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谢你了陈哥,这事儿还劳烦你多费心。”
  李正把这些事全权委托给我之后,便要赶回第三医院去照料他的母亲。
  我们聊的时候,他告诉我,母亲成了植物人,医生说只有微乎其微的希望能够苏醒。
  但他不愿意放弃。
  因为那是给他生命,抚养他长大的至亲。

  送李正到门口,看他有些邋遢的身影愈行愈远,不由得觉着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我在心中告诫着自己,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帮助这个小伙子赢得官司,因为,这个世界不应该亏欠善良的人。
  回到律所,那份委托代理合同就摆在我桌子上,发现竟漏了一项事没有做,于是拿起它,赶往老王的办公室,老王叫王策,今年五十,政法大学硕士毕业,开这间律所之前,他在圈子里有很大的名头,号称京城三大状。
  他也曾是北漂。
  不过人家现在有了北京户口。
  来乐平实习的第一天,老王就跟我们几个实习生说过自己的事迹,甭管有几分吹牛的成分在里,他成功的留在了北京,这就是牛逼。

  我记得那天回到出租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佟雪保证,我会成为第二个他。
  现在想想呵。
  “咚咚”
  敲了两下门,直到老王叫我进去之后,才带着几分恭敬的走了进去。
  “王总,这有份代理合同需要您盖下章。”
  老王抬头,不悦道:“你小子啊,说了多少次,私下里不用那么生分。”
  “这不是工作时间吗。”我挠挠头。
  “嗯?”老王眉头一皱,有了几分威严。
  “好吧,师傅你赢了。”
  “这才像话。”老王示意我坐下,拿起我递过的合同看了看,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接这个案子。”
  “梓琪跟我说是你给我接的时候,我还抗拒呢,不过听了那件事儿之后,嘿,这给我气的。”没跟老王客气,随手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口,问道:“师傅,你说现在这社会咋这么多人渣啊。”
  “社会在进步,有好的,自然而然就会有坏的。”
  老王从抽屉里拿出公章,在合同右下角盖了下去,嘱咐道:“案件没什么挑战,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胜诉,不过”
  剩下的话没说,我却懂。
  老王的意思,跟我所担心的一样,那就是赢下官司很容易,要到理赔却很难,不然李正也不会有二十多次的无功而返了,对那种老赖
  “尽人事听天命吧。”
  “放心吧师傅,我用我的职业生涯担保,一定帮他得到他应得的东西。”

  不仅仅是理赔金,还有公道。
  “恩,你做事我放心。”老王点点头:“有时间了带上你那小女朋友来我家一趟,你师母可念叨很多次了,我都烦死了。”
  猛地一怔,不自然的笑笑:“小雪在巴黎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天我自己过去总行了吧?”
  “成。”
  害怕老王再多问些事情,不敢多做停留,便借口整理材料,离开了老王的办公室。
  为了整理东西,我选择了加班,直到九点,才将将把能用到资料整理好,伸了伸腰,准备回家,当我走到地铁站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孟阳。

  “嘛呢?陈大状。”
  “刚加完班呗,有话说,有屁放。”
  “哎,这大状跟庸人就是不一样哈。”孟阳贱笑着,说道:“来喝点啊,哥们犒劳犒劳你。”
  沉吟片刻,我道:“算了吧,有些累了。”

  “我跟你说什么来着,这孙子,典型一五好青年,不屑跟咱为伍。”
  “谁还在啊?”我问。
  “你猜。”
  “说不说,不说我挂了。”
  “我擦,小陈默现在脾气很大啊。”

  不是孟阳,但这道声音让我很激动。
  “阿杜,你丫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儿刚到,咋,喝不喝。”
  “喝,必须喝,跟哪儿呢,马上来。”
  “鸟巢。”
  “等着。”

  挂了电话,乘上前往后海的地铁。
  阿杜是我在北京认识的兄弟,地下乐坛能够叫的上号。住过地下室,过街天桥上卖过唱,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在酒吧驻唱,严格意义上讲,他不算北漂,因为在哪儿都一样,只要拿上吉他,就有一个家。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只是换个更舒服的地儿,让生活把自己上到高-潮。
  他说的鸟巢,当然不是体育馆,而是他驻唱过的酒吧,就在后海。
  当我下了地铁之后,已经十点,凭借记忆,在湖畔找到了鸟巢,灯光闪烁,dj调皮的跟酒客互动着,红男绿女扭动着腰身,放松忙碌了一天的身体,在离台子最近的卡座,我见到了孟阳和阿杜。

  “你丫可算回来了,还以为你又要换个地儿了呢。”
  “嚯,北京多舒服,换毛线啊,我要在这儿怀上生活的孩子。”阿杜手里拿着半啤酒,喝了口,回应着。
  “坐吧,酒现成的,吃的话,等下我们出去找家馆子。”孟阳说道。
  “你那案子怎么样了?”
  “快有结果了。”
  “那就成,今儿老王给我指派了个案子,这给我气的,嘿。”打开酒,喝了一大口,跟孟阳抱怨着。
  “老王这是把你当义工了吧?”
  他眉头一挑:“你就不会拒绝吗?”

  “不是是那案子给我气够呛”
  我正准备着把李正的那件的案子跟孟阳讲讲,让他帮我分析分析的时候,阿杜出言打断:“我说二位,你们丫是出来玩儿给我接风洗尘的,还是来这煞风景的?”
  “不声不响离开大半年,你丫到底干什么去了?”
  大概五六啤酒下肚,此时卡座边上已经堆了很多酒,趁着还有意识,我对阿杜问道。

  阿杜闻言,笑笑,睁着迷离的醉眼,点上一支大前门,吧嗒吸了口,淡淡道:“没什么,就是出去走走。”
  “能说实话吗?”
  “大家都是兄弟,几斤几两,彼此都清楚,一走就是半年,你丫哪来的钱?”
  转头看向孟阳,这家伙酒量不是很好,此时已经趴在了桌子上喃喃自语,本想问问他的,现在一看,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直直盯着阿杜,希望他给我个答案。

  北京,一座少了些人情味儿的城市,在这里我遇见了阿杜跟孟阳这两个兄弟,殊为不易,所以,对待这份感情我格外珍惜。
  阿杜指了指放在身边的琴盒,“哥们就用这个,从工体走到丽江。”
  “杜城!”
  我喊出了阿杜的名字,大着舌头道:“你丫连烟都抽大前门了,就靠卖唱能走到丽江?当我三岁小孩儿?”
  “呵,信不信由你。”
  阿杜喝了口酒,眼睛在舞池周围扫视着,“真怀念啊,现代人的气息,一股子透过身体的堕落,啧还他妈是北京好。”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发现阿杜这半年变了很多,原本有些不羁的他,此时身上弥漫着一股深邃与沧桑,直觉告诉我,这半年他一定经历了不少事。
  想套一个人的话,没什么比喝酒更直接的方式了。
  又让服务生提上六燕京,启开一,递给阿杜,“老孟已经倒了,咱俩喝。”
  阿杜接过酒,“你那点心思,真他妈娘们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