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8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竹英也笑了,“看来皇天不负苦心人啊,顾书记,我们这次算是熬出头了。”
  顾秋道:“竹英同志,这次你的功劳不小,应该嘉奖。”
  杨竹英哪敢居功?
  慌忙摆手,“别这样说,真要说功劳,还是你的功劳最大,我只不过是传达一下指令。再说,宁书记可是对我们奇州抱了很大的希望,我可不敢有半点松懈。”
  顾秋道:“虽然说,省委已经下了这个决心,但是我们身上的担子将来越来重了。一旦被例为廉政建设第一市,别人将效仿我们,同时,也将有更多的人,更多的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旦我们在工作中出现偏差,只怕会沦为人家的笑柄。”
  杨竹英道,“这个我知道,所以我也是忧心重重。虽然说宁书记有这个想法,可我总是担心会令她失望。不过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也只有硬着头皮向前冲了。”
  下个月就要开会了,听说这次将在大会上表彰奇州班子在廉政建设中做出的表率。
  为了迎接这个喜庆的日子,奇州班子上上下下,倒是忙碌了起来。

  因为在此之前,省里还有一个评估小组,对奇州的再一次评估。
  所以各单位在卫生环境,工作热情,工作态度等诸多方面,都做出了相当的努力。
  评估小组,再次对奇州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考察,评估。
  评估结束后,评估小组并没有马上给出结论,而是回了省委。
  两周后,顾秋接到省委的通知,让他去省委参加会议。

  这几天里,顾秋见到了宁雪虹。
  宁雪虹把他喊到自己办公室,对顾秋说了,“奇州廉政建设第一市的评估已经没有悬念了,下周马上就要召开大会,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顾秋知道宁雪虹说的是什么,这次顾秋将在台上,发表感言。然后,省委要求其他各市县,地区,都向奇州学习。
  而省纪委,也将加强对全省范围内,进行不定期的暗访。一切以奇州标准为标准。

  从宁雪虹这里出来时,在外面碰到几个熟人。
  有人走上来,握着顾秋的手,“顾秋同志,你们这是造孽啊!自己勒紧了裤带,让人家也跟着你们饿肚子。你成了千古罪人了。哈哈哈哈——”
  顾秋只是苦笑,的确,他可是听到好多人埋怨。
  有人说他爱出风头,喜欢搞这种那种风波,到哪里都不消停。你自己想当清官,干嘛拉人家下水?
  当然,象奇州境内当公务员,幸福指数自然没有其他地方高。最起码,上班时间不能吊儿朗当的。
  必须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呆着。

  光是这一点,就令人心里不爽。
  以前上班可以去宾馆开房间打牌,现在呢,你敢吗?
  所以,很多人都在指责奇州班子,太爱出风头了。
  当然,顾秋这种心情,他们是无法理解的。以前一个小小的乡政府干部,不论官职大小,哪怕是个办事员,也能讨到烟抽。也有人送老母鸡。
  现在呢,啥都没有了。
  不过,有一点是别人羡慕不来的。
  奇州地区公务员的待遇可不差,他们的福利比工资待遇好。这一点,就是顾秋默许的。
  他可不是那种,既不让牛儿吃草,又要牛儿长得好的人。
  管严了,管死了,工资待遇不能低。你得让人家跟着你有饭吃,有房住,对吧!

  小日子过得舒服了,你再给人家一道紧箍咒,人家也没什么怨言。
  正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下,杜小马打电话过来了。
  杜小马去了武源之后,两人很少见面。
  他在电话里说,“我在省城,猜你肯定也在省城,晚上一起吃饭吧!”
  顾秋答应了。
  王为杰这些年,也一直在纪委这个系统内任职。
  现在他已经爬到了宁德市纪委,当副书记。
  可能是他和杜小马约好了,晚上一起在省城碰面。
  晚上七点多,三个人终于见面了。
  好长一段时间不见,杜小马感觉沉稳了许多。没办法,在武源任职,独当一面,肯定有很多事情压着他不得不改变。

  王为杰倒是还那付没心没肺的模样,看不出什么变化。
  王为杰这人,心态好,什么都看得开。
  所以他的压力不大,而且他现在又是副职,不象杜小马那样,在老爸的鞭策下,不得不让自己多努力一点。
  杜小马知道,老爸以顾秋为参照,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不逊色于人。望子成龙嘛,这是为人父母的心态,再也正常不过了。
  可杜小马,总是慢了几拍。
  要说起点,杜小马的起点,可比顾秋还高。
  可他在中间发生了点事情,让他一度消沉。

  三个人在包厢里喝酒,杜小马讲了武源市的情况。
  武源市的市长,依然是宋清珍。
  她上次无缘这个市委一把手,屈居市长这个位置,倒是也安下心来了。
  杜小马说,宋清珍提出要求,希望纪委象奇州一样把工作抓起来,为什么非要等到奇州成为了样板之后,武源才去做呢?
  杜小马却是一肚子苦水,“她哪里知道,奇州纪委之所以有此成就,那是有你这个市委一把手在撑腰。而武源市委书记,却不主张我们这么搞,说搞得人心惶惶,不利于地方稳定。”
  王为杰笑了起来,“你怕啥?现在政策出来了,他想不支持也不行了。”
  顾秋道:“话不能这么说,当地班子团结最重要,否则就成了内斗,必须取得一把手的支持。”
  王为杰道:“他不支持你,那就把他拱了呗!”
  盎安荒苷饷此担退阌姓飧瞿芰Γ膊荒芨肆粝禄氨!
  杜小马喝了口酒,“我爸这个人最注重这个了,我哪敢啊!”
  顾秋道:“拱不拱,只怕没你们想的那么容易,据说这位书记可是有来历的人,否则宋清珍早就上去了。”
  王为杰很奇怪的问,“这个宋清珍是什么人?我怎么对她一点都不了解?”
  “问这个干嘛?你关注宁德的事就行了。”
  杜小马冲着他道。
  包厢里静了一会,王为杰说,“那我们吃完了饭,去干嘛?”
  “睡觉!还能干嘛?”
  王为杰摇头,睡觉多浪费时间?
  你也太不珍惜生命了,人家说生命的意义在于运动,你不好好运动一下?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王为杰神秘一笑,“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不去!现在抓这么严,你想往刀口上撞吗?”
  顾秋看着王为杰,“是不是又洗脚啊,以后这种事情少做,说不定哪天被纪委的人看到了,这洋相出大了。”
  王为杰说,“那我们去打牌吧,打个小牌总是没事吧!”
  杜小马点头,“那你找个地方吧!”

  这时顾秋的手机响了,“铃——”
  顾秋看了眼,是陈燕。
  他说我去接个电话。
  两人看着他走出去,王为杰就*荡地笑了起来。

  顾秋走出包厢,轻声问,“陈燕姐。”
  陈燕问,“你在哪?晚上过来吗?”
  顾秋道:“我和杜小马,王为杰在这里喝酒。”
  “又是喝酒,你少喝一点啊。哎,什么时候过来?我等你啊?”
  顾秋看看表,“他们说等下去打牌,要不?”
  “那过来打吧,我这里安静。”

  “行吗?”
  “有什么不行啊?妈妈和若惜都不在。”
  顾秋犹豫了下,答应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