个人在家里那么随便。

  给三人各一双拖鞋,陈燕说,“你们坐吧,我去泡茶。”
  王为杰道:“泡什么茶啊,先把牌拿出来。”
  “那你们是打麻将还是跑胡子?”
  杜小马说,“打麻将吧,刚好四个人。”
  顾秋并不反对,王为杰说行。
  于是四人架起了桌子,在陈燕家里搓麻将。
  顾秋一向都不怎么打牌,有时陪领导打牌,这也只是为了应酬。不过好久没有碰到杜小马了,顾秋就陪他玩几圈。
  陈燕道:“我跟你们打牌可赔不起,你们都是官老爷,不许接我的炮。”
  王为杰笑了,“我们只搞自摸的,一般不接炮。”
  他看到陈燕坐在顾秋旁边,马上喊,“不行,不行,你们两个得分开,坐对面。”
  陈燕说,“这有什么?你们三个兄弟一样,我坐哪里又不要紧。”
  杜小马踢了王为杰一脚,叫他不要这么露骨。

  陈燕也是他们认识很多年了的朋友,只是很少在一起。陈燕离开体制之后,他们更是没有了见面的机会。
  四人坐下后,开始打麻将了。
  刚摸牌,王为杰的女人陆一丹就打电话过来。
  “你又跑哪里去了?”

  王为杰道:“我和小马,顾秋他们在打牌。怎么啦?”
  “怕你出去乱来,看着你!”
  陆一丹丝丝地笑。
  王为杰道:“那你过来吧!反正我又跑不了。”
  陆一丹果然还真答应了。
  杜小马问他,“这个陆一丹怎么看这样紧?”

  “没办法啊,前车之鉴嘛!”这话是顾秋说的。几个人哈哈大笑,都说王为杰不靠谱。
  王为杰挠了挠头,“她就这么个人,爱折腾。”
  陈燕说,“看得紧是好事,要是哪天她不这么看得紧了,你反而没意思。”
  王为杰问,“你是不是对顾秋也看这么紧?”
  陈燕眉头一皱,“你这话要是从彤知道了,非跟你拼命不可。”
  王为杰傻笑,“开玩笑的,别介意啊。其实我是想说,象小马,顾秋这样的成功男士,怎么没有人喜欢呢?真是怪事了。”
  几个人说笑之间,陆一丹就过来了。

  已经三十多岁的陆一丹,显然跟以前大不相同。
  这段时间,她也算是修成正果,跟王为杰在一起了。听王为杰说,陆一丹这人百般好,只要王为杰不玩女人,她什么都能答应。
  王为杰呢,虽然和前妻离了婚,但是前妻一直赖着不走,所以这家伙也是夜夜旌歌,爽歪了。
  男人嘛,有时难免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陆一丹居然也答应了,因为她知道,前妻也是妻子嘛,自己是抢了人家的男人,所以他们要在一起做那种事,她倒是同意了。
  有时三个人一起,感觉很新奇。
  不过除了前妻,陆一丹可不同意他碰其他的女人。
  陈燕说,“你来打吧,我去倒水。”
  陆一丹道:“没关系,我来就行了。我跟他坐不到一个桌上。”
  打到十点多,杜小马的手机响了,是他女人打来的。黎小敏问,“怎么还不回来?”
  杜小马扔了牌,“马上回来,老婆大人。”
  黎小敏听到麻将声,就埋怨了一句,“玩物丧志啊!连家都不要了!”
  杜小马道:“算了吧,老婆大人有令,我得回去了。”
  顾秋站起来,“那我送你。”
  杜小马把手一挥,“没这个必要吧?”

  王为杰和陆一丹站起来告辞。顾秋看了陈燕一眼,“我也走了。”
  陈燕笑了起来,送他们到门口。
  十几分钟后,顾秋又返回来。
  陈燕打开门,两个人就抱在一起,“你不是走了吗?”
  顾秋嘻嘻地笑,“舍不得你啊!”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陈燕勾着顾秋的脖子,笑嘻嘻地问。
  顾秋带着微笑看着她,“当然是舍不得你。”
  门,被陈燕勾起的脚跟带上,砰地一声关了。两人靠在门后,拥抱在一起。
  杜小马回到家里,黎小敏对他说,“要是老爸知道你去打牌,估计又要说你了。”
  杜小马脱了衣服,“没有打公关牌,就是和顾秋他们两个玩玩。”
  黎小敏坐在他边上,“你不是也知道吗?现在风声这么紧,省里有了新的决定,号召全省各地班子向奇州学习。顾秋他怎么有时间去打牌呢?”
  杜小马没有吭声了,黎小敏道:“这个顾秋还真能折腾,看他这架势,象是奔着省委去的。前段子曾部长出事了,常委的位置就一直空着,也不知道上面是几个意思。”
  黎小敏琢磨着,“你说,有没有可能,从下面的市一级提拨一位上来呢?”
  杜小马道:“这种事情,得老爸他们才知道。不过据我估计,就是老爸也不一定有消息。上面的事,谁也说不定,一个省常委,抢的人可多了。”
  “这就看谁的手长了,只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黎小敏停了下,“你说那个顾秋,他当初的级别不是比你低嘛,这些年你看他,都爬到半星天上去了。你说他究竟有什么能耐?这么多人,怎么就他一个人象坐了火箭一样往上窜呢?”

  杜小马哭笑不得,“他是什么背景,你真不知道?”
  黎小敏道:“关他的背景有屁的关系,他们顾家在这里使不上劲。前段时间不是听说,顾家有人想到南阳来抢这个省长的位置,不还是被顶回去了么?”
  杜小马奇怪地看着她,“你干嘛这么关注顾秋?”
  黎小敏说,“我哪是关注他,只是觉得你的条件比他强,为什么会比他纸几个级别呢?他都正厅了,还是市委书记,可你只是个副厅。这没道理啊?”
  日期:2018-03-08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