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7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转过身似笑非笑礙视我,“连尊严都没有为我男人留。我男人临死前保住我逃脱,他满身是血告诉我,原来 中国条子也不都是废物。这是他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
  她的回忆令我口一滞,整个人不由自主有些发虚,她调查过我,一半几率知道我和容深的关系,她很有可 能来者不善我忽然想到省公丨安丨厅储存的萨格档案,关于她和那个死去的泰国毒枭有一页是缺失的,那一页大约记 教的就是这件事.

  萨格动用了一切能力撕去了中国条子对她男人的着辱,她知道那是泰国贩毒史最大的敗笔和污点,她不允许任 何人知道,为她男人保存最后一丝教面。
  我有些僵硬捏了抟桌角,哏神不着痕迹往门口瞄.试图找到可以逃生的出口,不出我所料那扁门一定被反锁. 面子外是马场,马场一望无垠.到处都是围栏和行走巡视的保镖.他们为防止其他敌对国家的毒販偷袭.现在却成 了我的拦路石。
  她^倚在亩柩下的堉壁,阳光透过树叶木栏和空气灼热与剌目所剌无几.变得那般轻柔,那般温和,洒落 在她身上,她扬起眉梢“何小姐认不认识遏死我男人的周容深。”
  我闭了下眼睛,强作镇定说,“叛毒对于条子而言,本身就是不可留。而且萨格小姐的男人,是被无数条子逼 入绝路.要求单打独斗博得逃生的机会,也是他自己拫出。”
  萨格唇角的笑意开始凝固荫森,“云南省缉毒轚几万人.谁也没那个本事伤害我男人*他是从特区来多管闲事的 他一步步高升,是用我男人«血换来”
  她说到这里停了停,“不过他也死在金三角,死得比我男人还惨有人先我下手了结他,可这仇不是我亲手报 总觉得遗憾.所以我把目标放在他家眷身上,我特意打听过,他生前最放不下的人是谁。”
  我农下的皮肤浮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我不畏惧萨格,乔苍再軎欢她,再感兴趣,再充满新«感,也不能 让萨格搞死我,何况我在金三角也有数百人的势力.有胜过所有毒枭的军火数目,可现在我被困住,连部署反击的 余地都没有,和待宰的志羊*无区别
  我一声不吭,等到茶杯里的水彻底冷却,连一丝温度都没有.重重放在桌上,“我还有生S要做萨格小姐 如果没有聊尽兴.我们改日。”
  我留下这句话匆忙起身,朝门口的方向走,一只手击打门扉另一只手用力拨弄门锁,外面有脚步声和呼吸声, 可没人动作,都在等萨格的命令。
  我挣扎半天徒劳无功,语气冷了许多,“门不开,怎么送客?”
  萨格嗤一声笑出来.“何小姐,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不如住几日,我这里专门为你准备了一个房间,因为 与世隔绝所以很是清静。”
  我脸色大变,心脏猛地一沉,“你要囚禁我?
  萨格将杯中剩余红酒一饮而尽,妖冶的光束折射在她的脸孔,仿佛罩了一层斑驳的网,“怎么能说是囚禁,何小 姐也在毒枭这条路上顺风顺水,你和老K的合作金三角传遍了,我犯不着为自己树立这么强劲的敌人。如果你是男 子,我倒不畏惧,可你是女子,女人狠毒起来有多可怕我很清楚,因为我就是这样。”
  我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握成拳,“你想利用我要挟乔苍撤出金三角?”
  萨格发出娇媚的笑声,“那是后话了,如果前面如我预想一样顺利,我最终会不会走这一步,就看何小姐在这 个男人心里,留下的分量重不重了 ”
  她将空杯倾斜,竖在眼前,逆着浅浅的光晕与黄昏时分的晚霞,杯口积蓄的酒水坠落,蔓延至杯底,就像一 Ju艳丽的女尸,风千的躯体残余的最后一滴血。蛊惑而诡异。
  “乔苍这样的男人,是拜倒在石榴裙下更容易,还是折服在刀剑下更简单。”
  我冷笑,“哪个也不能。”
  她间是吗。
  她抬眸看我,揭色的瞳仁内是我华贵的红裙,“何小姐跟了他几年。”
  我沉默不语,她比划手指,“一年还是两年?或者更久。有没有试探过,在你能吸引他的兴趣越来越淡薄,而 外界比如我给他的诱惑越来越深的时候,你还能拥有几分把握。”
  她无视我一脸冷漠,放下杯子朝我走来,招呼外面等候的保镖进入,门锁吧嗒一声响,进来一名马仔,他扼住 我两只手腕,将我固定在身后,萨格修长葱白的手指拂过我脸颊,有几分危险流连。

  “也许这样的你,他还割舍不下,在玫瑰与牡丹之间,彷徨不决,但另_副模样,就不一定了 ”
  我听出她言下之意,问她到底要怎样。
  她笑了笑,“很快就知道了 ”
  萨格离开后,我在这间空空荡荡只有一张库一张桌和两张椅子的房屋内困了几个时辰,我没有呼救,更没有破 口大骂,我知道这些无济于事,对于冷血的毒枭而言,他们这辈子听得最麻木的声音就是哀求。
  我为自己保留体力伺机而动,安静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也打消门外人对我的警惕防备。天色从黄昏到入夜, _片不见星光的深蓝,后山万籟俱寂,只有揺晃的婆娑树影卷起烈烈风声。

  萨格对我还算客气,好吃好喝招待,只是不许我离开这间房,收走了我的手机和皮包,让我彻底与世隔绝。
  我在金三角时间很短,接触人不多,和老K的交易又刚刚结束,常秉尧名下势力见过我的只有二堂主和几个马仔 ,所以我的失踪根本不会引起什么怀疑和风波,我已经能预见到这几日都将风平浪静。
  我蹲坐在窗前正想用什么诱饵收买萨格的人,将我放出去,或者帮我传个话,门忽然在这时被推开,进来一名 眼生的保镖,我确定自己没有在这边见过他,萨格对我诡计多端的性格了如执掌,她每一次指派来的人都是不同的, 斩断了我引诱的后路。
  他打开灯凝视窗纱旁的我,“何小姐,您方便的话,我带您去个地方。”
  我冷冷反间,“方便与否,你就会听我的吗。”
  他笑了声,“自然不能,萨格小姐让您去,您现在没有拒绝的余地,只是我敬着您,问一句客套话而已。”
  我冷笑走出房间,他带着我穿过屋檐下的回廊,停在后山一扇很大很髙的窗口,“别出声,只许看,只要您 听话,萨格小姐每晚都会让您过来见一面,亲眼看着她如何一点点征服这位中国毒枭。”
  窗内传出一声低沉的咳嗽,是乔苍的声音,我立刻鹏上墙壁,用力抓住窗框,保镖在我身后半米的位置,目不转 睛凝视我的举动,右手持枪抵住我腰间,扣动了扳机。
  乔苍前晚打了我一巴掌后便再没回来,我知道他和萨格搞上了,金三角已经流言四起,红桃4□柬埔寨毒枭老猫 都已经急了,虽说风月里的事聚合离散不过眨眼间,可中泰两国毒枭一旦强强联手,半天就足够他们灭顶之灾。
  日期:2017-11-0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