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摇摇头,丢掉不切实际的想法,沉沉睡去,罕见的,梦里没有出现佟雪的影子
  连着几天,我都没接到什么案子,每天无所事事,好像整个事务所只有我是一个异类

  孟阳现在整天都在跟进一个关于经济诈骗的案子,忙的不可开交,我也只能在每天早上见到他的影子,有时候想想,忙碌,真的挺好。
  至少忙起来,就没时间去想别的事情。
  这天我正坐在桌前发呆,接待员小张给我打来了电话。
  “陈律,麻烦您来一下,王总给您指派了个案子。”
  “好的,马上到。”

  撂下电话,不自然的笑笑,想来,老王头已经对我忍耐到了一定地步。
  一般,指派类的案子,都源自于法律援助,不是委托人自行委托的,换言之,这类案子没有可观的收益,甚至有些时候,都没钱可赚。
  像一年前的那个案子,也属于指派类,不过那是属于老王对我的偏爱,用他的原话讲:“那孙子一看就是一不懂法的土豪,随便一个人都能搞定。”
  于是,我成了那个幸运儿
  对于即将接手的那个案子,我有些抗拒,但,一想到自己空闲这么久,也就没什么怨言了。任何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都不会允许有吃白食的存在。
  老王对我很好,这没错,可凡事都有个度,职场如同小社会,整间律所,二十多双眼睛,每天都盯着彼此,这件案子我要是不接,只怕过不了多久老王就会把我劝退。
  价值,往往体现在被需要。
  拿好笔记本,随意从孟阳的桌子上顺了根签字笔,径直来到接待室。

  小张正接待着那个委托人。
  那是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胡子拉碴,眼眶里布满红血丝,正一脸局促的坐在沙发上。
  “咳咳。”
  咳了声,引起小张和那个男人的注意力,对着小张问道:“张儿,什么案子?”

  小张是个大四实习生,北京当地的,父亲跟老王是故交,所以实习就来了律所。
  “交通事故拒绝理赔。”小张一脸严肃:“真的很可恶。”
  一般从事我们这个行业的人都比较理性,在了解一个案子之前,很少会抒发主观想法,因为我们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而小张在介绍案子的时候,还抒发了自己的看法,俨然,这是不符规矩的,稍有些不悦的看了她一眼:“好的,我了解了,你去忙吧。”
  “陈律您一定要帮帮他。”
  “嗯,我会的。”
  在我的不解中,小张离开了接待室。
  此时,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那个男人。

  “自我介绍下,陈默,是我们律所指派给你的律师。”
  伸出手,递到男人身前。
  他有些惶恐的站了起来,伸出左右,握在一起:“您好,我叫李正。”
  “什么案子?”

  坐了下来,打开笔记本,问道。
  “两年前有人把我妈撞了,经过交管局认定责任之后,法院判处肇事司机全责,这都两年了,还没有收到他们的赔偿金。”
  心下一惊,皱眉问道:“你怎么才想起来要?”
  “大哥,我哪有时间啊,每天都在医院陪着我妈到现在,她老人家都还昏迷着,如果不是没钱了,支付不起住院费,我也不会提起这茬儿”

  怔了片刻,稳定下心绪,对李正说道:“你仔细说说。”
  “两年前,在大兴”
  从李正的叙述中,我了解到整起案件的脉络。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李母跟往常一样,下班之后骑着回家,在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正是人行绿灯,李母骑车而过,也是在这个时候,悲剧发生,一辆白色马自达,将李母连人带车撞出七八米。
  幸好,有过路的好心人,及时拨打了120并报警,很快肇事司机就被民警控制住,李母也被紧急送往医院,后经过交警对现场勘测模拟,实时车速至少70迈,属于严重违规,白色马自达司机孙某,全责。
  案子证据很充分,不论是交警的报告,还是事故现场的监控,都能坐实孙某的罪责。
  法院审理的时候,当庭判处孙某全责,判定其赔偿事故金额九十万元,孙某当时并未提出异议
  “这两年间,他只向法院执行部门交了三万块是吗?”
  李正红着眼。
  我突然感觉自己很残忍,强迫着他来回忆噩梦。
  李正是单亲家庭,自小跟母亲相依为命,事故发生的时候,他在浙江大学读研,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他的未来本该是很光明的。
  凭借他的学历,完全可以在毕业之后回到北京找一个不错的工作,然后跟自己的女友组建家庭,赡养辛苦了大半辈子的母亲。
  一场车祸,全毁了。
  “当时我就慌了,觉得天塌了。那感觉,你懂吗?”
  李正喃喃发问。
  点点头,又摇摇头。
  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做到感同身受,我没经历过他的事情,又怎能做到真正的懂得?

  “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奔向医院,那时候我妈已经被转到第三医院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全身插满了管子,躺在iu的病床上。”
  “我恨不得杀了他。可我不能,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筹钱治病,照顾好我妈。”
  李正说的很平静,就像在讲述他人的事情一样。
  我知道,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这两年所经历的绝望带来的。
  “处了五年的女朋友,让我甩了,我不能拖累人家姑娘,通州的房子卖了,可是它太小了,卖的钱只够我妈手术三次的费用,又借遍了亲戚朋友,现在,我没钱了,我妈就在医院躺着,或许,下一刻就会离开我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有找过孙林海吗?”

  “找了不下二十次,他就说没钱。”
  “老赖?”
  “这个案子我接了。”
  小张说的对,真的很可恶。
  嘱咐李正在接待室等着,我走出了屋子找到小张:“拟份代理合同,案子我接了。”
  “免费援助。”
  我补充道。
  “好的,陈律。”小张笑道。
  在这间隙,小张问我:“法律真的能维护弱者权益吗?”
  “法律只会维护会使用它的人,只要愿意,它会是最好的武器。”我笃定道。
  这类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律师,不可能面面俱到,但,李正的事情被我遇见了,我没理由不拿起法律赋予的武器维护,因为,我是个人,活生生的人。
  从小张那里接过合同,扫了一眼,没什么问题,回到接待室,跟李正一起签上了字。
  “放心兄弟,我会竭尽所能用法律维护你的权益。”拍拍李正有些佝偻的肩膀,安慰道。
  在开庭之前,所有人都不会知道结果。我能做的,也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梳理他给我提供的证据,筛选出最为无懈可击的,整理装订好,然后跑法院跟法官沟通,期间还要想办法跟孙林海,也就是那个老赖取得联系,这种事儿,假设可以私下解决,比经过法律程序,会省下不少麻烦,李正也能尽快拿到钱,为他母亲治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